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二十五)艺术激情

萨尔兹堡不枉了与莫扎特的渊源,古城里到处洋溢着音乐之乡的气息,街边十几个身着黑礼服的年轻乐人更用传统乐器演译着大家耳熟能详的流行乐曲,引来路人的阵阵掌声。姐姐看得入了神,随即宣布她要自己手工制作一个尤克里里。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说大女儿有些文艺范儿,但手工制作却从来不是她的爱好和强项。难道这只是她三分钟的热度?

“自己做的和买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不都是用来弹的东西…” 我问道。

“想像一下,用自己做的乐器弹唱, 那感觉, 能一样吗?而且好多音乐人都喜欢用自己做的乐器演奏…” 女儿脸上露出无限向往的样子。

难道这就是热爱的力量?

暗暗感慨中,回想自己当年除了学习再无它求的窘迫,我竟有了一丝的感动。后来,大女儿在爸爸的协助下,果真做出了一把尤克里里。


 
待我们从古城出来时,已是傍晚,萨尔兹河畔的古城堡在夕阳下发出炫目的金铜色,甚是好看。 在夕阳美景中, 我们感受着古城历史与现代活力的共存。

第二天要去新天鹅堡了 ,不知那里又是如何的景象。

新天鹅堡周边有一个叫菲森的小镇,想来旅行团并不在这里停歇,小镇并没有太多的喧嚣,宁静中, 让人倍感温馨。

房主老太太带着我们走进装有落地大窗的小院单元房里,小家伙儿看到可以和姐姐各占一方的架子床后,便又欢叫起来。我径自坐到阳台藤椅上,享受着阳光。微风中,旁边摆来摆去的吊床让人泛起了困意,若不是饥肠辘辘,我定是要在太阳底下打盹了。

在菲森小镇留宿的散客很多,傍晚时分,除了街头的食客,到处是漫步闲散的身影,不过,稍微偏些的小街便没了行人的踪迹。离开镇中心, 我们走走停停, 漫步到外围的河边, 又从河边小道折上山坡小街,一路回到中心。这么一圈,倒也把菲森走了个七八。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收拾好行李,匆匆吃完早餐后, 便开车来到了新天鹅堡。 新天鹅堡的停车场分了很多区域, 加起来的面积要比一个足球场还大,但这也抵不住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游客将这里填得满满登登。

因为每日的票数限量,谁也不敢太过松懈,我也将妹妹嘱托给姐姐,三步并作两步地加入了向售票处大步涌去的人流。到达时, 买票的人群已从售票小屋里延伸到了门外,并在人行道上续起了队伍。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