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二十二)附庸风雅

成群的鸽子似乎是广场的常客, 无论是在阿姆斯特丹还是布拉格, 我们总能在小憩的时候看到它们聚集成一片,前后抖动着脑袋快步疾走, 随后又呼啦啦地飞起, 在天空中散落成一个个移动的小黑点。

于是,小家伙儿提议姐姐写一首有关鸽子的歌。

主意一定, 第二天早早醒来的姐妹俩缩在床上创作起来。妹妹一边听着姐姐随手瞎编的歌词, 一边笑得前仰后合,嘻嘻哈哈了大半会儿,这个叫“鸽子先生”的歌竟有了大概的模样。

要去维也纳了,创作暂告一段落的两个孩子心满意足地收拾东西和我再次启程。

从维也纳载我们去住所的优步司机是个健谈的年轻小伙子,和我们搭讪几句后, 便开始款款而谈他自己的夏天旅行规划。 听着他的宏伟计划,再闻着浓烈的新车味儿, 我不竟有些困惑。

“这个车是你的?” 我忍不住问道。

“当然不是, 这是租的车, 我再干两个星期, 攒够路费, 就可以继续旅行了…” 小伙子开心说。

原来如此, 这样攒路费的方法果然不错。

维也纳让我想起巴黎,同样是以灰色为主色调,但这里宽阔的街面和规整的交错,让这个城市看起来要比巴黎更周正大气些。
不过, 盛夏时分, 维也纳的天气却是阴晴不定的。 刚刚从圣斯蒂芬大教堂地铁站出来的我们,还没有将这里看个究竟, 倾盆大雨便由天而降。 街上的行人顷刻之间四散到街边的小店里躲雨, 我们随着身边的人流挤进了一个卖纪念品的商铺里。

店老板看着乌泱泱的人将小店挤得水泄不通,不禁有些不悦, 一边不耐烦地说着“对不起, 请让一下”, 一边从人缝中挤到货架边, 将物品规整理顺。

我带着孩子们移到店外屋檐下,看着密集的雨滴在地面上激起一片片水花,随后,磅礴的大雨慢慢变成了细细的雨帘,湿漉漉的街面上又渐渐走满了行人。 前些日子刚刚和同学们来过维也纳的大女儿做起了向导,兴奋地说服刚刚吃过晚餐的我们又去大嚼了一番维也纳香肠,方才领着大家一路逛到霍夫堡皇宫。

站在音乐会门口的推销员看到我们, 便立刻和小家伙儿互动起来,几句“花言巧语”便让小人儿急得直跳脚,央着我赶紧买票。

老实说, 我对高雅音乐一直有些不敢高攀,更深恐在高潮时安然入睡的窘态会被人看了去,但想到小家伙儿竟如此有兴致,便也动了附庸风雅的念头。

现在看来,这场音乐会完全是在为我这样的下里巴人量身打造,不但将经典音乐组排地分外热闹, 而且在乐声飞扬,舞姿翩翩中穿插的怪音笑点更是让人耳目一新。环视四周,和我一样汗衫短裤的观众们无不笑逐颜开。在一片掌声雷鸣中,姐姐盛赞着乐声的灵动,而一旁的小家伙儿倒是有些坐不住了。看来,这次附庸风雅的是小人儿了。

我们这次住的IBIS比布鲁日的要宽敞许多,虽然浴室仍是狭小的让我抓不着头脑,但小家伙儿还是很开心地抢占了上铺, 悠哉游哉。

夜深了。

小人儿突然惊恐地叫起来:床上有蚂蚁!

赞赏作者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