西藏十八天(四)

今天, 威海的体表感受温度已高达四十一度, 明天就要离开山东的我还是决定带女儿去一趟刘公岛了解一下中日的甲午战争。看着司机和导游凶悍的指挥着汗流加倍的游客们, 我的思绪又不由自主地飘到了西藏。

入藏第四天

一大早,小鱼儿的弟妺匆匆过来向无聪打听哪里有医院。小鱼儿昨晚又发低烧了,不过,精心策划这次阿里环行的她就这么放弃也确是让人遗憾。小鱼儿还是要试一试的她的运气。

中午时分,两个司机师傅到位出发了。八人的行李立即把两辆霸道车塞的满满当当。人常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不禁暗笑我们这八个女人怎么也得演出个热播戏来吧。路经雅鲁藏布江旁时,小鱼儿又生龙活虎地拍起照来。虽然满是黄沙的江水实在让人无法和西藏联系起来,我们还是充满了启程的欢乐。

不久,我们来到了羊卓雍措。羊湖果然是美丽的,已在路上颠簸地饥肠辘辘的队友们还是热情高涨地将自己和羊湖锁定到手机里。这时海拔陡然比拉萨高了一千多米,小鱼儿终于挺不住了。大家在离开羊湖的半山腰的小餐馆吃饭休息。

dsc_0052
身体不适的时候来高原确是一场赌博。虽然吃了各种抗高反的药和保健品,小鱼儿已然虚脱了。小鱼儿的弟妺慌张起来,决定要和小鱼儿带一辆车立刻回拉萨。可这带走一辆车再返会的提议显然会影响已经耽误的行程, 而小鱼儿弟妹的离开似乎也并非必须, 一行人炸开了锅。小鱼儿在拉萨是有人脉的,不愁无人照顾,最不济,无聪也可以请她哥们在拉萨接小鱼儿去医院。而她弟妹的离开,无疑是给已增加的费用添砖加瓦。更何况此时旁边一辆正要回拉萨的车刚好有一个座位可以带小鱼儿返回,多了个小鱼儿弟妹,事情岂不乱上加乱。原本欢乐的队伍无法淡定了。可看着小鱼儿弟妹那焦急的神情,大家又如何不知亲人间的这种关心和不放心的心情。同车的无聪,初见,和遇见默然了。这时跟小鱼儿一车的等风来早已急得乱了分寸,跑到我们车边叫到:“她们俩儿走了,我和彩玉承担一辆车的费用,这怎么行!” 无聪和我安慰道:包车的费用我们剩下的六个人一起承担,不会让你们俩儿独自承担一辆车的。”等风来这方平静下来。dsc_0027

 

其实对原本有两人就愿成行的我而言,这多出的费用倒无大碍,毕竟这三人一车比四人挤在一起要舒服了许多。不过队友们也都能如此释怀,果真是一群能胸怀阿里的女汉纸们。

小鱼儿她们联系了牛师傅再派一辆车来接她们回拉萨。剩下的六个人重新安排车马。无聪,彩玉,和等风来一辆车,赵师傅跟着。我,初见,和遇见一辆车,康师傅跟着。两辆车重新上路时已五点多了。一路无话,大家开过海拔5200米的山口,向日喀则赶去。

经停白居寺时,已是晚上八点多钟。西藏这个季节一般要到九点才天黑。趁着夜幕,我们在白居寺里到此一游得逛了逛。一行人接着赶路。谁知一路在联系日喀则住宿的康师傅告诉我们,班禅来访日喀则地区,周边的旅店早已抢订一空,今夜全城无房!我不得不感概自己运气真好,上次去厄瓜多尔碰到罗马教皇弗兰西斯克几十年一遇的造访,这次又是班禅来做法事。但厄瓜多尔那次我是不担误吃住地凑了一场热闹,可今天看起来我们是要搓折一把了。dsc_0074

 

无聪她们的车向日喀则一路狂奔,我们后面紧紧跟上。十点多了,想着日喀则也没个落脚之地,已人困马乏的我们决定在沿途县里找住宿。初见打开百度开始捜索起来。其实百度,谷歌之类,无非就是个软件平台,大家切勿较真。百度在放眼望去漆黑一片的偏僻国道,也能生生显示出数个酒店,里面竟然还有七天连锁。可等我点进去时,原本显示在身边的酒店早已跑到了几十公里开外。长年工作在技术战线的我习以为常的把这归类于软件缺陷。而对高科技信心满满的初见却执着得坚信着百度搜索,抱怨前面的车不跟我们通个气便一意孤行地往日喀则飞奔。

赶到日喀则市时,所有的旅店果不其然早已爆满。本想能碰上路边小旅店的无聪她们无奈地选择了洗浴中心。店主一口价,185块一张床铺,爱住不住。初见和遇见虽心有怨言,但也没说什么,大家匆匆安顿下来。我是第一次住洗浴中心,倒是觉着新鲜。虽然男男女女在一个大厅,让人感觉十分不妥,但还算安静有序,每张床铺也算整洁。

今天确是多事之日,再加上海拔突变,我不禁头痛欲裂,久久不能入睡。

 

入藏第五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