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十八天(十一)

入藏第十一天

半夜狗叫得实在烦人, 不由得让人心烦气躁, 更是翻来覆去得睡不着。 这一睡不着,麻烦事也就多了, 不一会, 便思忖起上厕所的事来, 更要命的是越想越急, 不得不起身考虑如何打开门再穿过二十来米的过道去上那个连插销都坏掉的茅厕。 这越是蹑手蹑脚, 这石头在地面上的滑动声和桌子吱吱呀呀的叫声越是大得吓人, 等我挪开石头, 移好桌子,再打开门, 还没有被吵醒的人那一定是钟馗在世了。遇见肯定不属此列,一开始竟吓得没敢出声, 过后方才添油加醋: 夜里好可怕呀,先听到石头动, 再看桌子也动了, 妈呀, 吓死我了…

去完茅厕, 已彻底醒透的我索性在过道徘徊, 顺便看看黎明前的帕羊镇, 肚子开始叫饿了。 这夜好长啊。过了许久, 屋内彩玉起来看起了手机。 寂寞了一宿的我急忙把她揪出屋, 聊起了天,顺便啰嗦啰嗦昨天的晦气。 正说着, 四五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冲上来, 四处查看, 最后问道:刚才看到什么人了吗?我忙问:没出什么大事吧。 警察表示一切很好, 便匆匆离去了。 后来听早餐店的老板娘说, 这里很少有什么恶性事件,不过时不时有从边境偷渡过来的人, 这些警察应该是抓他们的。从今天对付偷渡客的警力看, 如果是个罪犯, 那阵势肯定小不了。倘若有什么逃犯想走西藏, 那一定是自投罗网了。

天终于大亮了, 趁着大家都在屋里, 我正色道:大家也都看到, 康师傅昨天赶路都赶疯了,以后的行程不能再这样了。 我们大钱都花了,索性好好玩, 这样赶, 不但玩不好,而且很不安全。以后就按着已定的日程走, 大家觉着呢? 彩玉和无聪的心思我是知道的, 她们自无异议。最担心的是初见和遇见, 俩人一直没过这个坎儿, 趁这次机会跟她们说明白,也好剩下的行程少些事端。 所幸的是, 俩人并无异议, 一行人算是达成了默契。

因为昨天走了弯路, 我们今天只能经仲巴返回萨嘎,再直接向北斜插到下一站,措勤。 赵师傅对走这条线很犯忌讳。据说,他统共走了两次, 每次都出点事故, 十分晦气,说得连无聪都有些担忧。 虽然很是不以为然, 我还是劝慰道:你们刚转完神山, 应该神灵保佑, 不会有麻烦的 。无聪点点头,附和道:我觉着也是。到达萨嘎时已是中午时分, 赵师傅建议吃藏餐。本来就喜欢吃当地饭食的我, 自是双手赞成, 又听说有肉饼,更是来了精神。虽然其他人的兴趣有限,但好在餐馆还算干净, 尤其是厕所,有自来水不说而且利落得让人觉着不去都都不起自己。 千万别笑, 对于经常得在粪便肆意的茅厕里如厕的人来说, 水是奢侈品,干净更是奢侈品中之精品。等众人休整完毕, 饭食也已摆上了桌。这藏式肉饼很像是汉人煎锅上摊的软饼, 加上肉末,味道很是不错, 连对藏餐一向不以为然的无聪也多吃了几口。  赵师傅更是得意:这顿饭吃得舒服吧, 才六十多块钱。众人感慨万千, 再次享用了洗手间后, 便接着上路了。

2016-07-29-12-34-24

可能是晚上没睡好觉, 一上车我便止不住的打瞌睡, 眼睛竟挣也挣不开。迷迷糊糊中, 觉着初见替换了康师傅, 一路开着车。等我从昏睡中醒来, 又已是康师傅在开车了。 到检查站了, 无聪她们的车却不知何时没了踪迹。因为通行时间未到, 初见远远地用望远镜观察检查站附近,继续寻找着另一辆车的迹象。现在想想, 倒颇有几分谍战片的味道, 引得旁边的藏民频频回头。 过了大半个小时, 还没找到踪迹, 我不禁犯了嘀咕, 她们不会真的中了咒, 出了什么事端吧, 不过, 这也太邪了。急忙让康师傅看看车辆跟踪系统,折腾了许久, 赵师傅来了电话, 原来那伙人在路边的一个小喷泉那儿等着呢。 初见是个新车手, 估计当时在全神贯注地开车, 没有看到也很正常。 总之,没出意外就好。

措勤是这几天来最现代化的地方, 光宾馆也有三五家。 我们终于奢侈了一回, 找了个舒适的宾馆住下来。这里的走廊很宽敞也很明亮, 中间摆放着供客人喝茶聊天的茶几和躺椅,梁上还挂着些花花草草, 我们的心情不由得轻松起来。 无聪和彩玉转山后便成了搭档, 顺理成章得合住了一间, 初见和遇见虽不冷不热但也不再兵戈相向, 倒是我这个奇数,从今天起享受起了单间的待遇。今天一定得洗个痛快。 谁知, 热水器的水竟吝啬的像是在讨妙语的茶水,哩哩啦啦的十分有限, 等勉勉强强地冲掉了头上的沫沫, 这水好像要断了气, 眼看着越来越小,估摸是洗的人多了, 我急忙上下淋了一圈, 出了浴室。 等穿戴好出去时, 无聪已悠闲地坐在茶几边休息。 正和无聪一起唠叨着洗澡水的不爽气, 值班经理走过来,听了我们的抱怨竟大笑起来:那点水,你们怎么洗的呀?… 不好意思, 今天修东西,把水压泵关了。 我这就开去, 水大着呢!说完便一路小跑着下楼去了, 留下我们俩人,目瞪口呆。

入藏第十二天

好像每次温馨过后,等待我们的就是考验。难道我们不小心进了野外生存真人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