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二十六)新天鹅堡的传奇

从山脚入口到城堡有两条山路,一条平缓开阔,一条快捷陡峭。我们跟着人流,沿着平缓的大道大步前行。随着城堡在高处依稀现出身影,人们纷纷打开了相机手机,渐渐的,路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待我们到达城堡时,人们已三五成群的在电子显示屏下焦急地等待着自己约定的入堡时间。

看着时间还算充裕,我和孩子们索性慢步左右,细细品起了周边风光,嫩绿的植被,湛蓝的湖水以及四周洒落的彩色棋子般的屋舍将城堡衬托地犹如山中瑰宝,童话世界。 等我们之后走进城堡,从高处观景台俯视时,湖光山色更是让人赞叹当年设计师选址时的用心良苦。

人们常说迪斯尼的城堡设计灵感便来自于此,想来, 确是没有什么浮夸的成分。

新天鹅城堡的设计师是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 作为一个充满艺术细胞的君主,他的死因也有着不寻常的离奇。虽然官方声称他死于疯癫后的意外事故, 但盛传的民间说法却直言他死于政敌的谋杀。从后人看来, 路德维希二世无论是不是明君或者巴伐利亚是否在他的统治下走向衰败,他的艺术天赋和设计才能确是可圈可点的。

让人嗟叹的是,他死于非命也罢,说实话, 自古君王又有几个能一享天年呢,但因其早逝而导致城堡设计未得完成,并且路德维希二世本人在城堡享受设计成果的时间少得快可屈指可数的凄惨更让人感慨万分:贵为国王,才过八斗,又能如何呢?

好在, 路德维希二世一命归夕后, 这个美丽的城堡成为了平民老百姓随时可以自由参观的旅游景点,虽然这让它失去了当年的宁静,夏季铺天盖地的游客更给它添了几分喧嚣。

在熙熙攘攘中,我和孩子们从人群的间缝中挤到了天桥,遥望城堡。在时刻担心挡住他人镜头的不安中,我们又从人堆中仓惶挤将出来,唯有脑海中幻想着路人皆无唯有我与城堡的完美画面。

当然,他人又何尝不是这样想呢?

只见游人们各个举步维艰,左突右挤,脸上的烦躁无不写着“逃离”的冲动。我想, 路德维希二世的在天之灵是否会为人们对新天鹅城堡如此的热衷略感欣慰些呢。

准备离开天鹅堡时,已近中午,刚刚到达的游客将售票厅依旧挤得满满的,停车场也被准备离开和四处找趴车位的人挤得水泄不通。卡在车队中的我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若不是前面的车生勇猛地开出一条小路来,还不知要用多久我们才能离开这里。

好在,驱车前往瑞士是一件让人心旷神怡的事。

雪山与湖泊作伴,我们很快便将刚刚的匆忙与喧嚣丢到了身后。指着远远的雪山,我故作吃惊地叫道:“你看, 雪怪!” 在小人儿配合的惊叹声中,我们和雪怪忽远忽近。

瑞士, 我们来了。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