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熬浆糊(五)另辟捷径

我们家妹妹乖巧起来让人喜爱的了不得, 但嚣张起来也同样能让人恨得牙痒痒。如果你对陪孩子做功课细思极恐的话, 那应该可以想象喜欢当小老师的姐姐被妹妹标上刻薄不善良标签的命运了, 谁叫亲情和规矩一搅和便全是反目成仇的味道呢。

于是, 我只好放着在家的小老师不用, 让妹妹到外面拜师学艺去了, 倒是妹妹的一个好友跟姐姐学了一次网球启蒙课后, 便对姐姐甚是喜爱,粘着她身边腻味了许久,直让我和姐姐感慨:要是自家的妹妹也是如此, 那该多好。

不过, 话又说回来,虽然教授类似钢琴之类需要苦练的东西会让亲情降温, 那些需要创意的又或是不甚枯燥的东西却是给亲情加分的。 就比如写作,姐姐在和妹妹嘻嘻哈哈问答之中, 便就水到渠成了。

“你说说看,他们俩个生气是怎么样子的?”姐姐启发道。

“他们又蹦又跳,尖叫, 还握紧了拳头…”妹妹一边手舞足蹈的比划, 一边夸张地模仿,笔下两个主人翁充满动感的可爱画面便地随之跳脱出来。

人常说,小朋友的画作虽然没有太多技巧,但充满了童趣,是因为里面的一笔一画无不洋溢着无拘无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其实他们的文字也是如此,只需稍加指引,便可活灵活现。

待姐姐将妹妹的几个段落输到电脑上拿与我看时,我已无法相信这是一个一年级小朋友的作品:

他们互相怒视着对方。
Doinky一边尖叫一边握紧了拳头:“哎呀!你把我吵醒了!”
Spongy眼里泛出莹莹的小糖粒, 愤怒地在杯子里又蹦又跳。
忽然, 门铃响了起来…

惊叹中,我不由得感慨自己语言的贫乏和无趣。

看来,文法上已将我甩到了后几条街的姐姐,在寓教于乐上, 也胜了我一筹。

妹妹显然很享受有姐姐“参与”的文学创作,更大有一番要把短篇拉成长篇的劲头,于是, 姐姐不动声色地上任了写作导师之职,而作妈的我心里也乐开了花。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