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二十九)和水乡的擦肩而过

清晨,和反胃斗争了一晚上的我挣扎地起了床。

房东老太太在餐厅里摆上了几样早餐甜食和咖啡茶点,明媚的阳光和一旁精心摆放的鲜花让萎靡的我不觉一振,看来, 老太太的英文虽然不通,但房客的需求倒也事无巨细,准备地颇有章法。

我喝下两杯咖啡,将胃里七七八八的味道压将下去,姐姐看起来味口似乎也不是很好,吃了两口便回屋收拾行李了。该死的生牛排啊…我暗暗骂道.

开往威尼斯的历程让我有了一丝生死时速般的悲壮,此刻似乎只有集中精力不断保持速度才能将胃里的不适暂忘。姐姐不安地在一旁询问着我的状态,到达住处时,才松了一口气。

随后,本来还只是稍有不适的她也开始恶心呕吐起来,三个人中,只剩下小家伙儿无所事事地看起了平板电脑。

浑浑噩噩躺了多时,日头也从正午时分渐渐要西落了,我揪着塞了一天零食的小家伙儿坐车进了威尼斯市区, 给姐姐带些饭菜回来也是好的。

公车终点站出去便是威尼斯运河,我冒着虚汗就近在河边的一个餐馆坐下。说中文的服务生俨然是见惯了中国客, 极力推荐一份像是方便面调料搞出的味精汤, 不过, 这也正好对上了我依然波澜四起的弱胃。

餐馆边的运河上时有水上的士经过, 泛起的波浪将水面上的垃圾推得上下颠簸,我又泛起了恶心。索性,在这里就和水乡一别也罢,无奈, 服务生对于我要买一份味精汤带走的想法竟有些意外,直言不做外卖,我们只有继续前行。

威尼斯运河有水上的士和大巴。的士很快捷,只是不愁客源的船夫们俨然对信用卡支付没有任何兴趣,我只得带着小家伙儿上了水上大巴。

水上大巴开得很慢,船舱里闷热的空气和拥挤的乘客,让人透不过气来。在水上大汗淋漓地晃了近一个小时后,我们在离海口依然远不可及的码头狼狈地下了船,买了份饭食,急匆匆地往回赶去。

下车时, 站台上没有人, 威尼斯郊区的晚上没有市里的灯火辉煌,微弱的灯光在几米之外便被黑暗吞噬地无影无踪。我不由得纳闷坐落在这样一个颇似荒郊野外的小酒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宿客的好评,难道他们各个都是武松在世,浑身是胆,又或是这里竟是个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世外桃源?

我拉着小家伙儿的手,一边辨认着来时留意过的路标,一边向着远处住宅区依稀的灯光走去。渐渐地,小酒店的霓虹灯在远处朦朦胧胧地现出了身影。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