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交响曲(五)追赶极光的日子

阿拉斯加的北都Fairbanks 是当年淘金潮时的重镇,不过随着后来的开采禁令,这里的采矿热潮早已销声匿迹,单只留下当年的开采矿址供游客们赏玩。如今的Fairbanks更是以看极光而声名远扬了。每年从秋季到第二年的三四月都是在Fairbanks看极光的好时间,如果走运的话,八月底也是看得到的。 而我们这些八月底来访的游客, 有没有这样的运气呢?

我们那日到达Fairbanks时已是傍晚,游客中心冷冷清清。我顺手从书架上拿了几本当地的旅游宣传册,思忖着是否到北极圈看看, 按逻辑说, 那里看到极光的概率应该更大吧。不过, 据说Fairbanks以北很荒凉,基本只有石油公司的大卡车往返交通,而且路况不佳,房车开起来会相当不爽。更让人闹心地是, 租房车的公司专门标注不保这段路程, 也就是说, 如果出事, 司机自己要承担所有后果。看来, 只有另租专门跑这段行程的小车了。虽然我做足了高价租车的心理准备, 也没料到租车行会开出四百块钱一天的天价, 如果再加上中间小旅店的住宿费,一个北极圈两天行就要花上千块钱。我打消了去北极圈的念头,索性把希望全部放到了Fairbanks。游客中心的服务人员说, 有极光的日子, 只要不再市中心灯光太多的地方, 随便哪里都看得到。 听了此话, 再看到极光预告屏上显示的极光活动将在第二天达到较强指数,我不禁欣喜若狂。

从游客中心出来后, 好几天没见到大城市的我们, 准备到Fairbanks里打打牙祭。 谁知, Fairbanks 虽说是阿拉斯加北部的大城市, 餐馆选项实在有限,而食物种类也是少得可怜, 除了汉堡, 还是汉堡, 真是要把人吃成汉堡的节奏。 更难让人消受的是,价钱又要比美国其他地区高出很多。我不禁思念起在Tangle Lakes的鱼和蓝莓酱来。

第二天的早晨很是晴朗。 房车营地的前台说:昨晚有客人看到极光了!真的吗, 很壮观吗?我一边和前台打听着详情, 一边望着外面明媚的阳光。 这个时刻, 我的心都要醉了,更是期盼着夜晚的到来。

白天无事, 我们加入了淘金游。 一大群人参观完早已废弃的开采旧址和真人演练的采矿技术后, 便人手一袋的淘金了。 开发这个旅游项目的人确是精明,待大家淘完金后, 更提供了把小金渣包装成小首饰的服务。 于是每个人开开心心地交了钱, 戴上自己货真价实的黄金饰品, 乐得合不拢嘴。 我们家的小朋友更是开心, 不停地把玩着自己的金坠儿项链,完全进入了我们指哪打哪的服从状态。

从淘金场出来, 我们随意开车到Fairbanks的周边逛了起来。劳工和大女儿沿途钓着鱼,并在一个宽阔的河边扎下了营。 这时, 天空也从上午的艳阳高照变得阴沉起来, 我不禁有些担心, 难道眼看着要来的幸福就这么被几片乌云带走了? 正在烦扰中, 另一个房车也扎下营。 一对年轻夫妇带着几个月的宝宝下了车。 孩子爸爸一下车, 便开始劈柴忙碌,为晚上的篝火做起了准备。 我走上前和站在一旁的妈妈聊起了天。 原来, 这两口子带着宝宝在路上已经跑了一个多月了,今天听说极光强度高, 便准备在这儿彻夜观赏。这么说来, 我们竟也是英雄所见略同地选上了这个空地。 大家就这么聊聊天,钓钓鱼, 玩玩石子, 无聊的等待也有了些乐趣。让人烦恼的是, 我们头顶上的云却已从原来的稀稀疏疏变得厚重起来, 看来得转移根据地了。和夫妇俩儿告别后, 我们向着远方天空依稀透着亮光的方向开了过去。就这样, 我们仰望天空, 追逐着似乎还没有被乌云笼罩的地方, 从东到西,从西到东,从北向南, 再从南向北, 周而复始。 大家不要笑, 一个人有执念时,往往不就是如此任性吗?

不知不觉, 夜已经很深了, 前几天暂别的朋友们也赶到了Fairbanks。大家电话上互通有无, 分头寻找着本该驾临的极光。 不知有过了多久 ,我招架不住困意, 打起了盹。 劳工依旧在寻找着极光,等我从半梦半醒中挣扎起来,已是凌晨两点多了。 在路上烧了好几个小时汽油的劳工无奈地说:今晚不会看到极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