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游记(上)

据说, 哥伦比亚无论是人文还是自然风光都是很有特色的,只因多年毒品泛滥武装冲突才让游客们多有犹豫止步造访。所幸的是,近年来, 这个南美国家在达成停火协议后经济突飞猛进,我也终于能安心地带着孩子们来到这个美丽的国度。 

初到波哥大

南美洲山脉广博,许多城市依山而建,波哥大也不例外。我们从波哥大著名的购物区Zona Rosa 沿环山路至半山腰的高尚住宅区,一路上, 干干净净的街道,林立的红砖小楼,四面沿展的青翠草坪,还有自行车道上成群结队的骑行人,都让这个城市充满了阳光和活力。我竟无法想象当年毒枭横行冲突不断的景象,看来,有人说波哥大已成为南美最安全的大都市并非虚言。

今日碰巧是周日,黄金博物馆对大众免费, 各个展馆里挤满了人。以前在中南美洲旅行时,我常唏嘘玛雅文化又或是印加文化的消失。在这里,黄灿灿的金饰和祭器,以及可以追溯到远古的炼金术,让我不知该如何感慨,只觉得西班牙人从南美抢走数吨黄金的说法,颇有根基。

据说, 那时的原著民并不把黄金当作贵重金属看待, 在他们的眼中, 黄金和太阳一样神圣。在奇布查人的宗教仪式中,大量的黄金制品更被沉入Guatavita湖底, 奉献给了至高无上的太阳神。当年, 西班牙殖民者曾炸开湖的一边, 试图排水取金。 所幸, 无功而返。所以, 这个湖底依旧黄金铺底, 让人神往。

博物馆的国宝之一便是奇布查人宗教仪式中用的撒金船的模型,祭祀首领浑身涂满蜂蜜佩戴黄金饰物的样子实在让现代人心痒难耐。

从博物馆拜金出来后,我们融入到波哥大城中心的人流中。摩肩接踵之中, 也只能慢步而非漫步了。街中心,只见打把式卖艺的,结伴跳探戈的,街心下棋的,和我们一样看热闹的, 直把大街中间挤得满满当当。

我们抽空在临街餐馆坐了下来。这里的客人看起来都似当地人又或是来自拉丁美洲的游客,故而,侍者不通英文也不足为奇了。我和小人儿随由姐姐操着半通不通的西语为我们前后张罗, 也是不慌不忙。 在后来的几天里,我们接触到的会英文的当地人依旧很少,想来,即便是来自北美的游客,多多少少都通些西语了。

在这个市中心的餐馆里, 我们吃了又吃,喝了又喝,三十多美元便圆了我们的味蕾之行。几年没到中南美的我, 为再次感受到的低消费兴奋不已。

海抜两千多米的山城,天气很无常,时阴时晴,大滴大滴的太阳雨混着大日头, 就像热腾腾的桑拿房里淋了一头冰水,惊得人不知所措。虽然我信誓旦旦地跟孩子们讲:“太阳雨,长久不了”,但还是心虚地搭上车往酒店赶去。途中, 雨竟然稀稀拉拉地下了起来。酒店的小哥说:“这里的天没个准儿。”

我发现, 烧水壶出了美国就成了奢侈品,即便是有些四星级的酒店,也是断断没有的。波哥大的酒店亦是如此,好在,酒店小哥给力,烧了开水给我装了一瓶。只感叹 ,人在旅途, 细节,绝对是个奢侈品。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