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十八天(十二)

入藏第十二天
到达扎日南木措时, 乌云已彻底赶走了早上还尚存的一块蓝天, 这时的湖面很暗淡, 也很平庸。 赵师傅揶揄道:跑这么远看这个, 太值当了。众人也不理会,上了观景台后便沿着湖边走起来。  这是一种随遇而安的默契。 初见和遇见又拍起高难度的跳跃片。 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的我, 远远地望着,没有蓝天白云的扎日南木措倒有了几分生机。
dsc_0201
下一站文布南村只要沿着这土路开过去就到了, 赵师傅很有信心。  康师傅依旧在后面跟着。过了许久, 一个骑摩托的中年背包客迎面而来,冲我们呼喊道:你们是去文布南村吗?这路不对, 错了。 我有离线导航和地标, 应该往回走再左转… 说完, 就走了。 “要么跟着他走, 他装备齐全” 对于我的建议,康师傅倒是很自信:那条路不好走,有别的好走的路。先开到前面再说。
不知为何我又进入了昏睡状态, 像昨日一样迷迷糊糊得睁不开眼,隐隐约约觉着开进了山区了。 等初见惊叫我们已经来过这里时, 我才挣扎着清醒过来。 眼前破落的房子好像是看见过的,很显然,我们在原地打转 。天上依然乌云密布, 没有了太阳的标识,东南西北在这个荒野上显得毫无意义。手机信号时有时无, 电子地图不停地变换着指令。 康师傅电话求援他的哥们, 可那头的指示跟我们所在的地方完全没有相关性 。又一阵无头绪的找路, 我们再一次地回到了原地。我用着基本废物的电子地图和使着也不怎么灵光儿的指南针应用的初见继续纠结着东南西北, 康师傅则一脸茫然。 肯定是不能让赵师傅在前面领路了, 没有意识到自己完全没有方向感的他, 不停地往没有路的荒原上开。 现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我们必须回到大路上, 无论是什么方向, 是否是要去的地方。找大路, 只走更大的路…一个小时后,我们开上一条石子路, 虽然不知道身在何方,但这确确实实是一条大路。
2016-07-30-15-43-52-hdr-2
无聪她们前面开道去问路,  我们后面跟着。这时迎面来了一辆警车, 经过我们时竟然主动摇下了车窗询问是否需要帮助。我们激动地语无伦次:我们在哪里?怎么到文布南村? 啊, 这条路不去呀, 噢, 得到前面的村子再去问路… 什么, 可以到尼玛?….有多远,要开多久?… 这是个中年藏族警察,十分和善, 解答完我们机关枪式的提问后, 一并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 和尼玛县公安系统的联系方式让我们以备无患。  在中国,我第一次被警察感动了。遇见趁着我们说话, 发贴到朋友圈。而她的花痴朋友们显然对我们的劫后逢源毫无兴趣,只是鼓着劲地大赞这个警察大叔的帅气。这做好事也是要有颜值的。
img_8869
要到文不南村得先开到前面的村子, 问村民,走小路才能到。 按目前的历史表现, 我们再次迷路的可能性很大,而现在已经五点多了。 直接绕过文不南村去尼玛的方案应该更可靠些。康师傅叫回还在前面问路的那辆车, 掉头往尼玛方向走去。那个藏族警察说的没错, 虽然是石子路,这条路确实很容易识别, 路上甚至还能遇到货车, 我们紧张的神经慢慢松缓下来。初见和遇见二人开始了搞怪,寻求着所有乐趣的来源,在这泥泞的道路上,一车人开心得像孩子一样, 连咳嗽了一天肺都快呕出来的康师傅, 似乎也好了许多。劫难之后往往是有后福的。

在这荒野上, 上天又为我们展现了一次神幻的景观, 通透的山峦,狰狞的巨石,还有无际的荒原, 无不虚幻得让人无法置信。这里没有喧嚣, 没有自我, 只有来自自然万物的震撼。这是个不凡的一天。
dsc_0238
monkey-like-stone-to-nima
dsc_0235-2
到尼玛时, 夜已深了。 无聪烦躁起来:定没定呀…怎么都行…可以住了吗… 一旁的赵师傅小声嘀咕道:她发的哪门脾气呀… 正在办入住手续的我只好调侃店家手续太慢,耽误了美女休息。早已习惯了没有自来水,倒没觉着今晚的旅店有什么出格的不妥,除了房门只有店主有钥匙。心情已经很糟的无聪坚持让看起来有些猥琐的店主找出一间自带钥匙的房间后, 众人方到街旁的小饭馆吃饭并开始了对司机师傅们迷路失职的声讨,连平日从不言语的彩玉也说了话。这辆车的人今天非常不快乐。
临睡时, 我用洗脸架推上了门….
入藏第十三天
又是一个蓝天白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