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东非(一)感受奈瓦莎的奇幻世界

记得看阿凡达的时, 电影里五彩缤纷的奇幻世界,经常让我在无比向往的同时又深深得感到遥不可及。若是少时, 还可以在天马行空的睡梦中与这样的奇景再次相会, 只可惜, 成人之后, 睡梦里大多只有考试交白卷这样毫无创意又毫无娱乐性的情节了。其实, 这也怪不上年龄, 即便是幼时, 我也未曾有过创意绝伦的梦境,即便是最离谱的天马行空也不过是抗日神剧的七拼八凑, 实在没有什么想象力可言。本以为阿凡达那样似幻似梦的奇景也只有在屏幕上相会, 谁知, 奈瓦莎湖的动物世界却是比那样的梦幻来得更不可思议。

dsc_0388

东非有很多著名的国家公园, 奈瓦莎湖其实并非其列, 但它却能让游客体验到其他国家公园所没有的让人终生难忘的经历。 因为只有在这里, 才没有会把游客当午餐的肉食动物, 狩猎人才可以不必坐在车里与大自然隔窗相望。我们跟着向导, 便走进了这个动物世界。当仰望优雅漫步的长颈鹿,对视憨态可掬的斑马时,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更不能确认和它们竟是如此的伸手可及。突然觉着, 没有了动物园的栅栏和观景车的门窗,我们原来只是这草原上和平相处的不同物种。 我不停地告诉自己, 这不是梦。我强忍住要去触摸的冲动,静静地与动物们一同漫步。它们转着耳朵,警惕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忽远忽近地和我们保持着距离。 终于,在犹豫不决的徘徊和疑问重重的凝视中,我们越走越近。 没有言语的交流也没有刻意的强求,人和自然便这么不经意地融合在了一起。 如果时间真的能够停止,定格在这个时刻那该是多么美好。

dsc_0432

dsc_0399

当然, 并不是所有食草动物都像长颈鹿和斑马那般温文尔雅的。 在狩猎旅行中, 肇事最多的便是那长相并不出众的食草动物, 河马。 奈瓦莎湖里就有很多河马, 特别喜欢成群结队的在水里聚集着。 我们的船夫,总会小心翼翼地绕过河马群, 缓缓地划着桨带我们寻找水鸟的踪迹。 其实,我很难相信看起来如此憨厚笨重的河马,会有什么攻击性。 远远望去,露出水面的半个脑袋, 顶着两只小耳朵, 倒显得很是可爱。 特别是七八头河马那么一起齐刷刷地瞪着眼睛看着你,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叹, 原来这凑热闹看西洋景的爱好并不是人类的特权。 我一边觉着可笑,一边调整镜头和角度,试图将这最完美的时刻留在相机里 ,竟全然不知一头河马已悄悄离了队。突然“咚”的一声,船身一抖,紧接着极速 向右倾斜下去, 我急忙抓紧船舷。这时,相机也早已从手中滑落, 在胸前荡来荡去。船真得会翻吗?如果真掉水里后, 怎么自救呢。 短短的一两秒钟里, 我的脑海里浮现着无数的可能性, 倒丝毫没了恐惧。片刻, 那个离队的河马从船底的另一头冒出了头, 接着跟什么也没发生似地归了队。 无知无畏的游客们, 热烈地讨论着, 回味着那头河马给我们的问候。 而向导一声不吭地呆坐了片刻, 方才缓过神来。 我想, 若不是肤色太深, 他应该是脸色煞白了。 船夫和向导合计了片刻, 便调转船头往岸边划去。他们清楚, 这是劫后余生, 不可久留。

dsc_0265

回到酒店,我和女儿一边享受着美食, 一边回味着和河马的亲密接触, 一旁的服务生,则瞪大了眼睛, 唏嘘不已。 据说, 前两天, 奈瓦莎刚刚有人遭河马攻击而丧生。我们, 只是侥幸而已。

2 thoughts on “走进东非(一)感受奈瓦莎的奇幻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