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东非(三)人与动物

还记得在动物世界里经常看到的狩猎镜头吗? 那里很多狩猎场面都来自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大草原。 不过, 这些镜头虽然很精彩, 但捕捉这些狩猎场面的过程却是漫长和人无聊的。 所幸,非洲大草原的动物资源丰富,种类繁多,即使在没有狩猎发生的时候, 四处出没的动物也会给终日生活在人类文明中的我们带来巨大快乐。尤其对举着大炮筒相机的摄影爱好者们, 那里时时有惊喜,处处有美景,奇妙的瞬间在不经意间就能被捕捉到。 如今能给摄影爱好者如此奢华盛宴的地方应该是不多了。

当然, 能够领略多少非洲草原的精彩取决于你的运气也取决于导游的经验,甚至还跟导游的出身有关。 你若能找到一个马赛马拉人作导游, 那旅程又会是不一般的精彩。 马赛人作为大草原的原住民,可以任意出入国家公园, 而不被国家的规定所束缚。从小在自然界里生存, 马赛人练就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情, 并坚信人定胜狮。你没有看错, 他们坚信人定胜狮, 也就是说,  像鳄鱼之类, 长得既不像狮子那样威武, 又总爱暗地里搞袭击的下三滥,是入不了马赛人的法眼的。 记得我们在Samburu时, 几个马赛少年赶着牛群从一条鳄鱼出没的河里一路淌到了对岸, 那是条很宽的河。导游弗兰西斯科说, 那里经常发生马赛少年被鳄鱼攻击, 丢胳膊少腿的事故。 不过, 这些事故好像一点都不会影响他们淌水而过的习惯。或许, 马赛人活得就是血性, 有狼打狼, 有狮打狮, 来了鳄鱼, 也得搏一搏的生活才叫生活。 受伤, 只是成长的烦恼罢了。

马赛人生性不羁, 公园的规矩在他们那里是不存在的。 跟着这样的导游去看狩猎,应该非常地尽兴。 不过, 对于生态保护者来说, 这样的不羁也是堵心的。因为喜欢对动物围追堵截, 马赛人的任性颇有些“扰民”。 对于见过大风大浪的动物们, 倒也司空见惯, 不以为然。 就像我们路边碰见的狮子,从游客车旁走过时, 很是大摇大摆。但对没见过世面的年幼者,场面确是惊恐万分的。我们在Samburu遇到的小花斑豹,便被太过接近的游客, 惊得四处奔逃, 着实可怜。

当然, 动物们发起威来, 即便是一向温顺的食草类, 也会让人不寒而栗。 在东非游记的第一篇里, 我提到过遭遇长相憨厚却脾气暴躁的河马袭击。 在Samburu 时, 我们又再次遇到一头有些气急上火的大象。 导游说, 如果大象在不停地呼扇它的耳朵, 就有可能是发怒了, 而发怒的大象是要连狮子都要退避三舍的。 难怪我们在树林里接近大象时, 导游突然一边跟我们做手势, 一边很紧张地倒车出来。 那个时候,迎面的大象不仅快速得呼扇着耳朵, 连鼻子都开始上下左右甩动了起来, 即便是我这样没有任何狩猎经验的游客都看出了它的恼怒和不耐烦。 过后想想, 这倒颇似我们平日里说的:好脾气的发起火来,也着实吓人。

说到这里,不由得感慨人与动物的相通性。你可知, 动物们除了拥有与我们人类一样的喜怒哀乐, 它们也很喜欢凑热闹呢。 记得有一次,一头疣猪被狮子猎获并拖到树下, 一群先前还奔跑窜逃的长颈鹿们便慢步回来,伸着长长的脖子,斜睨着倒霉的疣猪,滑稽的样子,让人觉得都能听到她们幸灾乐祸的笑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