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六): 凑热闹去

早上八点半, 我在手机叫醒音乐中挣扎地坐起来。信誓旦旦要早起的老大, 翻翻身又进入了梦想。 小家伙儿在一旁更是睡得香甜。 我边思忖着要不要在网上先预订卢浮宫的门票, 边顶着发晕的脑袋上了网。

随着选择性困难的不期而至, 刚才还头疼脑热的我一下清醒了许多,肚子也紧跟着叽里咕噜地泛起了饿。 我放下电脑,蹑手蹑脚地下了楼。

菲利普的IOT果真是高科技, 即便是我胃里装了食物,智商恢复正常, 也无论如何打印不出预订票来。看来, 我这次是制于机器了。无奈中,我带着两个孩子出了门。

随性而行的巴黎地铁在中途不知何故停了车,随着广播里叽哩哇啦的一通法语, 车厢里的众人齐刷刷地下了车。 我急忙牵着两个孩子跟着人流走出车厢,正想和身旁的几个女孩儿打听出了什么故障, 身边的小家伙儿却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原来, 小人儿的猫头鹰毛绒玩具拉在了车厢里。

小家伙儿边指着玩具, 边痛哭流涕。我急忙四处寻找工作人员的身影,可放眼看去, 车站上除了等待的乘客还是满满的乘客。随着地铁缓缓离开,小家伙儿哭成了泪人。过了许久,小家伙儿方才止住哭声, 垂头丧气地跟我们上了下一趟地铁。

一路赶到达卢浮宫, 我们预约的时间段却已过了多时。正自叹运气不佳, 我们竟已从地下通道直接走到了卢浮宫里面的入口, 我不禁喜出望外。

卢浮宫里挤满了人, 在人气最旺的蒙娜丽莎展厅, 游客更是在画前挤成了一团, 水泄不通。这里, 每个人都高高地举着相机,不停地拍照。我不禁暗笑:现如今到底看的是什么不重要, 关键是要能在朋友圈里炫耀;若是真粉丝慕名而来, 岂不要侧目而视。

生怕时间不够又不是很喜欢油画作品的老大在一旁感叹一番游人之多后,便着急慌忙地提议离开,小家伙儿急忙屁颠屁颠地跟在姐姐后面到了别的展厅。于是,老大径直在前面开路,我和小人儿跟上, 将各个展馆走了个遍。让我看来,这两个孩子似乎更喜欢卢浮宫的气势与大气的格局。

在卢浮宫逛得有些疲累的我们沿着塞纳河散起了步, 大女儿念念不忘地到店里买了马卡龙和妹妹你一个我一个地吃起来。 我们一路走走停停,在环游大巴上边听讲解边歇脚地等着夜色的降临。

晚上, 我们要去看亮起灯光的艾佛尔铁塔。

巴黎夏天的日照果真漫长, 夜色还未降临,我们却早已饥肠辘辘起来。 于是, 在路边的快餐店里我们歇起了脚。

店里坐满了年轻人, 我身后更挤了一桌十几岁的孩子, 嘻嘻哈哈地闹个不停。 无意间, 只见其中的一个大孩子掏出一个管状的东西神秘地吸食了几口,然后便怂恿别的孩子一一效仿。我不禁吃了一惊, 那孩子俨然发现了我诧异的眼神, 急忙把东西收起来, 若无其事地吆喝着同伴一起离店而去。大女儿在一旁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他们就是想在同伴前耍酷, 也没什么稀奇的。 随后又急忙安慰我:放心好了,这么傻的事, 我不会做的。

晚上亮起灯的铁塔很美, 只可惜正当我和孩子们仰着头啧啧称赞时,大雨却倾盆而下。 广场上的人群顷刻间四处逃散的无影无踪, 我急忙叫上了优步, 三步两步地赶到等车点。 幸运的是, 车很快就来了 。

赞赏作者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