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十八天(九)

入藏第九天

今天睡到了自然醒,倒有些饿了。正发愁无聪她们何时才能睡醒同去吃饭,无聪在门外已经开始吆喝了。这家伙饿得等不及了。我们一伙人便拥到了那个东北小饭馆,老板笑得合不拢嘴,前前后后招呼着每一个人,而喜欢调侃赵师傅的遇见又准备拿他开涮:赵师傅,昨天转山怎么样啊,累趴下了吗?赵师傅挺了挺腰,装腔作势地说:那跟本就不是事儿!大家伙儿一阵哄笑,好不欢乐。打这儿起,"实力派"便成了赵师傅的绰号。

吃罢早饭,我们向杜达土林和古格王朝出发了。虽然没有出声,初见遇见依然为费用的问题纠结不已,没了玩意。两人本想建议去掉这段行程直接走小环线回拉萨,可无奈其他人的想法并不相同。我本以为有了这两个不开心的伙伴,这漫长的路上岂不会很苦闷。谁知,两个年轻人颇能苦中作乐,在后来的旅程中虽然还会时不时的纠结,倒也越来越有趣了。现在想起她们路上的搞怪, 我还会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不过 ,这是后话了。

依旧是赵师傅前面开路, 康师傅跟着。 可能是转山还没缓过劲儿来,赵师傅并未察觉车胎爆了,依旧在前面开着飞车,等康师傅发现时,不知他们这样已经开了多久,而一向行车谨慎的无聪更是惊诧彩玉和自己竟也浑然不知,不禁半认真半开玩笑道:赵师傅,你不会刚才睡着了吧! 所幸刚才并没有出什么危险状况,康师傅换上备胎, 众人又继续赶路了。

西藏的夏天有太阳的时候, 非常晒, 可一旦没了太阳, 在海拔高点的地方就可能下雪了。 对于生活在暴风雪经常肆虐的新英格兰人来说,这薄薄的积雪实在少得可怜, 可初见她们早已欢呼雀跃了,更是急忙更新朋友圈:暑期的朋友们,要不要发张照片给你们降降温啊…  坏笑之于, 我不禁感慨万千。 微信是让人又爱又恨的,我即恨它无端夺取我们原本的宁静, 又爱它给我们提供了无限炫耀揶揄的空间,说到底, 我们只是凡人而已。 

dsc_0212

马上要到札达土林了, 阴晴不定的天气让人不由得担心,就在这时,远远的土林却像一块宝石似的透着淡淡的光,我不禁催促起康师傅来, 恨不得立刻飞过去。

dsc_0218

终于到了, 可神奇的虚幻也随着我们的到来而消失地无影无踪, 只剩下没有了色彩的札达土林。天空从刚才的时阴时晴也变得越来越厚重,大家不禁有些失望,匆匆照了相, 准备离去。可这时, 无聪突然心血来潮,脱了外套嚷嚷着要照个激情片。 看着她脱得只剩内衣, 我一边急忙拍着照一边忍不住大笑:遇见初见, 这应该是你俩儿干的事呀!一行人哄笑着上了车向古格王朝奔去。

dsc_0256
进入了札达县地界, 两个师傅找到了修车铺, 便叫我们路上先散步等候。 无事可做的遇见耍起了宝, 边作势撩大腿边说要替大家拦车去古格。其实以遇见的身材,若要在路上做狐媚样,男司机是要自求多福的。一旁的初见赶忙起哄:快快快, 那辆车看着不错, 马上就到, 就看你的了!刚才还风情万种的遇见立刻回了原形,嘿嘿直笑。这么胡闹了一阵子, 康师傅他们也修好车赶了过来。

到达古格时, 已是下午五点多。 门口仅剩的一个导游领着我们到几个殿堂转了转, 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便完了事。大家各自散去照像留念,只是这乌云笼罩的古格少了久阳的渲染,失了颜色,不免有些平淡,只能等侍明天的日出了。

dsc_0281

扎不让是一个很小的村庄, 就坐落在古格王朝的山脚下。想着明天需要早起看日出, 我们便在村里挑了个宽敞干净的民宿住了下来。这是个殷实的藏民家庭, 虽然还是老式的厨房和厕所, 屋里收拾的很是利落, 洗澡间的水也热热的,让人有了回家的感觉。 两个师傅来了劲头, 更是要买菜下厨为五朵金花做顿好的 。采购回来的遇见则笑的嘴也合不拢:人家说要请咱们吃好的, 这哪好意思拒绝呐…

2016-07-27-20-54-03

2016-07-27-22-29-00

众人一阵忙乱后, 香喷喷的饭菜摆了一桌。 几天前, 还互不相识的几个人, 像家人一样喝着酒聊着天, 月色已深, 才慢慢散去, 只留下两个师傅独自饮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