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八)巴黎的最后一天

记得临行前, 波士顿的一个朋友曾推荐说:奥赛的餐馆非常棒,那地方,连小颖同学都赞不绝口的。 小颖的消费你可是知道的, 这平民价格的高质法餐, 不可不去…

明天就要离开巴黎了,我盛邀菲一起去奥赛餐厅吃饭。 菲不禁有些半信半疑, 听完我添油加醋的鼓动后, 竟有些心动了。

中午时分,在奥赛逛了一圈的我,兴冲冲地领着孩子们到博物馆餐厅坐下。餐厅的装饰华丽,虽然饥肠辘辘,我们倒已饱了眼福。过了许久,一个 身影 满场飞的跑堂招呼到我们的桌子,面无表情地记下菜目后,便风一般地跑到大厅的另一头儿去了,直让人担心他是否听全了明细。又过了多时,邻桌的客人上了餐又离去,而我们这边依然一点动静没有。我冲着依旧在奔来跑去的跑堂拼命招手, 那人急急地走过来说餐饮马上就到, 便又飞一般地离去。于是我们又马上地等待起来。待我们饿得眼冒金星时,服务生终于将食物大盘小碟的放了一桌。

我们三人不由分说,拿起刀叉大口朵颐起来。人常说,饿的时候饭最香。可这次,却失了准头。和前日在凡尔赛市的晚餐相比,这里虽说不上味如嚼蜡,但喻之食之无味,确是并不苛刻了。若取其次,专论价格,似乎也并不引人。我不禁暗自庆幸:幸好菲没有排除万难逃工而来,要不然可真是失了面子。

到达凡尔赛宫时, 已近后午,广场上的游客队伍依然像长龙一般延伸到大门口。从广场环望, 凡尔赛宫气势宏大,无不彰显着 路易十四 的绝对王权。不过, 路易十四虽然崇尚强权, 但这个王却是个 文艺青年的典范儿 , 他不但经常和当代知名的艺术家们厮混一起,而且耳濡目染, 竟将王宫设计的颇有艺术格调, 光那个闪亮夺目的七十二米长镜厅就够让我们这般凡夫俗人叹为观止了。老实说, 路易十四这个王当得可真是出类拔萃。 当然, 如此文艺又强权的王,自然少不了风流韵事。据说那时候的艺术界名流每次赶场路易十四家的大爬梯时, 必一睹王和新欢在镜厅里的曼妙身影。和砍了俩老婆首级的隔海邻居亨利八世相比,路易十四算得上是多情的王了。

在凡尔赛宫饱餐完精神食粮 , 大女儿说想吃麻食了 , 我们在附近的超市买了菜径直回家。不怎么做中餐的菲看着我们不一会儿便煮出一大锅热腾腾的麻食来, 不由得啧啧称赞, 满心欢心:在巴黎还能吃上陕西小吃, 这可真是托了你们的福… 晚上一向不怎么吃饭的菲, 竟然吃了一大碗。

明天就要离开巴黎了,我匆匆地检查了一遍明后几日的车票和住宿,不免有些兴奋。

赞赏作者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