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交响曲(八)感受极光

从塔尔基特纳小镇回到营地,我们洗洗漱漱,将这几日的劳累一并褪了去。闲暇下来的我们,又讨论起看极光的事情来。朋友们第二天就要离开阿拉斯加了, 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虽说这里比Fairbanks南下了许多,但这么晴朗的夜晚,未见得没有可能。

人常说:喜事连连, 好事成双,这次倒真是不假。白天刚在塔尔基特纳河畔看过夕阳雪山的我们, 这个晚上真地又等来了极光。

因为季节早的缘故, 我们看到的极光比较微弱,但它有如焰火般从多方位散发出的绿色光束立刻让众人兴奋起来。朋友们更是激动地架起三脚架,不间歇地用高清相机捕捉着这终生难遇的自然奇观。我不知文艺青年们会如何赞叹极光的美妙,但理工科出身的我,除了兴奋,竟满脑子为地球磁场的神奇而感动起来。 虽说,这样的想象力可能缺乏了些色彩, 但对于早已离开学校的我来说,能回想起当年读书时令人生畏的磁场理论来就已经很让自己匪夷所思了。

夜越来越深了,极光的绿色光束也越来越少,仍在兴奋的我们搁不住一阵阵的寒气, 相继回到了车上。 朋友们更连夜分享着极光的照片。 如果说这次极光只是激发出我久违的书呆子气, 那它给一个朋友所带来的脑力冲撞却是核量级的。在日后朋友圈的帖子里,他犹如井喷般迸发而出的华丽文字,让只知其数学了得的我们大跌眼镜。我由不得的感慨:这才是极光真正的神奇之处吧。

第二天醒来,与当晚就要离开阿拉斯加的朋友们告别后, 我们向Palmer方向赶去。那里正好有一个大型赶集活动,白天在那儿凑凑热闹, 晚上再选个风景好的地方接着看极光。极光预报说, 极光将在当晚达到活跃状态。

阿拉斯加的确是房车之乡。等我们赶到Palmer时,放眼望去,停车厂里早已趴满了大大小小的房车。周边赶来的居民和我们这样的游客穿梭于房车区和活动区之间, 相当热闹。 虽说美国各地的赶集活动大同小异,但具体的娱乐项目也还是会有地域特色的,就譬如这次集会上搞笑的木匠比赛,在东部就不多见。

我们看看娱乐项目,再逛逛集市,不知不觉中已近傍晚。 准备再奔赴极光盛宴的我们, 接着向Hatcher Pass方向赶去。

Hatcher Pass是安克雷奇周边小有名气的极光观看点。因为我们第二天要从安克雷奇离开阿拉斯加,这也是最佳的选择了。

Hather Pass 的山路弯曲,但山顶平坦,非常适合仰望夜空。这里,即便没有极光,漫天的星空也是相当美丽的。 那晚, 山顶上除了我们, 还有一个中年人。 中年人看起来是非常专业的摄影爱好者,身边的360度拍照设备会定时启动, 将周边的景物一并收入镜头里。 劳工和中年人攀谈起来,对摄影初感兴趣的大女儿也和他取起了经。 看来, 一切就绪, 只待东风了。

当地年轻人说:极光好的时候,天上满是跳跃的绿色光束, 漫山遍野都看得到。

这岂是文字可以形容的绚丽画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