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十六)二战冷战的那些年

作为历经过冷战后期和前苏联解体的七零后, 我对苏美博弈的柏林, 特别是那座早已被推倒的柏林墙, 一直充满着好奇。

老实说, 柏林墙并不起眼, 若不是城东边残垣上的大胆彩绘和多处当年东德人砸烂墙体逃入西德时留下的大洞,这些破旧的断壁并不比一般农家院墙有什莫不同。 不过, 残垣彩绘中的一幅展现苏德两国领导人热切拥吻的创作, 非常引人嗔目,随同其他的彩绘,将冷战时期两大意识形态的激烈对抗展现地淋漓尽致。 尽管身在其中, 作为外乡客, 我们还是很难想象, 一个城市, 同一血脉,一夜间一分两半,互不往来。

读过一些二战和冷战史的大女儿, 对查理检查站周边充满当年政治色彩的路标, 画像, 以及街边贩卖前苏联徽章和军帽的小摊充满了兴趣。 她说朋友布兰登特别喜欢研究二战和冷战,若是他到这里, 应该是会买些徽章之类的收藏起来了。 小家伙儿,虽然对我们讲述的冷战对抗不是甚解, 但俨然对横跨东西德国的边界线, 观看柏林墙重大历史事件回顾的270度环形放映以及柏林墙上黑色幽默的彩绘兴趣盎然。 坦白地说, 和展列德国二战时期党卫队及盖世太保罪行的恐怖地带档案馆相比, 这些实体展现对于小朋友来说确实要生动有趣的多。

大女儿说, 在学校组织的欧洲行中,她们参观过一个德国集中营,行前, 带队老师更不停地嘱咐他们切勿喧哗。 可她始终百思不得其解:虽然集中营里早已空空荡荡, 但让人不寒而栗的焚尸炉,毒气室, 早让她们感同身受, 又如何有打闹的心情? 难道, 成人们真得以为我们会如此缺乏同理心? 老实说,集中营对小孩子还是太可怕了, 妹妹看看博物馆和柏林墙就够了。 说罢 , 她又提起德国的规定, 原来, 德国人每年参观集中营的次数是有限的, 一是因为他们对自己民族犯下的罪行很有愧疚感, 二是政府害怕一些极端分子再萌发邪恶的想法。

柏林,虽然 不是我们整个行程中特别出色的一站, 但以二战史和冷战旧址为核心景点的它却又让人难以忘怀。 有时候,看一看丑恶的过去,也是一种认知, 不是吗?

当然, 除此之外, 号称欧洲之最的柏林动物园也是老少皆宜的好去处。 不过柏林的现代化, 特别是四通八达无人监管的地铁系统,更让我们耳目一新。和处处设卡, 经常出故障的巴黎地铁相比, 柏林地铁真正体现了现代化的高效。更让人称奇的是, 几天下来, 我们没有看到一个查票的工作人员踪影。 起初, 我很是纳闷这样的高效究竟是来自人民素质的高贵还是重罚之下的循规蹈矩, 做了一番研究后, 我的猜测更是后者。 据说, 柏林检票人员都是身穿便服突袭不买票乘客的,而且, 加倍重罚逃票客, 若是遇到屡教不改的, 惩罚可能就不是罚款这么简单了。 虽然, 听起来似乎吓人了些, 但这样体制下的高效确实是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的了。

下一站我们就要去布拉格了, 据说那是欧洲最漂亮的城市。

赞赏作者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