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阿米希人吗

开春的时候, 和朋友一起东游的我们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兰卡斯特小停了半日。 这里是阿米希人的聚集地。 在美国生活过的人都知道, 这个国家除了几个大城市算得上高楼林立, 熙熙攘攘, 其他地方则更像是乡村。 阿米希人的聚集地若不是公路上时时出现的马车和骑着脚踏车的老妇,乍看起来, 似乎也跟别的地方没有太大区别。我们的阿米希导游说, 她们喜欢这种简单朴素和没有科技干扰的乡村生活。即便是在现在人手一机的互联网时代,也要过着没有电网的日子。

这个理念倒和美国近几年一些被”第一世界选择性困难”而物极必反的”返朴归真“新兴派有些不约而同了,不过, 阿米希人要前卫了三百多年。因为 十八世纪就从欧洲迁移到美国宾夕法尼亚, 他们更一直定格在那个时代的服饰和生活习惯上。如果你想时空倒转二百年, 这里确是要比佛吉尼亚的仿古小镇Wiliamsburg 来得更真实。 只不过, 阿米希人似乎越来越不纯粹了。 他们虽然没有电网,但家里可以有独立发电的设备和基本的电器;虽然不能开车, 但搭乘他人的汽车是可以通融的;虽然坚持传统医疗土方, 但若遇到疑难杂症时也会求助于现代医疗。 如此看来, 阿米希人坚持的底线更是没有电网, 没有手机, 没有电视, 更没有互联网的与世隔绝。闲暇时, 他们的娱乐项目是去附近的大剧院看圣经故事。 忽然觉着, 如此简单的生活方式倒是解决了现代人的网路焦虑症, 当我们在社交平台上手指飞舞时 ,他们在和摸得着看得见的朋友面对面的交流; 当我们在追逐当下新潮时, 反对奢华的他们早已无欲而刚; 当我们为子女教育心力憔悴时, 他们…

不过,说到阿米希人的子女教育, 我却无法继续正面的措辞了。 阿米希人为了保证后代能沿袭自己的生活方式, 他们自办学校选择性教育。 先抛开他们家庭作坊式教育结构的质量问题, 光学校最高年级只设置到初中,就已经让人目瞪口呆了。 你是否很难想象, 在当今的美国社会,还有这样一批孩子在十三四岁时便离开学校,回家帮忙打理生计了。即便是孩子成年后,很多阿米希家庭会让他们自由选择生活道路,但我们不难想象从未真正了解过这个世界的他们又有几个能走出自己早已熟悉的生活天地呢?

一路赶着马车带我们穿过阿米希人村庄的阿米希导游微笑地说:我喜欢我们这样的生活。 ​通常,我会敬佩这样返朴归真的实践者。但当此话出自于一个从未出个远门, 没有接受完基础教育, 又从小和现代社会隔离的人之口时,我却不知该如何作答了。

其实放弃是个奢侈品, 只有在你拥有足够的认知与眼界时,才可以说是放弃。反之,则是被抛弃。也就是说阿米希的年青人们更是被现代社会所抛弃。我和同行的朋友们不禁感叹阿米希人通过割断孩子对知识的学习,对世界的认识,来延续自己的生活方式,其实是对孩子的极大不公。可过后在想, 我们哪个不是或多或少的阿米希人呢?我们在教育孩子时,何尝不是以自己的见识来引导呢?阿米希人无非是在做他们认为对孩子好对孩子负责的事情而已。 就如同, 华人觉得硬件知识最牢靠,所以我们绝不让孩子在补习班和GPA上落后于人;老美觉得体育精神最关键,所以他们冒着孩子脑子撞成筛的风险也要冲;老印觉着啥都能弱就是嘴皮子功夫不能差,所以他们的孩子在辩论演讲上干劲十足;阿米希人觉得简单的生活最幸福,所以他们让孩子不再接受外面的干扰。 如此看来, 阿米希人只是见解太过与众不同而饱受争议而已。这世上的父母, 又有几个不是按着自己的见解而安排着孩子的生活, 开阔又或是限制着孩子的视野与认知?当然, 这所有的所有都是以爱的名义。

如此看来, 造访阿米希人对主流人士来讲也是脑洞大开的有趣经历, 就如同看哈哈镜里的自己:这绝对跟我无关, 却也依稀相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