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东非(五)迷失于乌干达

上一篇《走出非洲》里提到我们绕道乌干达的Entebbe机场回家。有网友评论说, 乌干达听起来很恐怖, 应该与饥荒和大屠杀紧密相连吧。

一二十年前, 乌干达确实政局动荡, 军人执政, 实属不易旅行之地。 不过, 近些年来, 这个国家的治安还是很不错的。 虽然, 老白百姓依旧过着一穷二白的生活, 但恶性事件鲜有发生,若再是和邻国肯尼亚的内罗毕和蒙巴萨相比, 这里绝对算得上小清新了。

只是有一点, 我却忘了。乌干达虽然治安良好, 这里也豪不例外地崇尚树獭作风, 做事慢得让人抓狂。记得一晚,我看着外面日头还高, 便带着女儿到临街的酒店吃饭去了。谁知, 我们点的披萨竟像是要从田里收割麦子开始做起似的, 迟迟不见上来。 原本还和邻桌海阔天空, 欣赏夕阳美景的我,看着太阳已从四五点的高度进入了快速西落的节奏,不由得心里打起了鼓。 正准备退餐离开时, 这个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披萨竟然到了。

我们急急忙忙将披萨吞下肚, 和邻桌告了别, 便和女儿快步往回赶。 天黑起来其实很快, 我们离开酒店时, 天刚刚黑起, 可没走出两三分钟, 竟一片漆黑了。 我们的家庭旅店离这里很近,也就七八分钟的路程。 可是在黑漆漆的没有路灯的乡间土路上,我竟迷了路。我们四处张望, 希望能在这夜幕里抓住一个面善的过路人。 当然, 这个念头也是可笑, 那个时间,能看清人影已是难得, 再要说是否面善, 就纯属一厢情愿了。

好在, 等我定下心来仔细寻找时, 才突然发现这里却是偶有当地人骑车而过的。

我真心佩服极了这些夜行人, 他们似乎个个长着火眼金睛, 夜间骑车,竟是万分从容。 我忐忑不安地拦下一个夜行人。 年轻人停下车, 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看起来倒是被我们吓了一跳。 听明白用意后, 他朝一个方向指了指, 示意我们向那边走。 随后, 他骑上车, 又接着赶路了。

我们顺着年轻人说的方向走过去, 没过几分钟, 旅店的灯光远远地透了过来。 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真心体会到了人看到希望时的无不激动。

乌干达除了民风温良, 地貌也颇为独特,除了有东非小江南之称, 更是寻踪大猩猩的宝地。只遗憾当年女儿年龄不足最低要求, 我们竟错过了与野外大猩猩同行的机会。

与肯尼亚麦色的马萨马拉大草原相比, 乌干达更是满眼绿色的水乡。 若不是前些年动荡,动物资源被严重破坏, 乌干达定是观看动物世界的热点之一。听当地人说, 国家公园的动物数量这几年已有回升势头,不久的将来, 应该可以恢复以往的繁茂景象。但即便是在当下动物稀寡的时候, 充满灵性的长颈鹿和这里独有的乌干达羚羊,在默奇森瀑布国家公园湿润嫩绿的草滩衬托下, 也是别有一番风貌的。

默奇森瀑布源自尼罗河。河水从默奇森山隙中奔腾而下,气势磅礴, 颇有几分壶口瀑布的意境。虽然, 一个是清流奔腾, 一个是泥沙飞泻, 但两者都无不让人为之震撼。而在我们到达徒步瀑布前, 船边时不时现出的鳄鱼和成群的河马, 更为旅途增添了许多乐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