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日志(中)

七月二十七日

房主开车送我们到马龙宿古镇,走到一半,小家伙儿又开始流鼻血了。我不禁心里有些打鼓,本打算徒步从马龙宿沿中山古道走八公里到另个古驿镇妻管宿的念头似乎遥远了一点。

但无论如何走几步也是好的。拽着小人儿,我们穿过早晨还很寂静的马龙宿,走到了山谷间的古道上。一路上鲜花,绿树,小溪,人家,和时断时续的石阶也是景像多变,让人总有些期侍。小家伙儿从一步一移慢慢进入了状态,和我们有说有笑,劲头实足,谁知,一个不留神,脚下一滑便摔了一大跤,膝盖划出好几道血印来。

小人儿看着冒出的血珠哭得撕心裂肺,过了许久才平静下来。哭罢的小人儿一瘸一拐地继续前行,等我们折回马龙宿附近时,才又恢复了欢笑。

马龙宿古镇不大,是几百年前日本江户时代的驿镇之一。从风格来讲,有些像中国的丽江。因为不容易到达,至今仍该算小众景点,所以没有游人如织的盛况。和丽江不同的是,这个重建的古镇除了工艺品,小食的商铺,以及当年名门旺族的旧居外,并没有住家户,所以,它又该算名符其实的景点。

虽然旅游大巴在这个区域都有设站点,来这儿的游客多喜欢从马龙宿徒步至妻管宿,因其间自然风光也是颇有特色。

待我们回到镇上时,早上还寂静无声的街道已游客遍布,商家们也已开张招揽生意,很是热闹。

我们赶大巴转火车回到岩村时已是傍晚。见小人儿的伤口有些严重,房东开车带我去给小家伙儿买了另一种透明粘胶般的邦迪,这倒是我从没用过的,希望好用。

小家伙儿贴上新邦迪,倒也开心,一夜无事。

第二天要去小田原城了,预报说有台风警报,我不由得一夜辗转,心终有不定。

七月二十八日

早上收拾好东西与房东和另一房客打听了半天台风形势,我们趁早动了身。

从岩村转到小田原城是要转几次车仍,前几天刚到日本时,还有些困惑这个国家铁路干线的复杂分支,但用了几日后,终于发现这个还以现金购票为主的系统可以如此高效。

从民谷屋到新横滨的高铁显示屏上红字闪动,依稀是台风来袭的警报,民谷屋一线的高铁也将在三点后减少班次,六点后停运。看罢,我不由得紧张,小田原城那里到底如何了,那里紧挨海边,是否已狂风大作?

从车窗望去,不远处的海上阴晴不定,希望大雨可以晚些到达。到达新横滨时已是一点多了,下一班去小田原的车两分钟内就要离开,我们一头雾水的还在找站台。车站上阵阵冷风吹来,我的神经不由得绷紧。还好,一点四十六分离开的车运行正常,我们两点多赶到小田原,找到客栈时,雨尚在最后的酝酿中。

安下心的我们思忖出去看看城堡,没走几步,雨终于下了起来,我们的伞很快翻了盖。我们急忙躲回客栈,店老板说晚上台风,宴请宾客。

街上高音喇叭一直说着什么,猜测警告大家台风将至,多加防范。

晚餐很简单,乌冬面,火腿,饺子,和土豆,但宾客们聊得甚欢,再加上英文相对于日本人来说可以算得上非常棒的主人时不时暖暖场,一场国际化侃大山俨然已成。这样不管外面风吹雨打只管舒服呆着的感觉真好。

七月二十九日

半夜里雨声,风声,雷声阵阵响起,早上醒来时,台风已是去了它方,而本来预报整日下雨的天气好像要多云转晴的样子。我们兴奋地赶到Onsen的一家 汤浴馆,准备休验一番在日本室外温泉盛地赤裸祼泡池子的感觉。

老实说,一开始还是有些不习惯的,但看了几分钟赤祼的人体走来走去,便也习以为常。我带着两孩子从热池子跳到冷池子再从冷池子回到热池子地找乐子玩,并美其名曰锻练肌肤。

娱乐间,我有意无意斜睨着同浴的日本女人,她们大部分瘦得只剩两列排骨的样子让人不得不猜测是当下审美使然还是基因如此。

以前温泉总是要穿上泳衣之类的,纠纠挂卦并不随意,这次没有了任何牵挂,倒很是舒服。

泡完温泉后,许多人躺到铺着席子的堂间打盹儿,下棋,又或是玩手机,当然,也有许多人和我们一样径直奔到餐厅吃饭。

我们在东京的住宿是酒店,虽然中规中距,但位置无可挑剔,走几步便是繁华的美食街。可能是眼花撩乱的原故,竟然选中了一家味道很油腻的日餐馆,让人诧异的是这究竟是东京特色还是变了味的日餐。对了,美食街上许多中韩餐馆,服务生里中国人也是不少。

