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二十)改革大潮

今天约了城堡游,一大早,睡意正浓的我们挣扎着起了床,随便抓了些昨日超市买的速食果腹。正在大嚼中,屋内的电话响了起来。

“不会是司机吧,这离半日游出发时间还有将近一个小时啊”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拿起了电话。

果然,司机已到。

放下电话,我三口两口吃完手中的三明治,催促着两个刚塞完最后一口面包的孩子们洗漱出发。

我们匆匆忙忙赶上车。车四处转悠地开始接其它客人,我胃里的三明治似乎也大块小块地跟着车颠簸起伏。

我不由得有些后悔没有自己叫出租去集合地。

客人们终于陆陆续续集合完毕,旅行社的人也上了车开始查票。我打开手机搜寻着自己网上预订的二维码,这时,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从耳边飘了过来:“这世界到底出了啥问题,参加观光团不就是应该跟团员们聊聊天,认识认识。怎么个个都低头看苹果手机,太XX没劲了….”

话音刚落, 一个看似来自东欧的大汉在我后面气哼哼地坐下。我不由自主地四处张望大汉所指是谁,这时才发现, 车上似乎只有我一人在拿着苹果手机比划… 大汉是斯洛伐克人,虽然大女儿总是抗议我以点概面,定格看人,但我还是挡不住对东欧人性情有了“可见一斑”的先入为主。

很快,大汉和隔壁座儿的印度女孩儿搭起了讪, 将身旁看似女友的时尚女子冷落在一旁,一言不发。

车很快开到了集结地, 年轻的导游带着我们从停车场沿着平缓的大道自山上直接切入城宫城堡里,途径圣维特主教堂前,我们停留了下来。 在读过以建造一座哥特式大教堂为主线,权利争夺和爱恨情仇为辅线的历史巨著《圣殿春秋》后,我对这个六百多年才修建完成的圣维特主教堂一直充满了好奇心,时常会揣度这个高耸雄伟的教堂后面到底有怎样不凡的故事,即便历史记载上并没有记录下什么太过惊心动魄的事件。

导游一边道来这里的历史种种, 一边喝着手中的咖啡,言行中透出几分新手的紧张。当他和大家闲聊起捷克当下民风聚下,拜金主义横行的社会怪相,并感慨当今宗教的衰败时,语气中更充满了无奈。我身后的斯洛伐克大汉也频频点头附和,不知是兴哉还是哀哉。

对欧洲历史有所了解的朋友们应该知道, 宗教信仰可以说是贯穿了整个欧洲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不乏血腥的战争和政变。而就在布拉格这样一个为了信仰发生过无数次战争的地方, 宗教的消失还是让人颇为诧异的。若说这是前社会主义体制的副产品,那几十年前与捷克解体的邻国,斯洛伐克,也应如此, 可事实上, 那里宗教却是依旧盛行的。

或许是因为捷克的经济发展比斯洛伐克来得更加迅猛,人们早已无暇考虑其他?或许也正因为如此, 斯洛伐克大汉才会冷言嘲讽我这个手机控?

赞赏作者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