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十八天(七)

入藏第七天

赵师傅得知等风来已自行离队不禁火冒三丈,骂骂咧咧道:一个女人在西藏瞎跑这怎莫成,出了事我们怎末担的起这责任! 而平时一声不吭的康师傅也开始拨打等风来的电话询问详情,可对方一听是这边的司机,立即挂了电话。黑着脸的康师傅冲着继续嚷嚷的赵师傅说:她自己要走,我们负什么责任! 现在回想,这两个师傅也是尽责之人,虽然后面又出了很多状况,但那也是后话。

上车后,康师傅不禁困惑地问我:这地方她能去哪?“仲巴是有长途车的”我诧异地看着康师傅。两个师傅对这里状况如此的不熟悉,很是出乎我的意料。康师傅紧接着恨恨地说:这个女人我第一眼就看出是个事多的人!

众人感慨万千之后,准备启程。这时一辆长途大巴扬起厚厚的尘土从路边开过,彩玉叫到:等风来在上面! 如果是电视剧,下面的情节发展是不是应该很火爆,可脑海里掠过的场景统统没有发生,没有人追赶,也没有人呼叫,连年轻气盛的初见也只是一边站着。追上去又如何呢,等风来是走定了,难道真的厮打一番,为路人取乐。望着大巴车缓缓地开远了,众人也上车奔向塔青。

2016-07-25-09-22-53
五彩沙漠是给所有业余摄影爱好者信心的地方,用遇见的话说就是随便捏张片片那都是大片。在这看遇见和初见照相很是养眼,两人总透着股青春无敌的劲。无论搔首弄姿还是劈腿跳跃,面容姣好且体能上佳的初见遇见都游刃有余。前几日在游客多的地方,还时时有脸皮厚些的男士要求与其合影。无聪呢,也是在镜头前相当从容的老手,光五颜六色的服饰就让我应接不暇了,靓丽的照片更是让我自惭形秽。对于我这种没什么艺术细胞,在相机前就不知道手脚该放哪的人来说,现在简直是浪费五彩沙漠的天然布景。对我的愚笨实在看不过眼的无聪挑出一件粉红色的外衣递给我当道具,正无从下手的我准备豁出去了,虽然不能妩媚动人,但潇潇洒洒又未尝不可。于是就有了这张照片,颇为自得,当然,也多谢了无聪绝妙的抓拍。

day-6-road-show

进入阿里地区之后,人烟越来越稀少,以前路上三步一岗的超速监控器也渐渐没有了。喜欢开飞车的师傅没了约束,却也提前进入了检查站的地段,只好在路边停下来等待限速单上指定的通关时间。队友们趁机拍上了公路片,连像我一样对着相机就犯怵的彩玉也花红柳绿地走起了秀。一直对转山犹豫不觉的我则习练起放置了一些时日的太极拳,算是对自己体能的测试吧。一套拳打下来,不由得神清气爽,很是舒服。要不要跟无聪一起转神山呢,原本决定不去的我又有些动摇了。若是几个月前,这根本不是个问题,体质还算不错的我是喜欢偶尔挑战一下自己的,可四月份的突发心颤还是让人有些顾忌的。

说到心颤的事,真是冤屈。因为花粉过敏,我不小心多吃了几天抗过敏药,然后就心跳几百下地住进了急救室。我想能中这样的概率是不是应该去买彩票了。现在后悔药是没的吃了,连挑战一下自我都得反复三思,郁闷。

到神山地界了。

原本打算雇马以节省转山时间的无聪被告知骑马一天也是下不来的,于是决定立刻进山。这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赵师傅急忙跟上,声称去做保镖,彩玉也急忙搭上了伙儿。无聪虽有些担忧两人的体力很可能要拖后腿,但也无话,急急忙忙开始收拾行装了。康师傅跟赵师傅叮嘱着明天会和的时间,隐约听着是明天中午十二点,紧接着三人就上路了。 最终决定不去的我,加入了原本就不打算转山的初见和遇见,寻思着明天到普兰逛逛。康师傅回到车笑道:让这些疯子转山去,给我钱我都不去。咱回去歇着去。 我不禁问道:她们明天十二点回得来吗?康师傅倒有些不确信了。

dsc_0166-2

剩下留守的我们在塔青找了个舒适的宾馆住下。初见又有些不舒服了,虽然退了烧,但浑身无力。我从箱子里搜刮出些抗高反的药品给她,希望有些用吧,然后独自逛到小镇上。这里有家东北人开的小饭馆,我点了盘东北饺子,随即便和很是面善的老板聊起了天。晚些时候,其他客人也陆陆续续的来了。有转过山刚下来的,也有只在这里歇脚的。一个几年前转过神山的中年汉子回想起几年前转山的情形,不禁感慨道:那时候,我连死的心都有了。这次也就看看这山吧,不转了。一旁埋头吃饺子的精瘦小伙子笑了笑。对于这个从新疆一路骑行来的年青人来说,转山只是热身而已, 只用了十六个小时就走完全程的他,足以和当地藏民媲美了。

神山每年都是要死几个人的。无聪他们走到哪了,晚上会休息吗?我越来越觉着康师傅的约定不现实了。

入藏第八天

康师傅急眼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