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二十四)人与自然

在我去过的众多钟乳石洞中,波斯托纳是唯一一个需要从洞口坐小火车抵达的,由此可见当年探险者发现这个自然景观的偶然与不易。

因为离洞口遥远,外面虽然是艳阳高照的酷夏, 山洞深处的波斯托纳钟乳石群却是冷气逼人。 我们穿着夹克长裤仍需不停地走动或是挤在同行游客群中方可保暖。 领队的向导一边和我们指点着千奇百怪的钟乳石造型,一边讲解着石洞形成的历史,早期人类探险的足迹,以及这里常年生存的洞源虫。这里钟乳石群的气势宏大自不必说,让我们尤为惊叹的是,洞里其貌不扬的洞源虫竟可生长到一两尺长,且在水中扭动前行,颇为灵活。

布莱德湖是紧邻波斯托纳的度假胜地, 待我们返回到布莱德小镇时,湖上,岸边,游玩的人已少了许多,只留下湖里一群群小鱼儿在清可见底的水中四处游弋。小鱼周边,深绿的水草随着鱼群掀起的微波左右摇摆,倒是远处几个孩子从船上跳入水中的嬉戏声方才打破了这样的宁静。我抬眼望去,淡蓝色的湖面围绕着黛色的中心小岛,湖光山色中,岛上红顶城堡显得分外娇艳,我不禁出了神。待两个孩子吵着要回去做面疙瘩吃时, 刚刚还蔚蓝的天空也现出了夜幕前的颜色, 是该吃晚饭的时候了。

久违了家常饭的肠胃饱餐了一顿有菜有肉的面疙瘩后, 很是舒服。 想来,在这里做做饭, 看看山水风景, 转转乡村, 已是相当的惬意了。

第二日去萨尔兹堡的路上,我们绕道奥地利滑雪胜地Bad Hofgastein小憩。虽然已过午时,这个洒落在高山翠谷之间的小村庄似乎仍在昏睡中,我们几经周折方才在街边的一家面包店里找到一些甜品充饥。想来, 冬季繁忙后,小镇还在充分享受着夏季的慵懒。

从小镇崎岖蜿蜒的小路上向下俯视, 山谷,人家,雨后雾气中伸向远山的林间小道让人仿佛闻到了山野的清香。 虽说美国不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青山秀水,但人与自然的完美图画却不像这样可以信手拈来。 小憩片刻后,我们继续向萨尔兹堡开去。

路上,两个孩子打起了瞌睡, 不一会儿便东倒西歪地酣睡起来。 有些脑力混沌的我跟着前面的车辆,开足马力飞奔在奥地利的高速路上。看看时速表, 竟已指到快一百五十公里的刻度上, 我少了许多睡意,更有些担心是否会有从天而降的警车将我扣下。 不过,后面的司机似乎对公路边的限速指示全无理会,纷纷从我们旁边快速超过,难怪有人说,欧洲是开飞车的乐土。

到达萨尔兹堡时已是傍晚, 我们兴冲冲地进了城。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