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十):在路上

刚才还浑身不舒服的小家伙儿, 下了车后就又鲜活起来。 她一边听我教育早上不吃饭的后果, 一边不停地点头说:知道了,知道了。 然后小人儿就直入主题地要求立刻马上吃些东西, 弄得我是哭笑不得。

巴黎火车站台上, 人们匆匆而来, 匆匆而往,片刻不息,偌大的火车站里竟看不出有什么可以休闲等候的地方。小食品铺边,一些停留的过客买些零食,便也随即离去。

在问讯处确认了登车口后,小家伙儿边吃着刚买的零食,边跟着我们寻找可以坐下的地方。无奈的是,火车站里零星的几张座位早已被其它过客占领,而过客们显然很是珍惜这样的稀缺资源, 屁股死死地黏在座位上, 一动不动。 我们只好学其他乘客的样子,坐在行李上休息。百无聊赖的大女儿自己到车站里四处逛了起来, 不一会儿, 就兴奋地跑回来: 那边有架钢琴。

于是, 三个人拖着行李来到钢琴边安置下来。 “目不识丁”的我对着钢琴泛起了嘀咕:真有这么爽气的车站放架钢琴让大家随便弹吗? 大女儿说凭她的英文和西语的语感, 提示牌上是说:这琴随便弹。 我将信将疑地用谷歌翻译器照了半天:好像是这个意思。 一听猜测得到了证实, 大女儿急忙坐到钢琴边弹起了自己喜爱的乐曲,小家伙儿也凑趣地坐到姐姐边上,一通瞎按。有了娱乐,这等待的时间便很快飞逝而去。 不知不觉中,列车到站了。 我们急急忙忙地拖着行李跳上车。

坐稳后, 小家伙儿讨过平板电脑上了网, 姐姐在一边写起了旅行笔记, 我也看起了手机。火车确实比开车省心, 三个人可以时不时说说话看看外面的风景, 再重新沉浸在各自的快乐里。过了不知多久,列车到达了布鲁塞尔。我们卷起东西下了车, 一路询问, 又踏上了去布鲁日的列车。

头一次住进欧洲经济型型酒店的小家伙儿很是新奇,看到屋里有架子床可睡,便扔下小箱子,三步两步地爬到了上铺不肯下来。老实说, 这个IBIS真的好小,不仅房子小的快没落脚的地方,连浴室,洗手池和厕所也小的让人怀疑得把自己压缩几倍才能享用。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浴室怎么没有放浴巾和衣服的地方或是架子呢?难道客人们都是赤裸裸地进,赤裸裸地出,又或是浴室里面耍杂技… 难得小家伙儿能这么喜欢。

“屋子好小啊” 我感叹道。

大女儿耸耸肩:“就一晚上, 无所谓了。”

也是,同我们去过的那么多艰苦地方相比, 这可以说得上是小清新:不但小巧玲珑, 一尘不染,而且浴室喷头出的水还能随着水温变色,惹得小家伙儿直乐。

调整过期望值的我终于来了幸福感,吆喝着两个孩子一起出去看看布鲁日。 大女儿早已等不及,一听吆喝, 立刻叫着妹妹赶紧下床。

这个小美食家这是要去找饭了。

赞赏作者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