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南北恩怨

前两天, 美国刚刚庆祝了每年五月末的阵亡将士纪念日。那天, 除了首都华盛顿市,美国各地,也都举行了大大小小的游行活动。而游行活动, 即便是在小镇, 也是有模有样的。游行队伍里除了代表各个战争年代的仪仗队和依然建在的老兵们, 还有学校里的军乐队及地方组织的方阵分相出场,非常热闹。

这个源于南北战争的纪念日和我们传统中国文化所遵循的“胜者王败者寇”所不同的是,它是用于缅怀所有为美国参加战争的烈士们,也就是说, 这里面也包括在内战中落败的南方将士。对美国历史不清楚的人,可能会很惊诧这个国家在这种“大是大非”上的毫无原则或是感动于这个国度对败寇的大度。但当你翻阅美国历史后,你会豁然开朗:无论是优越的制度还是崇高的理念,其背后往往有着并不广为人知的历史和权利较量及平衡。纯属人性崇高的政策也只是在梦里想想就好了。

就譬如这阵亡将士纪念日吧,起初是只悼念北方阵亡将士的,也叫先烈日。战后,由于南方阵亡人员尸横遍野,无人善后,众多在内战中参与后勤工作的女性和南方上层白人女性们开始志愿组织善后事宜,并成立了LMA 接受各方捐赠。更在战败一年后,地下串连起悼念活动。要说联邦政府大度无视也非事实,因为对于一个刚刚打出统一的政府,又有哪个不担心败军死灰复燃呢?当时,几家北方报纸就分相报道,深感不安。

好在,南方男士们也并非毫无顾虑,于是,他们很聪明地让妇女同志们走在了最前线,并声明悼念活动是妇女们在缅怀亡夫亡子之痛,并没有任何政治因素与目的。虽然事实上,很多妇女组织者并没有直系亲人战死沙场,而她们的积极参与更是出于对战败的悲愤。但不管其初衷为何,南方的Lost Cause活动便非公开地进行了。

与此同时, 北方也没闲着。 1866 年,纽约州 Waterloo 的居民们发起了对北方将士每年的悼念活动。 1868年,联邦军将军John Alexander Logan 正式将五月三十日定为阵亡将士纪念日。 起初, 实施此纪念日的只有北方各州, 也更是以纪念牺牲的北方将士为主。对南方阵亡将士的同规格对待却是要到西班牙战争南北并肩作战后才开始逐渐形成的,而且直到一战后,南北才有了统一的烈士记念日,并将该纪念日改为缅怀所有在美国国内外战争中牺牲的烈士们。1971年,它才正式成为法定节假日,并改期为每年五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一。

如果从记念日的源头看起,美国内战后"胜者王败者寇"的痕迹并非没有。 如果你读过《飘》这部小说, 就更不难看出南北之间理念的敌对,以及战后南方上层社会对战争失败的挫败感及对北方佬的怨恨。这种敌意是在之后大大小小共同对外的并肩战斗中,才逐渐消失殆尽, 第一批南方将士的遗骸也是在西班牙战争之后才终于入住阿灵顿国家公墓的。如今阿灵顿国家公墓已规模巨大,里面安放着无数参加过美国内战和对外战争的烈士墓地, 也包括南方统帅李将军的墓地。人们已淡忘了一百多年前的故事。

而美国的阵亡烈士纪念日更彰显着一个从分裂到统一的历史演变。 若我们只是简单地将它归为人性的高尚, 倒是有些牵强了。

说到这, 我不禁联想起美国人民引以为荣的宪法来, 那其实更是故事多多,坎坷多难。 有空,我们可以接着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