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 (Hamilton)之旅

虽说从美国独立算起,至今,这个国家只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但它无论是在独立战争, 南北战争, 还是在其高速资本主义发展中, 都不乏让后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其中,被尊称为美国国父之一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个人经历便极据戏剧色彩。

因为是私生子,兼之早年丧母并遭父亲遗弃,草根出身一路跨越至社会顶层的他有着与生俱来的不安全感和对个人荣誉的执着。也正因此, 汉密尔顿虽然才华横溢,在政治远见和政策执行力上是百年难遇的奇才,但在个人生活和政治博弈上,他却是相当得狼狈不堪。

由于“自尊心”极强且不谙“沉默是金”,汉密尔顿不但在政治上为自己树敌无数, 在个人生活上更不淡定。这个撰写大部分《联邦党人文集》的作者,为华盛顿出谋划策撰写檄文的笔杆子,只因为要证实政治清白,便不顾支持者的坚决反对,将自己的出轨丑闻事无巨细地公诸于众。

如果说他的性丑闻只是让人们多了些茶余饭后的笑资, 那他发起的对同党派当政总统约翰.亚当斯的围剿绝对算得上是一场政治自杀,而且,顺带将自己一手建立起的联邦党送上了分崩瓦解的道路。 不难想象,在人生的最后几年,汉密尔顿失去了以往的政治影响力,并逐渐淡出政界, 但他犀利的个性和停不住的利笔仍不断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1804年,杰佛逊的副总统阿伦.伯尔,更因为汉密尔顿公开蔑视他的人品, 并且即使支持政敌杰佛逊也不支持他, 而在决斗中结束了汉密尔顿的一生。

如果说很多卓越的政治家是被后人推上了“神坛”, 汉密尔顿则在如日中天时便亲手将自己扔到芸芸众生里了。

缺乏政治家厚黑特质的汉密尔顿虽未成为美国总统, 但作为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他的远见卓识对以后美国的金融业和工业化发展确是意义深远的。虽说他的主张和威望在当时被许多著名政治家所反对和忌惮,但他的超前理念和行动力越来越被后人所赞赏。

时过二百多年, 正当这个已被世人淡忘的第一任财政部长面临着要被从十元纸币上撤换下去的时候,新百老汇音乐剧《汉密尔顿》横空出世。 随着这个饶舌音乐剧的风靡,个性鲜明人戏剧人生的汉密尔顿再度备受追捧,并成功续任了十元纸币上的形象大使。

如此一个有趣有故事的人,在世时张扬地让政敌忌惮,二百年后又激起了众人对那段历史的痴迷。若是有机会看看汉密尔顿的故地,听听当年的故事, 应该也是有趣的事情。

汉密尔顿并非土生土长的美国人。 因为出生在国外,他直到和纽约望族舒勒将军之女伊丽莎白结婚之后,才在美国找到了归属感。虽说婚后绯闻缠身,他与伊丽莎白却也感情深厚,并因为这段姻缘,汉密尔顿和纽约首府奥尔巴尼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然, 汉密尔顿的戏剧人生远远不止奥尔巴尼一个舞台, 无论是独立战争的大战场, 金融之都的纽约市, 还是旧都费城, 都遍布着他的足迹。 这也应了时势造英雄的古话, 他的一生让美国的历史平添了许多色彩与惊心动魄。

如果你有兴趣将汉密尔顿的故地列到下次出行的计划里,可以在下面投票。 我会考虑是否做一个有关汉密尔顿故地的参观指南。

这里,我们就先简单说说汉密尔顿和奥尔巴尼的一些渊源。

1. 汉密尔顿于1780年和纽约州望族舒勒将军之女在奥尔巴尼的Schuyler Mansion结婚, 并在那里生活了两年。 他的政敌,杰佛逊的副总统阿伦.伯尔( Aaron Burr ), 也曾是那里的座上客。 不过,也是这个阿伦.伯尔,在1804年的决斗中, 结束了汉密尔顿的一生。

2. 汉密尔顿是美国第一批谋杀案审判案中的知名辩护律师。虽说奥尔巴尼的Court of Appeals 在当时还没有建成, 但建筑极具风格的它已是汉密尔顿故地的热点之一了。

3. 汉密尔顿在二十出头便成为华盛顿将军的副官。 因为他战功赫赫, 在奥尔伯尼以北独立战争时期的重要战场 Fort Ticonderoga 还保留着汉密尔顿的宝剑。 如今, 这里已是著名的风景和历史观光地。

4. 奥尔巴尼当地悼念汉密尔顿的仪式是在 First Church 举行的。Eliphalet Nott有关反决斗的致辞被广为传播, 更进入了课堂教学, 从而引发了一场反决斗的倡议活动。

希望在下次出行时把汉密尔顿主题放进计划?那就在下面发言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