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交响曲(四)渔夫渔妇的生活

今天要去Tangle Lakes了。喜欢钓鱼的劳工, 向路边的小店打听了当地的鱼种和习性后, 便置办好各种家伙什儿, 开着房车出发了。 劳工时不时到路边的河里甩几杆, 抽空儿, 再和当地的钓鱼高手取取经。 我们走走停停,大女儿也跟着劳工试手气, 虽说, 没掉上什么鱼来, 但看着别人钓上来的大鱼, 也是无比开心。 我们就这么慢慢悠悠地晃到了Tangle Lakes 附近的山谷。 这时,早上还晴空万里的天空已布满阴云, 被群山环绕的山谷更透出一股阴森劲儿, 让人不由得生出寒意。 幸而, 乌云中偶尔探出的一道阳光给阴沉沉的山谷撒上了一丝生机, 让远处的冰川看起来竟有了暖意。 我望着这没有人烟的寒地, 竟有些感动了。

Tangel Lakes旁的宿营地除了停房车的空地,烧烤架,厕所,和垃圾箱, 再无其他设施。 劳工和大女儿背上渔具到附近的的湖边钓鱼去了,小女儿则在营地上玩起了石子和心爱的小玩具。 在外面已跑了两个月的我有了家的感觉, 兴致勃勃地将车上储备的面粉, 西红柿, 和肉丸做了一锅疙瘩汤。一切准备完毕, 劳工也钓上了几条小毛鱼,兴冲冲地从湖边回来。 一碗热腾腾的疙瘩汤下肚, 一家人在房车里也是其乐融融。我们讨论着第二天小鱼的吃法, 对了, 还有各种莓子。据说这里满山遍野都是蓝莓,明天必须得采些来,

清晨的山谷很寂静, 乘着家人还在熟睡, 我在营地上练起了太极拳。旁边营地的宿营人从房车里出来, 往山坡方向走去。不一会儿 ,便采了一大堆蘑菇回来。 我急忙上前和他搭讪。 这个宿营人六十上下的年纪,是阿拉斯加的老住户。对于我的请教, 他倒是乐于分享, 从如何辨认可以食用的蘑菇到哪里采摘蓝莓, 讲解地头头是道。 纸上谈兵后, 更手把手地教我采了几个蘑菇, 以确保我融汇贯通了。

得了秘籍的我, 兴冲冲地回到车上, 吆喝着家人同去采摘。 于是, 大家拎着袋子, 上了山。 山上的蓝莓和蘑菇真是多, 很快, 我们就满载而归。 我一边看着网上的食谱, 一边做起了蓝莓酱。 劳工则在旁边煎炸起昨日钓上来的小毛鱼来。不一会儿, 我们的纯有机食品就闪亮登场了。小鱼的鲜美自是不可多得,而蓝莓酱浓烈的口感更是让人欣喜若狂。 在家的时候, 我们也会在附近的农场采摘蓝莓,可从来没有品尝到过如此原生态的清香。 大家吃得欲罢不能。 我和小女儿更是贪嘴, 将蓝莓酱抹在面包片上, 塞了满满一肚子, 倒把一大堆野蘑菇忘到了脑后。看来, 只能等第二天肚子有了空地儿再说了。

大女儿很是严谨, 在网上查了许久蘑菇的外形和特征。 确实了无毒性后, 大伙儿又商讨起蘑菇的做法。 现在回想, 我也是笑了。 这么钓鱼, 采摘,吃喝的生活倒真是零污染全绿色,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也不过如此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