东京和京都相比,国际化有多,本土性倒是少了。

七月三十日

可能是昨天泡温泉的原故,浑身的肌肉都松懈下来,不由得犯困发懒,再加上陪小朋友们逛动漫街,那哈欠可以说是一个接一个的。

不过日本年轻人对动漫电玩的痴迷的程度也是让我大为惊讶,长长一条动漫街不说,有的电玩店前还会排起长队,十分抢眼。

待逛完动漫街再转战到最繁忙的商业中心交汇路口时,我们已是饥肠辘辘。不知是嘴越来越叼,还是东京的口味确实不如京都,我们在光顾过闹市中心一家拉面馆后,不禁失望有加,东京食物难道真以咸和油主打了吗?这好像和几日前我们吃到清素的日餐多有差别。

虽说美食瘾没过到,东都厅观景台上也没有看到富士山,傍晚酒店附近上野公园的荷花池倒是别有一番风味,满池含苞待放的荷花映将四周林立的高楼映衬出许多生机,也映出我已黑如炭般的皮肤,日本的夏季热浪果真厉害。

返回宾馆的路上,小食不断,两个铺子坐下,晚饭也就打发了。

泡了泡宾馆的碳酸温泉,浑身呼呼地冒起汗来,像是洗了桑拿般的爽快。

七月三十一日

东京的皇宫和明治神宫面积不小,建筑风格较京都更尚简洁,如此这般的立在国际化的东京倒也大气。

小小的天皇博物馆,女儿研究了半天,最终对皇室无男性子嗣的尴尬多发感言,我倒是对日本明治维新的成功和皇太后的美貌多有感触,真可谓各有各的看点。

不过,孩子们对动漫给感兴趣,从明治神宫出来,便又拽着我去了动漫街, 特热情地给我讲解动漫人物,只可惜我的脑海里只有聪明的一休,花仙子,和铁臂阿童木之类的老动漫。看来,日本动漫的文化产业实在是厉害,紧紧抓住了年轻人的眼球。

晚上吃的一餐有些意思 ,火锅般煮出的饺子竟是糯米皮的。

八月一日

多日来,不停地在高渴和冷气之间往返,我终于伤了风,鼻涕一把泪一把地从东京赶到秋田角馆。好在秋田角馆不似东京那样火热,自从离开班夫便一直和热浪作斗争的我们开心至及,享受着凉风习习的爽快。

小家伙儿的步伐自是轻快了许多,她一边走一边涂鸦所见所闻,待大功告成之时,角馆武士旧馆便被密密麻麻浓缩到巴掌大的纸上。

角馆的年轻人据说都到城市里混生活去了,这个以春季垂樱和武士旧馆著称的小城,在夏季却是颇为宁静的,偶有几个游客和我们从街边擦肩而过,但也数量有限。

看到路边水果铺标出的价格要比南方便宜许多,好久没有大吃水果的我们不禁眼前一亮,兴奋挑了些吃。谁知不经意间拿了一把近两千日元的葡萄,让我心疼不已,所幸,葡萄的味道确是极甜美的。

可能是淡季的原故,时至傍晚,小酒店的餐厅依旧门庭冷清。懒得再出去觅食,我们随意点了些饭食,谁知小酒店做的味道却是颇佳的,特别是秋田特产细乌冬面,真可谓口感滑润韧性十足。于是,在角馆的一顿晚餐又让我们重新拾起对日餐的热情来。

明天准备试一试秋田米饭棒,虽然我们的酒店餐厅夏季不供应,但服务生还是很认真负责地告诉我们镇上供应此食品的餐馆方位和名字。

八月二日

虽说头天的晚餐让我们颇为满意,但小酒店免费早餐的高质量还是让我们有些意外。熏鱼,蔬菜,腌菜,和水果,即美味又凊爽,让久违了菜蔬和水果的我由不得的感动,和孩子们交口称赞间,第一次在日本吃撑了。

从酒店坐大巴到田沢湖车站,再转乳头泉线到田沢湖畔下,共一个多小时的行程,前一趟基本是专车,后一趟倒是人气很旺。通过这趟路,我终于发现,日本公交的司机业务也并不是一丝不差。我们来回坐了四趟,四个司机,三个不同的收费解释:一个司机将我们小家伙儿半价(和我们以前的经验相符),两个司机将小家伙免费(意外惊喜),还有一个司机坚持小家伙全价,搞得我们相当迷惘,所幸,最后总花费不吃亏。

田沢湖近500米深,是日本最深的湖泽,游人可以坐船,划船,骑行或是坐环湖大巴游玩,据说这里的湖色特别艳丽,当然这也是需要光线配合的。

想来,我们的运气不错,从船舷望出去,田沢湖的水漆蓝得像浓重的水彩,让人有些不敢相信,而两个孩子用鱼食引来的一群小鱼在蓝色背景中更显得金光闪闪,很是漂亮。

回到角馆时,我自东京带来的热伤风似乎卷土重来。我们草草吃过米饭棒泡汤,便回店休息。明天要去北海道了,那里的海鲜可是出了名的,希望身体不要出状况,少了这个口福。

未完待续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