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十八天(六)

入藏第六天

无聪和我早早地起了床。七点就已整装待发的我准备碰碰运气,出去看看有没有勤快的店家卖早餐。昨天打饥荒的旅程实在把人饿怕了。

出了旅馆,四外依然静悄悄的,整个小镇还在美美地睡着懒觉。失望的我正准备转身回店,斜对面一家店铺却已悄然打开了。店老板热情地招呼我进店,介绍着她们十五块钱一位的稀饭,馒头,加煮蛋的套餐。喜出望外的我一边让老板先准备着套餐,一边急匆匆地回旅店通知大家。虽说已适应了缺氧的高原,这几步小跑还是让我气喘嘘嘘。总算明白为什么西藏的生活总是慢悠悠的了。

回到旅店时,隔壁队友和司机的房间依然静悄悄的。昨夜说好七点半出发的,不会现在还没起床吧。“吃早饭了。”我吆喝到。赵师傅显然还在睡懒觉,咕噜了一声便又没声了。初见和遇见那边急急地答应着,彩玉则睡眼惺忪地开了门并告诉我等风来已经出去逛了。想想也对,刚才好像远远地看到了她的背影,只是当时叫了几声没人应,我还以为认错了人。

无聪和我匆匆地吃完早餐,回房时,正好碰到了下楼的等风来。对于无聪的一声早安,等风来并不作声,面无表情地和我们擦肩而过径直离去了。这让一头雾水的无聪有些愤愤, 随即更猜测起等风来的状况来。

八点过后,赵师傅方才吃完早餐回来。一行人无话,出发向萨嘎赶去。路经珠峰国家公园时,大家拍照留念,就算是膜拜过这个世界之巅了。珠峰用“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来形容是相当确切的。 昨日我们在山外观日落时,珠峰的巍峨壮观尽收眼底。而今日,竟找不到一点感觉。

day-6-everest

 

正准备离去,等风来和初见聊了起来。她想劝说初见遇见和她分出一辆车赶去珠峰大本营。看来无聪的猜测并非捕风捉影,等风来一直在纠结珠峰大本营的事。等风来最终没有说服初见她们,当然这也是意料之中的。对于并非要挑战珠峰的人来说,珠峰的吸引力到底只是图其名而已。而且昨日表决取消珠峰日程时,等风来并未坚持反对,现在要从已经运转一天的新行程里再挤出一天来确实是难上加难。

一行人接着赶往萨嘎。

一路的蓝天, 白云, 湖泊, 还有冰川让人的心情不由自主地飞扬起来。 我安慰着看似心情还不错的等风来, 并聊起她紧接着的尼泊尔之行。还要和喜马拉雅山静距离接触许久的她,又何必为珠峰大本营之名而纠结呢。dsc_0132-2

dsc_0149

到达萨嘎时,已是下午2:00多。对川菜的辛辣已经无法忍受的初现和遇见提议吃点清淡的。想想这两个南方姑娘确实有些悲催,西藏的餐饮业基本上是被四川人垄断的,而剩下的也是少量东北人开的北方餐馆。这里除了藏餐便是川菜, 对于偏好南方口味的她们, 选项确实不多。最终,我们选定了一个口味清淡些的火锅店。

等风来一如既往地在微信上忙碌着, 对于晚上住宿的商讨设身局外。 当我们决定订下今晚在仲巴的住宿时, 她突然抬起头来表示反对。 一直在张罗住宿和协调大家意见的我不禁有些气恼。那就到了仲巴再说吧。

火锅店的老板是那种微笑着和你玩小花样的人。 不经意间,我们这顿饭便光荣地上了我们此行的第一坑爹豪华榜。初见和遇见很是郁闷。 无奈, 抱怨了几句, 大家接着赶路了。
路经扎东寺时, 无聪照例准备进寺拜拜。喇嘛倒是朴实,虽然这个古寺已经不对外开放了,看着无聪如此虔诚, 便开门让我们进去了。参观完毕, 无聪, 彩玉,和等风来还听了听测耳力的洞穴。 据说罪孽深重的人是听不到声音的。无聪和彩玉一定是罪孽深重,两人什么也听不到。等风来听了两次, 说是听到了。 实在有趣。

2016-07-24-18-25-48

 

傍晚时分, 我们到达了仲巴,原来要订的房型已经没房了。无奈,我们只好在附近一个破落的小旅馆住下。 这里没有水。 不对,这里有水, 只是你得从大桶里舀水洗漱, 冲厕所,…。 洗澡?那是奢侈。有些郁闷的我, 不禁对等风来暗暗生气。 等风来则轻描淡写地表示住宿何必那么奢侈。 哎, 无语。

店家热情地介绍说对面的澡堂很不错。我正纳闷门面很是脏乱的澡堂还能如何不错, 决定考察一下的无聪已经垂头丧气的回来了。我索性叫上她和彩玉到处转转。 仲巴确实没什莫好看的,所幸的还有个理发店。初见和遇见正让老板娘给洗头发呢。 无聪也急忙加入了洗头行列。 我和彩玉便一旁聊起天来。

闲聊中,彩玉和我提起了等风来。 原来等风来情绪闹得不小, 彩玉曾几次试图和她沟通都没有结果。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无聪洗完头后, 我们仨儿便在附近找了个小餐馆吃晚饭。 旁边一对自驾行的中年夫妇很是健谈,和我们天南海角地聊起来。这时,初见遇见和等风来从旅店出来, 我冲她们招了招手。 她们仨儿向小饭馆走过来。

我们接着和邻座的夫妇侃大山。一旁开始吃饭的初见忽然叫起来, 等风来走了!大家纷纷打开微信查看详情,我也才发现,等风来早已离开了饭馆。一行人急忙赶回旅店,等风来已带走了所有的东西离店了。愤怒的初见在群里继续隔空指责着等风来的不辞而别。 等风来索性拉黑了所有人, 一了百了。彩玉又急忙给小鱼儿打电话,作为队长的小鱼儿很是自责, 连忙打电话给等风来, 可也于事无补。

无聪则在一旁气得直跳脚。 老江湖吃这莫大的亏简直是侮辱,深悔当初没有坚持让小鱼儿召开集体会议立好规矩并提前收缴押金。 现在等风来想走就走,可以毫无束缚。

五个人两辆车,我们就这么从当初的八人自由行被迫晋级为五人土豪行。深感内疚的小鱼儿在电话里劝说自己的好友彩玉提前结束旅程, 这样剩下的四个人就只需要合租一辆车了。虽然彩玉并无二话, 可我们又怎能这样做呢?那岂不跟等风来一样没了道德。

dsc_0229

 

五人土豪行正式确定, 押金也交由初见保管。大家调侃道倘若初见携款而逃定会追到天涯海角。嬉笑之后,倒觉着没了不和谐的等风来未必不是好事。

临睡时,无聪和我感慨着一个愿意到这么艰苦的地方来旅行的人怎会如此没有操守。而费用的增加也让无聪在如何减少转山时间上大伤脑筋。转神山是她的一个梦, 也是她当初和小鱼儿再三确定的日程, 可初见和遇见明显是想减少行程节省开支的。

无聪这夜睡得很不踏实。

入藏第七天

无聪向往的转山仪式终于开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