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十八天(十四)

入藏第十四天

大早起来, 无聪彩玉和我在旅店附近转了许久也未找到馒头稀饭, 只好到对面的小铺要了几个包子打发早餐。随后,便步行赶到了赛马场。 此时藏民们早已盛装等待今天的赛事了。我急忙加入了藏民的观众队伍里,可不一会儿, 便纳闷起来:这些马怎么只走不跑呢… ? 正觉着无趣时,赛场中的一匹马竟大步奔跑起来。我不禁精神大振,盘算着这精彩的赛事可能才正式拉开序幕,可旁边执勤的警察却恼怒地吆喝起来。 询问后, 才得知今天马是不能跑的,那个骑手一定是经验不足没有喝令住自己的赛马, 让警察们紧张起来, 生怕会场上出了意外不好交代。可这不跑的马有啥看得呢? 我们没了劲头, 准备启程。 彩玉打电话给赵师傅, 一如既往的温柔客气:赵师傅, 啊, 还在睡觉呀… 早对赵师傅的懒散不以为然的我拿过电话:赵师傅, 这太阳都要晒到什么什么上了, 赶紧起了吧。我们看好赛马了, 就等你过来了。还在赖床的赵师傅被这么一吵吵, 已醒了大半, 话也利索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便从尘土飞扬中开着车过来了。

dsc_0255
dsc_0243

中午路经青龙乡时, 我们找了个小饭馆歇脚。赵师傅自己独坐一桌,无聪彩玉和我围坐一起。  这里比较简陋, 但老板很热情, 炒的饭菜也比他的店面鲜亮许多。 可不知何故, 老板对于我们的赞誉, 倒显得手足无措, 更是猜测我们是在说反话调侃,真让人哭笑不得。 我想这或许是因为一般外地客人很少到这里吃饭, 就算有那么几个, 估摸也被这里的环境吓退了食欲, 更不思饭菜是否可口了。 而我们是另类, 就是那种什么时候都要把饭菜品出滋味的没心没肺之流, 自是让老板诧异不已了。

2016-08-01-13-26-26

今天是个好天气,沿纳木错转湖应该是个不错的选项。无聪依旧坐在驾驶位旁边,和赵师傅合计着行程, 随即便不无担心地问道:这车的油够吗?
“应该没问题!”
“你说没问题就好。” 无聪不再作声了。很快, 我们开到了纳木错湖边。 这里很美,即便是在已经对西藏圣湖有些审美疲劳的眼里, 她仍是独一无二的。

dsc_0265

正想提议在这里好好休息休息, 欣赏一下美景, 前座的无聪突然紧张起来:这油还够吗?赵师傅没有吭声,我隐隐约约感觉到前面油箱的黄灯好像亮了。众人不再说话,只有车在这渺无人烟的土路上颠簸着,终于,在一个低洼处熄了火。我倒吸了一口气,凝神看着赵师傅重新打火,一次,两次,车竟然又启动了,这是什么力量啊!
"我们应该可以开到当雄,那有油站”赵师傅建议。
对赵师傅的冒进早已不满的无聪和我则坚持先就近返回青龙乡,再想办法。那里至少是有人烟的。

我们又一次来到了青龙乡。可这里的警察似乎并不友善,赵师傅很快便垂头丧气地从公安厅里走出来。车里等候的我们焦虑起来,四处寻找着加油的可能性。正毫无头绪时,突然发现车前面一个像小工厂的破落院子竟然是个汽油分销站,我急忙拔打起砖墙上粉笔留下的电话号码。对方始终无人接听。刚刚燃起了希望的我们又重新回到了焦虑中。赵师傅到乡里想办法去了。我则溜达到检查站附近,准备找个好心人从车里借油。谁知第一个被我问到的车主竟跟我们一样,没油了,正在满世界打电话求援。我们惺惺相惜了几句,只好各自想办法去了。第二个司机倒很爽快,听明我的来意,便立即调转车头开到我们车旁。可一听我们需要加足到当雄的汽油,便傻了眼。青龙乡到当雄还有一百公里,他的油并不富俗,而这中间又无任何油站。求援无果。或许检查站的人能帮个忙, 我思忖着。检查站的人倒也爽快:我们哪来的油?随即不耐烦得挥挥手:你可以找其他车加些油…我不禁惊㤞:难道找别人加油还要你们同意…

