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日志(下)

八月三日

日航给外国游客的优惠很是诱人,同样的优质服务,只要花三分之一还少的价格,比JR pass 还要来得实在。只可惜已习惯日本铁路的我完全忘掉了这个选项,坐着高铁从东京跑到角馆。要不是从秋田去北海道陆路颠簸,我还真要错过这个机会了。

一早起来,日本东北部的凉爽天气让人神情气爽,我也终于从热伤风中走了出来。从角馆转秋田站,再从秋田站坐机场大巴到了秋田机场。

秋田机场四周环山,虽然不大,但该有的都有,而且登机手续很快,不到十分钟我们就无事可做地闲逛起来,于是一顿饱餐外加三个秋田犬小饰物购入囊中。

初到札幌的感觉有点突兀,司机抢道,刺耳的喇叭声让我们有些无法把这里和几日来对日本的体会联系在一起。不但当地人的气质多了许多豪放之气,连他们的身材也魁梧了许多, 或许就像中国的南北差异。

札幌酒店的卫生也不再像本士那样一尘不染,服务质量也大幅度下降,多少让有些不适应。

放下行李,我们奔到今晚有夏季庆祝活动的闹区吃晚餐,让我诧异不止的是这里美食街的餐馆会强制顾客消费饮料或者餐前小吃,和我们所住酒店让客人另买洗衣粉不禁有异曲同工之特色。

我跟女儿说,北海道让我对日本的感受发生了变化,多少有些遗憾。女儿答道, 北海道本来就和日本大陆没连起来,把它当另外一个地方好了。

晚上的夏季节日庆祝很是热闹,不同组演绎的北海道盆舞颇为刚劲,连女子的舞蹈也是有力有顿,多少有些颠覆了我对日本女人的印象。

回到酒店已晚,洗衣房的烘干机可能年久失修,烘了多时还是很多湿气,只好晾起来明日再说。

八月四日

第一次开左行,心里还是不免打怵的,所幸的是,一坐到驾驶室,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了,除了偶尔把雨刷当成了指示灯,一不小心和左路牙子亲密一下,其他倒也相安无事。

从北海道的高速路开过,井字农田,一排排平房,和连绵不断的山恋,让人联想起欧洲的田园风光。只是这份宁静在到达富良野市周边时,瞬间变成了车水马龙的熙熙攘攘。多方的旅游团和从日本过来避暑的游客将巨大的花圃围得满满登登,坦白的说,北海道在我的脑海里,就如同边疆一样,是发配之所,更应有孤寂之美, 而这样的人气,让人不免失落。

富田野村除了夏季的鲜花, 冬季更是滑雪胜地。我们住的小旅馆便颇有些为滑雪者而饰的味道, 白色基调, 简单,但也不乏温馨。

在小酒店安顿下来,我们周边闲逛,意外地吃到了一顿此行中最好吃的炸猪排,饭后又偶遇到当地人的盆舞庆祝和烟火。孩子们多有感触:试想美国若也有许多传统节日岂不有趣。

八月五日

旭川天然温泉在大雪山国家公园里,边上的缆车可以将游客送到火山脚下,从那里, 游客可以爬到火山高外,又或是选择松散的环线,观赏山中景色。

在富田野还有一天时间的我们兴致勃勃地制定了白天爬山,傍晚泡温泉的计划。

从缆车站一出来,我们便被漫山遍野的野花和山谷中明暗交错的各种绿色植深深吸引。山谷,有如钩织着彩画的毛茸茸的地毯,让人恨不得在上面打滚儿才可尽兴。

没有旅游团的喧嚣,喷着硫磺烟雾的火山,四周嫩绿的山谷草垫,一片片残留的冰雪和融化后清亮的小湖,还有三三两两的游客融合成一幅美丽的画卷。孩子们一边走边识别着路边的植物,凉爽的天气,让我们终于可以静下心来仔细品味这自然之美。

沿着环行小路到达火山脚下时,侧峰高处烟雾缭绕中登山者隐隐现出,我一时兴起,提议爬到上面去看看。老大欣然同意,小人儿磨叽了一小会儿,也就答应看看去。

山路上碎石很多,一不留神,脚下就会打滑,小家伙儿的抱怨也随即多了起来。不过上山到底容易些,看到山上不一样的风光后,小人儿来了劲头,到了人迹稀少的高处, 还要继续攀爬。怕天黑开车危险的我劝了她多时,小人儿才同意下山。

上山容易下山难,刚才还是偶尔滑一下,现在, 我们基本是一步一滑地往下蹭,小人儿很快摔了两个屁股蹲儿,哭声立即响彻山谷。老实说,我一直不明白小人儿为什么会如此娇气,想当年,我可是极坚强的。多番劝慰无效后,我很严肃的跟小家伙说:摔了就自己爬起来,这,你自己必须搞定。

小人儿听后很是恼怒,不再理我,远远地在后面一步一滑地蹭着,即便摔了,也堵气地不再支声。我是又心疼又好笑,嬉着脸皮去搭讪,人家也是甩着脸子不理人了。

终于下到了山底,满屁股是灰的小人儿不再拉着脸,顺理成章地央着我给她买玩具。早想妥协的我急忙表示玩具是给她自己坚强下山的奖品,小人儿乐开了花。

爬完山后的温泉是让人心醉的,我们待到快要夕阳落山时才收拾离去,当然,若不是有一条小蛇在石缝草从中钻来钻去,探头探脑, 我们还会在惬意地多赖一会儿。

回去的路上,夕阳红抹映着路边农场的花圃,分外妖娆。今天,我们已无它求。

八月六日

极美之后,保不准乐极生悲。返回札幌的高速路上,低头捣鼓导航仪没留意到施工换道指示的我猛地发现,一排交通锥已近在咫尺!我急忙准备换道,后视镜中后面紧随的两辆车估计这时也才反过味来,纷纷抢着换道,我竟无从插车。无奈下,我一边缓刹一边侧撞到两个交通锥上,终得了机会换到右道上。所幸反应及时,事故损伤有限,只有车头左边一小块车皮掀起,下面有个凹痕。

我自是庆幸买了车行的保险,不用为事故买单,谁知,日本租车保险的难用过程还是让我大为吃惊的。除了本人向车行保险汇报,还必须向警察局详细陈述事故发生前后和地点。

于是,本想像在美国一样拍拍屁股走人的我被车行小哥拦下,并立即拔打电话让我向车行保险部门直接汇报事故。车行保险询问一番后,又交待我向警察汇报事故,如若交通锥有损伤,需要让保险公司知道。

车行的人带我去了警察局,那里的的工作人员倒是很和善,不过,这一点也不耽误他们的认真态度。于是,我是又画图又写中文地解释了半天事故详情,外加附上所有证件的复印件。

待我从警察局考察完毕被放行时,我们一大二小早已饿得头昏眼花。大女儿担心地询问我为什么去了那么久,是不是一直在被审问,我打趣道:那倒没有,大部分时间我是坐等,就是后悔没拍张照,也好算是日本警察局半日游的收获。我们相视一笑,这件插曲便也随风而去。

搞完手续, 填饱肚子后,时间已晚,孩子们放弃了动物园的计划,准备随便逛逛闹区。

于是,在啤酒广场,我品着札幌的啤酒,算是压惊又或是庆祝,孩子们吃着零食,也是自得其乐。

用老大的话说,最后一天感受日本的饮食文化,就是吃吃喝喝啥也不干。

八月七日

今天要飞上海了,刚刚凉快了几日的我们由不得为下面时日的热浪发怵。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2 thoughts on “日本日志(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