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十九)冰与火

虽说国家博物馆跟布拉格的历史遗迹相比, 并不出众, 但一些展示上个世纪文化的互动中心却也是有些小意思。 姐姐和妹妹一会儿用手摇电话打招呼,一会儿用电报机发报, 再又在老旧的海报前拿着麦克风 装模做样地引吭高歌, 瞬间感觉倒退了近百年。

小家伙儿俨然对自然动物馆充满了兴趣,娇嗔道:“我喜欢看标本, 活的动物不好玩…” 我和姐姐除了惊诧地不知如何作答, 也只能默默地跟着小人儿在不大的动物展厅里上上下下走了许多圈,直到小人儿心满意足地说:“我们可以走了…”,我们才如释重负地出了展馆。

一个城市有了水, 就有了灵气, 而欧洲的知名城市,往往都拥有着天然又或是人工打造出来的灵气,布拉格也不例外。一眼望去,蜿蜒流长的伏尔塔瓦河将城市一分为二, 坐落在山上的布拉格城堡与古城隔河相望, 威严宏伟。

过了桥, 我们沿着石阶山道上了城堡,烈日中,一行人不禁晒得又累又渴,待下山时,更已是里外焦干。我们急急火火走到Angelato冰激凌店,加入了购买的长队。据说这个冰激凌店在当地很有名,不但品种繁多,而且味道很独特, 即便要排长长队,应该也是值了。

排到柜台时, 我边说边和年轻女服务员比划着想要的品种大小与口味。

“大的小的?” 面无表情的女服员瞪着眼, 问道。
想着三人口味不同, 大小不一, 我不禁有些困惑,于是,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选项。

女子摊开手,对着我直摇头:“我问你要大的小的?”

果真是前社会主义国家,连柜台售货员的傲慢都能带我重拾儿时的记忆。我不禁没好气道:“我要三个, 你不需要知道每个的具体要求吗?”

她随即指了指在旁边负责取冰激凌的师傅:“你跟他说, 我这儿只收钱”

”大的” 我回到。

“一个大的”她指了指招牌上的价钱。

“我们三个人, 三个大的啊” 我无奈地又是一番比划。

等我捧着三个冰激凌, 满店找座时,先前兴冲冲的新鲜劲儿已少了许多。

我们在店外的花坛边坐了下来,和其他捧着冰激凌一勺勺细细品味的老老少少挤到一起。 老实说,这里的冰激凌和我们后来吃到的意大利冰激凌相比,并不惊艳, 不过,若是和美国又甜又腻又或是这次欧洲行我们目前尝到的同类相比, 却算得上是精品了,甜而不腻, 清爽之余更不乏奶香。

和阳春白雪般的Angelato相比,我们在老城小街上找到的越南店倒是有几分旧时代的画面感:油油腻腻的桌子, 左右顾盼的电风扇, 柜台前的老板娘,还有她磕磕绊绊的英文。我一边大汗淋漓地喝面汤, 一边抻着脖子吹风扇,好似大学时代和同学们四处穷游的时代。 所幸,现已不再年轻火旺的我不再受痱子的讨饶,倒是旁边热得满头大汗的小家伙儿, 吃了几口面后,便嚷嚷着要马上离开。

迎着小巷刮来的热风,汗流浃背的我们顿感无比凉爽。

赞赏作者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