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交响曲(二)融化的冰雪世界

今天要去exit glacier。 昨日在海盗船上被晃晕了的众人,终于可以脚踏实地地去看冰川了。不过, 很多时候,距离是产生美的。 因为, 当我们身在其中时,真相也就随之而来。 比如这几十年前还可称为气贯山河的大冰川, 现在早已退缩到了山顶,可怜地露出一点点尾巴,让人恨不得把它从山峰上捉将下来, 看看究竟还剩几分几两。 我想, 那些坚信全球变暖乃无稽之谈的朋友们若来到这儿, 会有何感想呢?是否会觉着这许多标志着曾经是冰川覆盖但如今早已是山石地带的现状, 令人触目惊心?

Exit冰川是寒碜了些,但让我们看到全球变暖的真实写照也是旅行的意义吧。

离开前, 大伙儿吆喝着一起合影, 笑称:十年之后, 我们可以跟后来人说, 这儿, 原来是有过冰川的。

从exit冰川下来,众人上了车继续赶路。 傍晚时, 乌云慢慢散去, 暗淡的山峦又现出了漂亮的绿色。 我们走走停停, 拍摄着美景, 一路很是自在。 到达宿营地时, 妈妈们来了劲头儿, 里里外外地张罗起饭菜来。 劳工们依旧忙活着房车,孩子们则在一边玩耍起来。这样的野外生活和我在西藏十八天里记录的帕羊镇之夜相比,无疑是神仙般的悠闲自得了。

一觉醒来,外面已是艳阳高照, 我们匆匆收拾停当继续向valdez出发了。路经Matanuska 冰川时, 大家下了车,走过山间小道远远地眺望过去, 峡谷中 的冰川闪烁着银光 犹如即将干涸的河流退缩到了山谷中。想必不久以前,整个山谷都应该是冰川 覆盖的了, 那又是何等得气势磅礴。 不过, 我们依然是幸运的, 至少, 我们还能近距离看到Matanuska蜿蜒回缩的身影。 不知再过几年, 这里是不是只有一片绿色峡谷了。原来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坏境竟是如此飞速地变化着, 这不由得让人心惊。 不知, 我们人类做好准备了吗?

如果说Exit和Matanuska冰川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全球变暖生态课, 那Worthington冰川则给了我们一次愉快的野外惊喜。 Worthington是阿拉斯加唯一一个可以自行开车到达的冰川。不过, 从停车场徒步到露出冰川的地带虽说不上挑战, 但也并非容易之事。 那里的山路从起初的缓坡, 会慢慢变得陡峭, 并很快到达脚下便是冰川的石子陡坡了一路上去, 我们也从大步直行慢慢地变成了手脚并用,小女儿和另外一个同岁的小朋友只能止步。 劳工倒也会想办法, 哄着两个小朋友一起到山下小河里淘金子去了。

我们一行人接着手脚并用地向上攀爬, 脚下的石子时不时地打着滑, 倒让人不敢大意。 不一会儿,路上的石子渐渐稀疏, 大片的冰块露了出来,宽而深的裂缝让人遐想起深入冰雪的探险者。 大家不禁来了精神,一股脚踩冰川放眼远山的豪情也随之油然而生。大女儿兴奋地拿过相机开始了她的摄影创作,等相机终于回到我手中时,几个先下山的朋友在远处已缩成了小点。 大女儿急忙追赶,橘红色的外套和身边棕黑色的巨石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 竟像极了一副油彩画, 让人回味不穷。

收拾好相机, 我急忙追赶下去, 不一会儿, 便到了山脚下。 淘金的两个孩子兴高采烈地迎上来,炫耀着亮晶晶的愚人金, 很是得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