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交响曲(六)迪纳利雪山

一觉醒来,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看着比昨日还要阴沉的天, 我和劳工准备直接赶去迪纳利(Denali)国家公园, 那里或许还有份好天气。昨日刚到Fairbanks的朋友们则决定再待一日, 赌赌运气。 于是, 我们与众人告别,一路南下。 据说, 遇到好日子,阿拉斯加南部也是看得到极光的。 希望我们在离开阿拉斯加之前, 交上好运吧。

迪纳利国家公园是旅游热点, 每个到阿拉斯加的游客几乎没有不到这里停留一下的。如此紧俏的地方, 我们想在公园门口营地找位置的梦想自是化作泡影。 不过, 公园附近的小镇有一家私人经营的宿营地, 虽说价钱贵些,但到底离得近。只是, 这个地方除了价钱贵些,服务和设施也是相当不给力,光将房车倒趴进狭小的车位里就把人折腾得心烦气躁。 要不是旁边的小商业街实在无趣,我们真想打消了再出去逛逛的念头。

阿拉斯加的自然景观是随处可遇的, 在营地附近溜达了一圈后, 我们便又开车出去兜风。 不一会儿, 我们便找了一处。 这里,有山, 有水, 有人家, 简简单单, 却也分外别致。 虽说天气依旧阴晴不定, 但从乌云缝隙中透出的夕阳,将这个画面挑染出无限生机。我和小女儿在旁边荡着秋千, 劳工和女儿在湖边钓起了鱼, 而另一旁的钓鱼人更是穿着长靴走进湖里,融入了大自然里。我不由得想象起国家公园里的景色来, 想必, 里面应该更加美丽吧。

迪纳利公园的观光车在旺季时是需要提前预订的, 根据你的目的, 线路也会有所不同。 和大峡谷国家公园的观光车相比, 这里的班次和灵活度要少很多, 不过, 因为迪纳利公园深处只有观光车才能到达,这也是游客们唯一的选择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赶上观光车,晃晃悠悠地进了公园。 因为路途颠簸, 我们又起的太早, 不一会儿, 大家就打起了瞌睡。 半梦半醒中,偶尔被周围人的叫声惊醒, 再急忙随着众人的视线极力寻找司机所说的动物。很多时候, 睡眼惺忪的我费劲功夫也不知所说何物, 不禁怀念起在东非大草原的日子来:在那里, 应该说是漫山遍野的动物在找我们吧… 当然, 对于整日和同类摩肩接踵的人们来说,时不时在路边有动物现身,还是让人兴奋的。于是, 大伙儿周而复始地坐下, 站起来,再坐下,再站起来, 乐此不疲。这么说来,些许动物就能让大家能如此的兴奋和快乐的锻炼确也是功德无量了。

中午时分, 观光车到达了位于公园中间地带的游客中心, 众人下车休息。 这时天气分外晴朗, 迪纳利雪山在蓝天的衬托下,耀眼地让人无法直视。 大家兴奋地拍着照。据说,只有三分之一的幸运游客有机会看到迪纳利的雪山峰,而能看到如此全方位无遮挡的画面更是少数。我和大女儿决定参加游客中心组织的登山识植被的科普活动, 也好在这里多停留片刻。 劳工则带着小女儿坐观光车先行前往 wonder lake。谁知,从游客中心去 wonder lake 的观光车在下午一点多便停发,等我和女儿下了山准备赶去wonder lake 时,那条线路只剩下带宿营人的专车了。无奈, 我们只好在游客中心附近消磨时光,等候劳工返回。 虽说是郁闷了些, 倒也让我们又得空看看雪上, 在山谷中走走。只是, 这晴朗的天空竟突然转阴,整个峡谷一下子变得冷冰冰的了。 我们躲到游客中心里等待, 更纳闷着wonder lake那边的天气。 不知那里是艳阳高照, 还是像这里一般阴冷?

劳工终于回到了游客中心, 原来wonder lake那也是阴云密布, 冷清的很。 看来,全览迪纳利的雪山峰还真是小概率事件, 我们是幸运的。 不过, 后来发现, 观赏迪纳利雪山峰并非只能在公园里。 如果你不幸错过了机会, 还有很多地方可以试试运气。 在后面的游记, 我会慢慢道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