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尔出行记(四)高原拉练

厄瓜多尔是个多火山的国家, 而且有许多活火山, 其中的科多帕希火山便是世界最高的活火山之一。 因为海拔高,又常年积雪, 一般游客在海拔四千八百米处的休息站便止步了。而全副武装的登山爱好者, 还需六个多小时才能到达五千八百多米的顶峰。

从未到过四千五百米以上海拔的我,很有些无知者无畏的精神。 听说司机师傅只打算带我们上到休息站便返回, 颇有些不以为然, 再看到他从车里拿出备用的手套和登山杖,并一再叮嘱要量力而行, 更觉着有些小题大做。说到底,仰望一下四千八百米处的休息站, 虽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却近在咫尺, 垂直落差只有二百米的山路能有多挑战呢 。显然, 轻敌的后果往往是刻骨铭心的,这二百米确是我有生以来走过的最吃力的二百米。五十米后, 心脏早已如百米冲刺般狂乱不止的我, 只能三步一喘, 五步一歇地艰难地向前挪, 而体格一向强健的女儿也是步履艰难。 随着山坡越来越陡, 风越来越大, 吹起的沙子像冰粒一样打在脸上, 让早已筋疲力尽的我, 觉着那原先还近在眼前的休息站竟变得遥不可及。 原来海拔, 缺氧, 可以这么快就让人进入体力的极限。 司机师傅不停的地检查着我指甲的颜色, 确定没有缺氧反应,二百米开外的休息站, 我们用了接近一个小时才完成。我暗笑自己原先的狂妄, 竟不知天高地厚地要挑战五千八百米的山峰, 先不说 那山上覆盖的皑皑白雪, 光这更高的海拔就足以让我止步。

终于到了休息站。 一碗浓浓的热汤下去, 我们冻僵的手脚才终于暖了过来。 看着一群装备齐全的年青人, 沿着山路继续前行, 不由得觉得这屋里是如此的舒适和温暖,竟一步也不想动了。 朋友说, 没有经过任何训练和高原适应,能走完这段路程已是不易, 无须惭愧。 可人常说,无限风光在险峰, 我也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地 与之擦肩而过了。 不过,那日雾气太重, 遮住了整个山体, 即使上去,山上浓雾环绕,也只怕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了。想想, 倒也罢了。 司机师傅说,如果天气晴朗的话,红色的山体配上白色的冰川, 很是好看。我未亲见, 只好拿出摄影爱好者无私奉献的作品, 用心发挥想象了。

ecuador-767677_1280

从 科多帕希火山下山后, 我们一路赶到了基洛托阿湖边的小村庄住下。这里已回到海拔四千两百米, 可还是冷得人瑟瑟发抖。 我们围着小旅馆的烟囱, 取着暖, 聊着天。 据说这里只有土著人才能开店, 所以条件比较简陋,房间里的取暖也全靠烧材火的烟囱保证, 我不禁担心, 若是半夜没了炭火,可如何是好。 让人宽慰的是, 店家做的饭食倒还可口, 尤其是那热腾腾的汤水, 让人忍不住的要多来几碗。很快, 我们便又暖洋洋地犯起了懒。 晚饭后, 我们散步到基洛托湖。 这里的傍晚, 阴阴冷冷, 最终被乌云遮住的夕阳已没有了光泽, 俯视湖面竟有些阴森, 让人浮想联翩,更是诧异那股说不出的好似外星球来的神秘感觉。我们心里不由得隐隐不安, 很快返回了客栈。

dsc_1012

所幸, 夜里的炭火正好烧到了黎明, 可出了被窝还是寒气逼人。 我们哆哆嗦嗦地穿上衣服,打理好行装, 准备从四千二百米的山上, 下到三千八百米处的湖面, 再返回。经过昨天的高山检验,我对自己的实力早已没了信心。不过,上山容易下山难的俗语, 在这里并不适用。下山的路虽陡, 却不费力, 我们很快到了湖面。 若是风和日丽的日子,这里应该是很美, 而湖上泛舟也定是让人心旷神怡的。 可那日, 天气依旧阴云密布,湖面也是暗淡无光,我们少了游玩的兴致, 休息片刻,便开始返回。我和女儿又气喘吁吁地重复着昨日的场景,不禁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在山下雇上一匹马来代步。而路上一个刚刚启程下山的中年游客,见女儿年幼尚未雇马,便以为自己能游刃有余,拒绝了揽生意的马夫,径直下山而去 。 看着他并不强健的身材, 我不禁苦笑。

把我们远远抛在后面的司机师傅, 悠然的在山间坐等我们赶上。 平日坐办公室的他不停地感慨道:“这样的外出真好,正好疏松筋骨, 锻炼身体”。 我不禁哑然, 这哪里是锻炼, 明明是高原拉练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