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尔良假日(下)

第七日

薄雾和阴冷,给沼泽添上了神秘的色彩,我们静静地穿行其中,成了这水墨画中一个移动的黑点。水中柏树垂下的枝条毛绒绒的连成一片,迎风摇曳,让人想起中国扬柳扶岸的季节。我穿上冬日的羽绒棉服,脚上依旧冷冷的。白色,灰色,还有黑色的鸟,时不时拍打着翅膀,从湖面掠过,掀起一片波澜。
船夫转了舵,我们离开开阔的水域,向岸边树木稠密的地方驶去, 很快满目的绿萍映入眼帘,绿油油的铺满了水面,像一层软软的嫩嫩的地毯,和灰黑色的柏树搭配出一幅奇异的画面。我们的小船在这绿地毯上画出一条不规则的水道,乍一看,倒像是一幅印象派作品,让人遐想。

一处高地上,几只肥肥胖胖白色嘴巴的鼠类挤在一起,甚是可爱。

船夫说,旁边一块朽木是一条资深鳄鱼养育宝宝的地方。现在天气过于阴冷,她们早已躲了起来,也是遗憾。

不过,和我们相比,那些在水面上布满假鸭子的猎鸭人更凄惨,”鸭群中”,我们硬生生地没有看到一个活物。

靠边时,船夫帮着大家一个个上了岸。被船夫直称为先生的女儿,满脸诧异地望着我。我不竟哈哈大笑:“你这发型够帅气… 在南方,女孩被叫错成先生,总比男孩被错叫成姑娘,好得多…”

Tabasco 辣酱厂在不远处的Avery 岛上。老实说,我以前从未把这个牌子放在心上,倒是这次的实地参观,才知道这个看似平凡的品牌,也有着不平凡的故事。

在这里,第一次吃到辣味冰淇淋!

庆新年

从老佛爷赶回新奥尔良庆新年的途中,一家Cajun 小店的搞笑标牌让人忍俊不禁,



“警示私闯民居者: 我会向你开枪,如果你侥幸存活,我会再向你开枪”

“我是苦逼的拥枪者,这是我的信仰”

“要维护第一法案,必须保障第二修正案”…

美国的南部文化,从歌曲到信仰,就是如此个性实足。

新年夜的Jax Center 沸腾了起来,广场上的人们挥舞着双手,跟着舞台上的歌手,一起高歌着他们熟知的乡村乐曲。在Maison听完爵士乐的我们,也加入了街头庆祝活动,

“9,8,7,6,5,4,3,2,1, 新年快乐!”

烟花在天空中飞舞!

2019,又一个精彩的开端!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