已走了多时的赵师傅仍不见踪影。我决定去找中午那个饭馆小老板试试运气,当地人总比我们这些外乡人有办法吧。小饭馆的门锁上了。正郁闷运气怎么会这么差时,赵师傅和小老板前后脚到了店铺前。小老板大声喊到:给你们联系好了一个藏民兄弟,一可乐瓶二十块钱,成不?看来赵师傅已经和小老板搭上了线。别无选择的我们急忙答应下这个比市价高出5倍的油价,跟着小老板拐到了一户藏民的院落里。年轻的藏民极不情愿得将油从自己车里抽到可乐瓶里,每加一瓶,脸上的犹豫便又多加了一层。小老板不停得劝慰道:你算算,这二百块钱够你加一箱油呢!让他们多加几瓶,好跑路呀……年轻人憨厚地笑了笑,又勉强地给我们灌到了十瓶,终究不愿再加了。看来藏民确实如同传说中的那样缺乏生意经,是纯朴还是愚钝,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吧。我也终于相信小老板是在皆力相助而非乘火打劫了,心里不禁为先前的猜忌而有些愧疚。

img_7634

回去的路上,小老板不停地感慨着藏民和汉人之间的不相往来以及自己乐于助人的真性情。虽然觉得他的言词不免有些夸张,我还是心存感激地附和着。当然我和赵师傅一路上也没耽误了拌嘴。
"今天这油钱你得出”
“ 你们不出?那咱今天就不走了!”赵师傅耍起了横。正愁没处撒气的我,机关枪似地数落起来,倒让他目瞪口呆了:你在美国是这么沟通的?
对啊,好像还真没这么爽快地数落过人,是美帝没给我这机会,还是英文说起来倒底不如母语来得利索?好笑中,赵师傅拿出五十块钱来:各担一半吧。
“二百块钱的一半是五十吗?"反过神来的我不依不饶。赵师傅嘿嘿笑了几声准备耍赖了事。转念一想这滑头倒也没忘了自掏腰包从小卖铺买了些东西送给小老板以示感谢,我便作了罢。
 
回到车,赵师傅往油箱里倒了两瓶油,便急忙让大家上车开路:快走,检查站的人要是看到了,会找麻烦的…
“检查站的人跟我说可以加油啊……”我不禁为这做贼一般的行事感到可笑。
“他们要是不承认找麻烦,咱丁点儿辙都没有…”无聪急忙附和道。
 这老百姓对管理机构的不信任确是已根深蒂固了,至于事实究竟如何,谁又有心思关心呢。大家不再理论,剩下的八瓶油在离开检查站的公路边被灌进了油箱。终于可以上路了。可无聪又开始忧心忡忡了:这每瓶才半升,五升油跑得了一百公里吗?
已对公升制生疏的我诧异道:一瓶只有半升?!赵师傅和小老板都说是一升啊……你确信?
高知的无聪自然没说错。这下应了没文化真可怕的那句话,赵师傅不吭声,我则追悔莫及当时为什么没百度一下呢……本已轻松的气氛又凝重起来,有油耗子之称的路霸车在路上静静地行驶着,没有人知道它哪时候会停一下来。要翻山了。"只要爬过这个山,就没事了。那边一路下坡。”赵师傅宽慰道。

接下来十几分钟的爬坡无异于十几分钟的煎熬。黄灯早已亮了多时。“大家别担心,赵师傅不是说可以找哥们儿来救援我们吗”我故意调侃着赵师傅。这车里太沉闷了。终于爬上了坡顶,车一路飞奔下去,油表已经显示为零。车还在动,人却已哑然无声。到油站时,车是开过去的还是滑过去的,已然无关紧要了。沉默了许久的赵师傅竟不着边际地得了意:照我说,咱还能接着开。
"行了吧……”无聪不耐烦道。

dsc_0268

这时天气已晚,应该是赶不到纳木错景区看日落了。随意在沿途照了些相,我们便直奔景区的宾馆。这个所谓的宾馆其实是宾馆价位的旅店,依旧没有水没有卫生间,只有两张床挤在一间小小的屋里。从房间到公共厕所要走几百米,可能是对晚上起夜人的惩罚吧。一路走过去,人类的排泻物早已挤满了路边隐蔽处,更有男士们转个身便解决起了问题。
 
纳木错湖是热点景区,康师傅替我们联系的这个旅馆应该是接团的那种,旱涝保收的店家好似包工头一般威风,吆喝着大家安顿下来。劳累了一天,我们无暇抱怨,放下行李,决定就地解决晚饭。可这58块钱一盆的清可见底的涮锅水,还有那服务生高高在上的面孔,以及随着“嗟”的一声飞过来的筷子,不能不让人又浮想联翩:夏衍笔下的包身工的待遇是不是也不过如此……
 
明天要早起看日出,希望是个好天气!
 
 

2 thoughts on “西藏十八天(十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