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三十一) 初到克罗地亚

萨格勒布鲜亮的红砖瓦和一小片错落有致的城市丘壑让我回想起一丝布拉格的影子。 在红瓦绿茵深处,姐姐兴致勃勃地带领我们进了Broken Relationship Museum(中文翻译为:失恋博物馆, 个人觉着不精准,因为这里的情感故事除了恋情,还有更广义的亲情)。

博物馆不起眼, 展厅里放置着捐赠人的手稿和相关的物件,起初,这些貌不惊人的物品让我有些感官上的失望,但渐渐的, 捐赠人的爱恨情仇从字里行间中跳跃而出,我竟也看得入了神。识字不多的小家伙东瞅瞅西看看,对着一个展台的大斧琢磨起来,想来, 这正对上了小人儿的火爆个性。

我匆匆将这个以大斧泄愤的故事含糊带过后,揪着小家伙儿走到没有太多无理取闹和始乱终弃的亲情展台处一起看了起来。 一旁的姐姐独自看得津津有味,时而过来和我嗤笑着有如好莱坞电影般的离奇故事。这个博物馆果真是颇有特色。

克罗地亚不富裕, 但民风却很淳朴,走在小巷中,不会让人有丝毫的不安。当然, 不富裕的背后往往有些副产品, 就比如租车吧, 这里是我头一次需要放下大笔押金的地方。对于我的目瞪口呆,车行的小哥也是不慌不忙:”买车行全险的话, 就不用放下这么多押金了。要么再想一想? 有了保险,不仅可以免押金,还可以完全不操心磕磕碰碰….”

想着要白白浪费掉信用卡提供的保险福利和支付令人昂贵的车行保险费, 我还是硬着头皮拒绝了小哥的建议。

小哥倒也坦然,一边有条有序地整理租车手续,一边慢条斯理地说:克罗地亚不富裕, 你可能不相信, 车在这儿可是个金贵的东西…

我忐忑不安地跟着服务生到街边提车。

车看起来像福特十年前的旧款,车载导航,后摄像头等设备自是没有,唯一贴心的是, 两边的侧视镜可以从车内控制关和。服务生微笑地给我演示了一番侧视镜的用法,热心地补充到:“这个功能在小巷开车是很有必要的…” 听罢, 我冒出了一身冷汗。

服务生围着车开始记录已有的伤痕,我一边照相一边核实记录,寻思着巨额押金,丝毫不敢怠慢。服务生耐心地在一旁等我验证完毕后,轻盈地向车行飘去,我则小心翼翼地开着老爷车慢慢前行。没有高科技装备的我,祈祷着一切走运。

札达尔的房东是个年轻姑娘,她的英文如同其人,利利索索,没有半点拖拉。 我们快步走进这个私家小院,小家伙儿望着院中的游泳池由不得地心花怒放,欢呼雀跃。

游泳池四周种满了花草,宁静中,会突然冒出几只大大小小的乌龟, 慢悠悠地在院中间踱步几回,然后又没有生息地消失到草丛中。小家伙儿对乌龟之家的旅程很是着迷,总是会呼了我去一起观看, 我附和着发出惊叹声,随即便又继续手上的活计儿,将几日来堆积的衣服洗洗晾晾,不觉之中竟有些家的感觉。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