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五):老百姓的法餐

在“随性而行的巴黎公交”一文中,我写到了在巴黎坐地铁上的小故事。这些曲折虽无大碍, 但今天也耽搁了我们一些时间, 以至于回到住所时已晚上八点多了。

在家已等候多时的菲利普载着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家附近的凡尔赛市,这儿的夜市里坐满了悠闲享受的当地人。我们选择了一个法式餐厅坐下,大女儿不出意料地又点了一份蜗牛作餐前点, 说是要比比和白天的餐馆哪个更佳。 我点了几个菲推荐的经典法餐后,聊起了天。

菲说鹅肝虽然味道鲜美,但养殖过程非常不人道,以至于她再也吃不下这个东西了。 我一边附和一边笑道自己只是过客而已, 偶尔朵颐几口,无妨。 话毕,我小心翼翼地切下一块儿鹅肝,细细品味起来。这鹅肝的美味果真直在舌尖留香,久久不退。

专注于蜗牛的大女儿也在一旁频频点头,俨然对这里的味道很是满意。 我再瞥眼看看小家伙儿,人家的三文鱼吃得也有滋有味儿,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当然,在食物上一向喜欢猎奇的我们并不总有能够与之相配的铁胃,就比如这生牛肉, 在我们嚼来,确是太过生猛。看着菲利普一旁大口吃肉的样子,我不得不服这法国人的肠胃就是强大。 搞不定生牛肉的老大直勾勾地看着我盘中的煎鱼,一副垂涎三尺的表情让人只得拱手相让。

菲认真地说:欧洲的肉做得都比较偏生,你们以后点餐的时候可记着要那种熟透的….

酒足饭饱后,一份甜点填满了我们胃里的最后一丝空档。负责保管零钱的大女儿拿了一些硬币出来准备留下作消费,菲急忙摆手:欧洲不需要这么多小费。两三欧就够了。

我迟疑地问:真的吗?在美国吃晚餐, 小费可是要百分之二十的。

菲利普不停地摇头:美国小费太夸张…

听罢, 我不禁心花怒放:看来,这次旅行,小费能省不少了。

赞赏作者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