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其自然

教育是个非常大的话题。 无论是这方面科班出身的专家, 还是从自己育儿实战里演练出来的父母们, 说起教育, 都可以有讲不完的理论和经验之谈。不过, 我是个被辩证主义洗了脑的人, 往往觉着很多的理论及个体的案例都有其偏颇一面。事物, 都是有两面性的, 难有绝对的正确和错误。要么,从古至今, 为人父母, 都是个技术活。 随着技术水平的差异, 出来的产品也是天壤之别。 当然,说起为人父母的技术, 这个话题又大了许多。 常常听到朋友抱怨, 同样的教育, 两个孩子怎么就这么不一样呢,究其原因, 是原材料的差异太大了吧。 很多教育理念,便死在了原材料差异的死结上了。 而顺其自然,因材施教的作业方式, 也常常是听起来很鼓舞, 做起来很无奈。

就说这个“ 顺其自然 ”吧, 和我们世代相传的“玉不雕不成器” , 简直是让人抓狂的两大至理名言。 你既不能批判“ 顺其自然”的无厘头, 也不能批判 “玉不雕不成器”的无理性。 但这确实是让在美国生活的华人父母们伤透了脑筋的事。想着孩子整日被老美那套“顺其自然”的招数忽悠着,看着娃数数都要扳指头的萌样, 一生都在冲锋陷阵, 过关斩将的父母哪里还淡定的住。于是, 各种提高班强化班在美国大地那也是尤如雨后春笋。如果没给孩子没开个小灶报个班啥的, 那简直就是严重失职。 当然,我是已经严重失职了, 这不, 大半年前,就把我们家的从俄国数学退了。 不过,那班上,成天的往竞赛方向搞, 还真让我看不惯, 明摆着是要把俺家这样对数学不感冒的娃往残的整吗。 不如买本书, 自学。 一则省了车马劳顿, 二则省些银两,三则还能培养培养自学能力, 倒也不错。

当然这补习班多了去了, 也不止数学, 比如, 还有写作。 就说这写作吧, 好多家长觉着是孩子技巧不够。 其实, 文章是写作人思想的表达。 如果思想跟不上, 再多的技巧又有何用。说到底, 还不如鼓励孩子多读些增长人文知识的书, 有空儿, 再跟孩子讨论讨论国家大事, 生活琐事, 和身边乐事。 若再能带孩子一起出去旅行游历, 就更佳了。 人常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光这阅历和见识就够孩子受益终生, 笔下生辉的了。

糟了, 我现在不仅自己失职, 好像还在怂恿他人失职了。 罢了罢了, 学习就说到这了。 反正, 咱华人的孩子, 早已荣获“学习好, 脑子好使”的标签了。学习,对咱, 那都不是事儿。 不过, 让人堵心的是,老美虽在学业上“顺其自然”, 但在体育上那可真玩命, 绝对是“ 玉不雕不成器”的认真执着,并美其名曰 :体育精神。 即便是脑子撞成糠, 那也是在所不惜的。 这下可苦了咱华人孩子了。这不仅要学业上, 而且要, 体育上, 成器。更可气的是,这老美的好大学还真看不上只读书的“好学生”们。于是娃们从小参加体育,老爸老妈们更是掏银子掏时间地给娃提供最好的支持。 谁叫咱坚信:要么不参加, 要参加就得往出成绩的方向去。 不过, 我又要检讨了,因为打心眼里觉着:体育嘛,重在参与。 孩子在比赛中, 玩得开心, 拿得起, 放得下, 就行了…。 不过,我的胸无大志, 硬是被一位虎妈鄙视了很久。那眼神, 好有杀伤力。 幸好, 我内心还算强大, 尚未留下内伤。

当然, 玩不了体育的孩子, 也不是无路可投。比如搞搞高雅音乐,也不错。不但能陶冶情操, 搞得好还可以给上大学加上些分量。 不过, 要玩到能给上大学加分, 又谈何容易。 据被我仰视许久的钢琴神童他妈说:光满场的华裔面孔就让人泄气了, 那儿,谁不“拼”呀。

不过, 我家的的那个真是老幸福了。跟着以“孩子想学啥, 俺就教啥”为最高精神的老美学钢琴,几年下来, 热爱上了现代音乐。 天天自弹自唱地, 美得紧。什么比赛呀, 考级呀, 那都是啥星球的事啊。 这不, 前两天, 跟我看《爱乐之城》后, 便学弹起片中的钢琴曲《迟到的约会》了, 听得我心潮澎湃的。娃说:夏天出去旅行的时候带上尤克里里, 这样, 我在路上也可以弹。我的神, 现在我满脑子都是娃弹着尤克里里旅行的画面, 美死了。今天, 娃又说, 要和小朋友组个乐队玩。 糟了,这下玩大了, 不过听着挺酷的… 要么先给娃腾地方, 再接着写检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