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十八天(十)

入藏第十天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在叫: DJ,DJ,起床了… 向来警醒的我, 一骨碌爬起来,只见彩玉和无聪已经整装待发, 初见和遇见则表示要继续赖床,转个身接着睡了。 我们叫起睡梦中的康师傅又开回了古格王朝。

天气依旧阴晴不定, 日出时辰已过, 方才露出些许蓝天,彩玉无聪和我便沿着山坡向藏尸洞的方向走去。信佛的无聪, 虽然好奇,也只敢远远地站着,怂恿彩玉和我探个究竟。虽说我是个无神论者,但多少觉着有些发怵,谁知,这藏尸洞是个极普通的山洞,只是深处有一个洞口,想必就是过去扔弃尸首的地方吧。虽没有什么毛骨悚然的景象,但洞口无人清理不免有些脏乱,不觉得让人有些悔气。彩玉和我只在山洞口望了望,便作罢了。这时,村里早起的牛已排成一列,沿着山谷向藏尸洞这边缓缓走过来,让人不由得想起老马识途的典故,更是羡慕这牛群的主人该是何等幸福,无须早起辛劳,牛儿就把自己安排得妥妥当当。

dsc_0330

清晨的山谷, 除了牛儿的铃铛声, 到处都静悄悄的。我们仨儿已无意坐车返回,给正在车里打盹的康师傅打了声招呼,便沿着牛道一路下山去了。 可能很少有人从这条路下山, 一些没有见过世面又或是太过操心的牛见到我们便呆呆地不动了。 我们成了放牛人,边吆喝边赶着它们继续前行, 十分有趣。 到山脚时,早起的村民们也已陆陆续续走动起来,这个小村庄又现出了生机。康师傅回到村里接着补觉去了,初见遇见听说我们没看到日出, 也少了些遗憾, 懒懒散散地开始起床收拾。  无聪和我来到厨房琢磨早饭, 所幸昨天剩了很多菜, 不一会儿, 就忙活出一大盆羊肉汤面, 味道甚是鲜美。

2016-07-28-09-40-14

出发时, 天已豁然开朗, 又展现出些许西藏特有的蓝天白云, 昨日暗淡的札达土林鲜亮起来, 而阿伊拉日居山脉的五彩山竟比张掖的丹霞还来得绚烂多彩,要不是急于赶路,本是应该好好发呆的地方。 归心似箭的初见遇见又开始了这两天例行的抱怨:为什么还要看鬼湖呢… 用不着什么都看吧…车里的气氛渐渐让人不自在起来,我只好鹦鹉学舌一些道听途说: 鬼湖和西藏其他湖泊很不一样, 因为是咸水湖,所以颜色很深,看起来很诡异 …  正说着, 我们 已不知不觉地开上了小路, 无聪在前面和旁边施工的师傅好像在打听着什么: 鬼湖因为修路去不了了。虽然有些遗憾,我倒松了口气,终于可以不用推销鬼湖了, 累心。 初见和遇见拌起了嘴, 本以为是两个好友间的情绪调节,谁知,升了级, 遇见愤然离开上了无聪她们的车。 昨日还和和睦睦睦的景象,这么快就变了天, 着实让人扫兴。 再看看初见怒火冲天的面孔, 我也灭了劝和的念头 。

dsc_0383

康师傅听哥们说去仁多乡有一条新柏油路, 可以直接从我们当前的大路上拐过去, 便把已经上了石子路的赵师傅叫回来,准备试试这条新路。 经常开车找路的人都知道,“电话导航”常常是很不靠谱的, 尤其是在阿里这种人烟稀少又严重缺乏标识的地方。虽然有电话那头的哥们不停地指导,傍晚时,我们还像无头的苍蝇, 寻找着这个不知何方的岔路口。 现在塔钦已过, 如果再找不到, 我们只能到仲巴了, 那是几天前等风来离队的地方, 也就是说,我们方向错了,本该去阿里北线现在变成了返回南线, 怎不让人焦急。当然,对于两个师傅来说, 更重要的是, 他们偏离了目的地, 检查站可能会让他们吃个大罚单。

这时, 路边现出一块不起眼的小标牌: “仁多乡” 。康师傅二话不说便拐上了这段土路。傍晚行驶在这空旷无人的山区多少有些让人发毛,远远的山口看着竟有几分恐怖, 一向喜欢冒险的我心里也不禁泛起了嘀咕。若是安全到达目的地, 这是有惊无险的经历,若是在这个地方迷失了方向, 或是发生什么更糟的情况,这可是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野。过山口了, 本就模糊的小路彻底看不见了, 只剩下以前车辆留下的胎印。  路越来越泥泞,康师傅不得不下车审视地形。正在犹豫是不是返回, 山谷的远方微微现出一个山庄的样子。 初见急忙拿出望远镜, 看了许久,摇摇头:只是几个帐篷,不是村子。 这时, 后面跟着的无聪她们也赶了上来。 无聪很是紧张,冲着还在勘察地形的康师傅大喊:我们回吧, 这里太吓人了, 不要再遇到什么打劫的!

lost

众人又原路返回到大路上。 这时已经八点左右了, 我们别无选项, 只能往仲巴的方向开了。 康师傅虽然还想寻找哥们说的岔路口, 众人却早已打开手机地图。所幸这里是有手机信号的, 看起来还有一条去仁多乡的路,只是有将近两百公里之遥。康师傅一听,倒来了精神:一个小时跑一百三四十公里没问题的,咱们一个多小时就能到!他是要开八十迈以上的速度了,也就是说要在这国道上跑出超高速来…

初见今天的态度很暧昧, 隐隐觉着她很想往前赶路。不管她了,无论如何,不能让康师傅这样拼命赶了,说到底, 安全第一是首位。康师傅只好作罢,忐忑不安地继续往仲巴方向开, 虽然初见不停地宽慰他这检查站的人不会不通情理,康师傅依旧忧心忡忡。看得出, 司机们对检查站是相当畏惧的, 而且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不过, 这次检查站还真没开罚单,初见和我相视一笑, 两个师傅也总算松了口气。这时已经快十点了,离仲巴还有60公里,康师傅又开起了飞车, 而且越来越快,一股挡不住的狠劲,仿佛进入了一种无法减速的状态。还是叫停吧, 今天不赶路了。

帕羊镇很小,这个时辰,只有一家店还亮着灯。屋里没有水,没有洗手间,更要命的是还没有门栓。看着我惊愕的表情,老板娘指着过道中间的水桶和另一头的蹲坑式毛厕:有有有,这里都有的。当你没有选择时, 你也失去了挑剔的资格。 大家默默地洗洗睡了, 房门用大石头和一个摇摇晃晃的桌子挡了起来。外面街上传来阵阵的狗叫声,窗子,是破的…

入藏第十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