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十八天(十三)

入藏第十三天

今天是从凌晨算起的。管财务的初见发了消息:牛师傅让把剩下几天的车费全结了… 牛师傅就是第一天跟我们见面看车的那个人,康师傅的搭档。这个时候登场,估摸是怕夜长梦多, 我们跑了路。他的猜测按照他的行事准则,并不让我意外,只是这以其人之见踱他人之腹, 倒是让人又可气又可笑了。 初见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否了他的要求。劳累了一天的我们更是懒得理会, 相继回屋休息了。

半夜,电话铃响了。本已入睡的我, 不禁气急败坏,这大半夜的,哪个没公德的主儿,拿起电话,一听是牛师傅, 更是劈头盖脸地数落了起来。牛师傅的脸皮较赵师傅的足足是厚了一个级别的:也就迷路了一个多小时吗…那正常啊…没错,赵师傅是跑过那的,…,谁还不迷个路呀… 和无赖的纠缠, 是会让人抓狂的。 这大半夜谁又有心思跟他嚼舌:给个说法吧,怎末赔偿我们的损失。其实我也知道,无聪和彩玉是息事宁人消财免灾的主儿, 初见遇见态度摸不透,而我一个人才懒得折腾。赔款我也就那末一说。 牛师傅催款不成反遭讨债,很是意外, 搪塞我去和两个师傅商量便挂了电话。 我不禁暗笑,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早上和无聪聊起可笑的牛师傅。无聪却是有一搭没一搭应付着, 并不上心, 突然叹道:你知道文布南村是很值得去的… 这已经去不了的地方再不放下又有何益呢?说到底, 我们昨日是尽力了,只是无聪并不清楚我们偶遇警察的事, 不了解我们放弃文布南村直接赶到这里的原由,我只能尽力解释。 可无聪是否释怀, 却未可知。

今天是开往班戈。 出了尼玛不远, 我便被沿途的湖水捉了心神,以前总以为湖水是需要蓝天白云的衬托才可看, 可这里似乎是需要天上的乌云才配的上那种说不出神秘,甚至于有些诡秘的感觉。 那个在湖边发呆的人, 是在吸取湖怪的真气吗。

dsc_0303

等我们到达色林措时, 又是一个蓝天白云,只是风很大, 大得要把湖边的人推着走起来。 无聪和彩玉很快便缩回了车。 初见遇见和我裹紧了外套迎着风看起了久违的湖光山色。 遇见说我的站姿像黑老大,说着就装模做样地学我的样子拍照, 夸张得很是可笑。 等嬉笑完, 这头也被风吹得隐隐疼了, 我们急忙躲回了车继续往前走。突然, 康师傅指着湖边:快看!只见一群藏林羊正在湖边悠闲地吃草, 很近。我急忙下了车, 拿着单反, 猫着腰, 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这里的羚羊很是迟钝, 虽说我小心翼翼, 但无论如何是比不上草原上的走兽的, 难道它们在这里没有天敌吗?直等到我拍的胳膊都要累了,领头的羚羊才转了转耳朵,带着其它羊们慢慢离去。 拍摄感悟:如果我是一条狼, 这里应该是天堂。

dsc_0319

dsc_0374

班戈这几天正在办赛马节, 周边村庄的男女老少纷纷赶过来凑热闹, 把县外的草场扎满了帐篷, 还临时搭起了儿童游乐场。 到处是打扮的花红柳緑的年轻女子和浑身上下周周整整的小伙子, 热闹非凡。今天看到了美景,碰到了迟钝的羚羊, 凑上了意想不到的热闹,还有康师傅看得出的尽力, 我们的心情不由得舒畅起来。无聪彩玉和我更是兴奋, 准备住上一晚, 明早看赛马 。初见和遇见则决定当天下午跟着康师傅赶到下一站纳木错。 散伙儿会是在中餐时进行的, 想幽默一下的赵师傅看着康师傅笑道:这老的都留给了我。 小的倒都让你带走了…这话还没说周全, 便被我们三个笑骂了回去。初见遇见要赶路了, 这几日同舟共济的往事不禁涌上心头, 我竟有些不舍,和俩人互道珍重。 初见更是抛来一个飞吻,嬉笑着离去了。

2016-07-31-16-05-23

无聪彩玉和我在班戈安顿下来后,便急匆匆地赶到赛马会的地方凑热闹。这里有卖藏餐的,摆摊卖小玩意的, 支帐篷开舞会的,好不热闹。我边走边照, 开心的像在过自己的节日。 天渐渐黑了,自动模式的大相机突然打起了闪光灯,白花花的照亮了一大片。 周围的藏民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我不由得地紧张起来。 好像哪里不对劲… 正在不知所措时, 几个警察围上来, 拿过相机…,看了一会儿, 方让我离去, 这时脑海里不停地闪过:这里是西藏…行事要谨慎…

入藏第十四天

车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没油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