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交响曲(一)初见冰川

小房车就是憋屈, 四个人往里一挤, 就没了空地儿。不过, 从未开过房车的劳工倒是很开心, 这小车到底比朋友家租的大巴似的大房车开起来顺手。 租好了车, 一行人直奔Costco而去。 说起来, 安克雷奇却是无奇,除了连锁店,像样的本地店也所见无几, 这让尚在留恋拉萨的我不免有些失望。 转念想想, 阿拉斯加以自然景观出名,再求人文, 似乎有些苛刻。

大家将房车塞满了食物和日用品后, 便上了路。 劳工继续寻找着开房车的感觉, 我则倒在床上昏睡了起来。 在房车上倒时差, 确是舒服。等开到宿营地,天色已晚, 劳工们将房车接上水电, 整理就绪。 第二天要坐六个小时的游船去看Knai的冰川了,大家匆匆收拾停当, 各自找位休息,竭力为第二天养精蓄锐。

一觉醒来, 已是八点多了。外面传来朋友家说话的声音, 我急忙翻身下床, 叫起了还在酣睡的孩子们。 还好,我们不是最磨蹭的, 只是匆忙中, 竟把没有装电池的大相机塞进了随身的背包里…

劳工们急急忙忙将房车的水电脱开,排了污水,载上家人风风火火冲向码头。 总算在开船前, 一行人登上了船。 可游船驶出不久, 便像游乐园的海盗船一样上下颠簸起来。一船人倒有七八成被颠得七荤八素, 没了精神。我说来也是怪异, 平日里坐车都经常头晕恶心的, 在船上, 却很少出状况。 即便是在加拉帕戈斯群岛那晃得要把人甩出船舷的游艇上,也未有任何不适。 这可能是船上可以自由走动的缘故吧。果然, 船员也开始让晕船的乘客们出了船舱到船舷上吹吹风, 缓解缓解症状。 很快, 船舷上挤满了人。我站到了船头, 感受着在海上高速行驶的快感。 天气阴沉沉的,海风夹着咸涩的海水打在脸上, 由不得地让人打起哆嗦来。 实在扛不住寒冷的人们又退缩到了船舱里, 直到遇到动物时, 才会再度鼓起勇气走到外面。

终于在行驶了三个多小时后, 游船到达了冰川。 大家又一次挤上船舷, 争先恐后地与身后的奇观拍照留念。带着空心相机的我,只好用手机将就。 一直在晕船的劳工和小女儿也移步到舱外, 加入了我们的行列。 船员则拿着大冰块递给孩子们把玩:这可是冰川上落下的 ,意义不同哦。 不远处, 泛着淡蓝色的冰川发出阵阵轰隆声,随即大片冰块从高处坠落到海里, 激起一片雾气。 众人一片惊叹声。我则天马行空地发起了呆:若是能置身在这个冰川上,该是多么震撼… 又或是, 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

冰川的寒气随着漂浮的冰块一阵阵涌到游艇这边, 船舷上的人们纷纷躲回了船舱, 我的胡思乱想也被冰寒逼回了现实。 游船开始调头返回, 一路阴沉的天慢慢地现出了蓝天白云, 照得人生了几分暖意, 连先前还阴冷的海水和山峦也变得妩媚了许多。原来,艳阳高照的阿拉斯加可以如此美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