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熬浆糊(六)梦想

透过窗户看了一会儿网球场里挥汗如雨的孩子,我又埋头看起了书。

“你女儿打得很捧!”身边响起一个粗糊沙哑的男中音。

我抬起头,不禁有些惊愕。

“她常打比赛吗?”沙哑的男中音继续问道。

“啊,她也就随便打打,没认真参加什么正规比赛… 你打网球?”我一边上下打量着这个有些五大三粗的中年白人,一边寻思着莫不是女儿真有什么特殊天赋被行内人看出了几分。

”没有没有,我准备开始学”中年人微笑道。

“我的孩子三岁就开始打网球了”他满睑笑意地侧望着桌子另一边正在玩手工的小女孩,接着说道。

小女孩深色皮肤,雪白的牙齿,脑袋上扎满了细细的小麻辫儿。

"三岁?她就能握得住拍子了”我诧异之及。

“没有任何问题啊,她和她双胞胎兄弟的教练非常棒”中年人一边答,一边得意地指了指球场中心一个黄棕色头发身穿蓝色衣服的小男孩“那是我的儿子,他们俩个已经打了差不多五年网球了… 我们一直跟着他们的启蒙教练,他走哪,我们就跟到哪。不过,教练前不久去了外地,我们便到这个俱乐部试试了……”

我看着已将注意力从手工制作放到我身上的小姑娘,笑道“哇,你好棒!将来若是成了职业选手,保不准在电视上能看到你的比赛呢“

小姑娘露出两颗雪白的大门牙,格格地笑出了声,小麻辫儿也欢喜得在脑袋两边跳跌起来:“如果真那样的话,我老爸肯定要乐死了。”

中年人看着女儿,笑得合不拢嘴:“哈哈哈,那还用说”

父女俩儿有如队友的对视让这场景充满了和谐与幸福。

我艳羡着眼前这幅欢乐的画面,脑海里胡思乱想着天下又有多少父母愿意或者敢于支持儿女把体育文艺当职业的勇气。说到底,人总是要为柴米油盐着想的, 不是吗?

当然,谁又能否认极致实用主义更会让生活失去太多色彩呢?

思绪游离之际,我和中年人也从网球聊到了学校, 小女孩的爸爸展望着孩子高中时的计划:“将来, 不一定要到菲利普斯高中去。 人常说, 宁做鸡头, 不做凤尾…”

我一边频频点头, 一边感慨中美智慧的共通性。随即, 我不由得猜想,将来,这对儿父女又会如何定位网球呢?

临睡时,一晚上在钢琴上忙活的女儿兴奋地将耳机带到我头上,随着手机录音系统的回放,她带着爵士气息的曲调和歌声在我的耳中响起。我不由得有些感动,全心倾听着她的新曲。

定位, 此时已显得毫不相关

人生有这样挚爱的喜好已是无限美妙。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