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十八天 (八)

入藏第八天

神山的学名是冈仁波齐。无聪说这山是人类迄今为止唯一一座没有被人类征服的山,所以被印度教和藏传佛教视为神山。当地藏民还有邻国的印度教信徒经常会到这转山还愿,祈求神灵的保佑。对没有信仰的人来说,转转也是会带来福气的。这个理念真的很接地气,宾馆里一个看似身患绝症的五六十岁的女客人一大早就去转山了,其目的之明确行动之果断,让满脑子还在为上帝和佛祖如何划分地盘而纠结的我无比汗颜。

虽说对神山少了份虔诚,我对塔青这个小镇还是很有几分喜爱的。无论是街边刷牙的大娘,领着孩子让学的父亲,还是清晨出操的士兵,无不让我们想起那早已逝去的纯真年代。令人留恋。

dsc_0175-2
dsc_0183
早晨散步归来时,初见遇见也已经起来了。俩人很郁闷地跟我讲这每天的开销已从原先的六百变成了九百,早比预算超出了边。小鱼儿她们也罢,等风来这一出真是让人憋屈。我赶忙开解:这事情反正这样了,发愁岂不是跟自己过不去?若那等风来知道了,可是要笑破肚皮的。钱花都花了,索性玩得开心些,随遇而安吗。

好容易放下这茬,康师傅又赶趟似地报道了另一个坏消息:他的边防证在赵师傅那里,今天哪也去不了!不知初见遇见当时的表情,我肯定是惊地虎目圆睁了。康师傅急忙说:我去车那看看,万一车窗没关全,还有希望。

结果自然是失望。不仅车关得严严实实,还被山口的管理员追上来:这车上的人没买门票就进了山!没票过不了山上的关卡,下不来山的!虽然觉着这管理员说地有些夸张,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赶忙给无聪和彩玉打电话,康师傅那边也不停地联系赵师傅。可三个人的电话全部不通,甚至连管理员都联系不上上面的检查站。

中午会合的计划肯定是不可能了。

我们去哪?焦躁的情绪像火苗一样窜起来,大家一路无话随着康师傅到交通检查站探虚实,看是否能到周边走走。虽然普兰是去不了了,近距离地看一下玛旁雍错也算干了件事吧。

出是出来了, 可设了售票口的玛旁雍错不同于四外开放的羊湖,到处被看管得稳稳当当,本想通过替大家省钱看圣湖来缓解情绪的康师傅颇为沮丧,随着我们在路边的草原上停下来,看起了牛羊和草原。其实我是很喜欢这种没有日程安排没有任务的旅行,慢慢品味他乡的味道,又岂是走马观花所能得的

望着遍地的牛羊和远远的藏包,我和遇见突发奇思地寻思起烤全羊来。四个人一下来了电,谁知初见遇见怯了场,躲在车上不出来,我只好自己走向帐篷。正当为“老”藏民只对OK似有相识而啼笑皆非时,旁边的一个十来岁的年轻妈妈和我唠起了嗑。汉人学校近几年的成果还是相当不错的,虽然年岁稍大的藏民对我的搭讪一句也不明白,这孩子的汉语很是不错。聊了几句,年轻妈妈便热情地邀请我们到帐逢里喝奶茶。遇见这时方才走出车来,探头看了看帐蓬,便又泻了气。

dsc_0192-2
不知为何,年轻妈妈对烤全羊的提议频频摇头,纳闷之余,我急忙强调我们是会付钱的,可她仍是不停地摇头。这有钱不赚没理由啊,康师傅猜测可能是妇道人家做不了主,于是便朝不远处的男藏民走去。不相识的两个男人一支烟便化了冰,跟老朋友一样聊起来,这让初见感慨万分:男人间搭讪就是容易,一支烟就搞定了。我不禁暗想,人之间的交往又岂是这般容易。不一会儿,康师傅又走向另一个帐篷,向一对母女询问着什么,接着便垂头丧气地回来了:她们家有,可这小姑娘就不给我翻给她妈妈听。我一听就乐了:小孩子肯定看出康师傅的脸上写着大灰狼三个字……说罢, 我便准备自己去试试,好人那一定是咱脸上的字。

小姑娘没等我说完就乐了:好,我帮你问问我妈妈。我心里那个得意,不禁笑扁了康师傅,这晦气的一天又何尝不是最灿烂的一天呢。孩子妈妈微笑地在一边看着我们,虽然还是摇头, 但是那么让人亲切和舒服。

2016-07-26-14-41-47
彩玉终于回电话了,可喜的是她们一切安好,只是已兵分两路。无聪嫌俩人太慢大清早就前面先走了,她和赵师傅刚挪到一个休息站,离出口还有二十里路,算算下午三点之后才出得了山吧。听口气,俩人着实累得不轻。康师傅黑着脸和赵师傅交侍了几句,然后告诉我们会合后直接开往下一站扎不让。对初见遇见来说这是个不错的选项,毕竟在这儿空㧌一天的银两花得让人焦心。没有吃上烤全羊的我也正在为下面干什么费脑筋,到下一站听起来也挺好。不过我很是不确信赵师傅的体力。若是年轻时候的我,走三十来里路再开三四个小时的车,应该不算什么事。可赵师傅,虽然年轻又当过几年兵,但体力似乎还远远不如不爱锻炼且瘦如麻杆的康师傅。对于我的疑问, 康师傅回答地很是干脆“没问题!”

回到镇上,我们决定在餐馆里寻找烤全羊,等待山上的人。虽然少了山野猎奇的乐趣,嘴巴应该还是很受用的。可问遍大小餐馆,没有一家卖这东西。最后街边一个藏族小姑娘笑道:我们不吃这个。梦想就这样破灭了。

五点多了,彩玉她们还在山上,而无聪更是杳无音信。退了房的我们何去何从…

“她们回来应该很晚了,要么再回昨天的宾馆住下吧”

“不用,一回来我们就走”

”这天都快黑了,赵师傅没法开车了吧”

”没事!让他走,他就能走,没什么话说”

“这疲劳驾驶是要出事的!”我坚持着, 回头看看初见她们,俩人也觉得相当不妥,表示应该在塔青再住一晚。

康师傅无奈,咬牙切齿道:走,回去。不给他们订房,他们爱住哪住哪去!不关我们的事!我和初见二人面面相觑,很是惊讶康师傅这按捺不住的无名之火,当时看, 好像我们仨儿的冤屈更大些吧。后来听初见说,康师傅想早点赶回拉萨接一宗生意,这么想想倒是有些明白了。

回到宾馆,看店的伙计看着我们吃吃地乐。这是康师傅的一个关系户,优惠价格不错,设施也舒适,再加上这伙记从早到晚无理由地冲你乐,着实让人喜欢,在这里多住一宿也倒罢了。康师傅最后松了口,为上山的人订了房。

六点多,失联的无聪回来了。彩玉和赵师傅在最后七八里路叫了车,不到八点也回到了住处。无聪和彩玉激动地聊着她们转山的经历, 其他人的心里像倒了五味瓶,不是个滋味…

入藏第九天

这样的和谐让我不敢相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