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游记(中)

因为波哥大海拔高,常年温度适宜,酒店里是没有空调的, 但若是把门窗都关了起来,久了, 室内也会有些燥热。于是,我戴上耳塞, 开着窗, 盖上厚被,在车来车往的嘈杂声中入了梦乡。在清晨的阳光和嘈杂声中, 我从睡梦中惊醒。身旁的两个孩子依旧安稳地沉睡,过了许久才慢慢醒来。年轻就是好。

可以坐小火车穿过山中隧道直接通达的Monserrate山顶,海拔有三千一百多米。 待你耳朵嗡嗡作响时,也就是下车的时候了。 我们在沿着山顶小道,穿过广场,行至商业街时,小商贩纷纷“你好,你好”地和我们打招呼。 老实说, 哥仑比亚少有华人面孔,商人们还能略通中文, 还是让我有些纳闷。 我佯装自己英文西语华文统统不懂,一门心思地探路到顶头。

从山顶广场望去,山脊上红楼绿树,错落有致, 给这个人口众多的首都,添了许多雅致。赏心悦目之余, 我不竟感慨于这个国家的各种门票价格,包括缆车票价,的低廉。 这样的一个登顶之行, 几块美金便通通包括了。

回到市中心,我们穿过大学绿茵,打车到了一个网博推荐的以纯正哥伦比亚口味称道的当地咖啡店。大女儿决定要像尝试中国功夫茶一样,体验一次地道的哥仑比亚咖啡。待她索要糖和牛奶时, 店员惊诧地看着女儿,直说这种咖啡要喝原味,勿要再加别的东西。

等回过味来, 也是有理。 人家产品上专门标注, 巧克力口味已在咖啡豆加工过程中添加, 我们再这么一番糖和牛奶的创意改良, 岂不有画蛇添足之嫌。 当然, 有道行的人是无论何种咖啡都要喝纯的,糖和牛奶就留给我们这些业余爱好者了。

害怕晚上睡不着觉的我,只微微呷了一小口店员刚刚做好的咖啡,竟觉着口齿间留下香甜的味道。女儿则没有如此雅兴,苦咖啡几口配着白水灌入口中,如同喝药。 饮罢,道:还是茶水更适宜。

古代神湖与现代圣地

今天去黄金铺地的Guatavita湖和地下盐矿教堂,Zipaquira Salt Cathedral。

只有百分之五原住民的波哥大是个文化大染缸,强烈的现代气息很快冲淡了我对这个城市的所有假定。一路上,随处只见满目的绿色和富足的小镇。

大女儿和司机用磕磕绊绊的西语聊起了天,当得知很多哥仑比亚人也是加糖加奶喝咖啡时,我们也是无比欣慰, 看来, 我们昨日并未在这个咖啡之国太丢人。 司机小哥补充道:一些咖啡豆在加工过程中就已提前添加了味道,口感更佳。想来,咖啡竟如红酒一般复杂,让我们这些外行人目不暇接了。若是时间充裕,走一趟咖啡园之旅定是有趣,据说, 那里除了纯正的咖啡还有美丽的风景。

攀谈中,两个人聊起了音乐, 女儿转头跟我惊叹道:他和我来自多米尼歌的西语老师的观点一样!美国现代音乐对女性太不尊重,太过轻浮… 我怎么没觉着, 是不是我都习惯了?

我不以为然道: 那可不?你仔细想想,当代流行歌里, 露骨的性暗示可不是比比皆是…

女儿表示认同地耸耸肩, 接着和司机东拉西扯。

位于山谷的Guatavita湖,四面山田交错,黄的绿的,景色秀丽。当年, 抹满蜂蜜,身着金饰的首领就是在这里将黄金从阳光反射最强的地方撒入湖中的。这个习俗年代深远,湖底竟也成了金矿。西班牙殖民者到来后便想尽办法取而用之,从色诱骗取黄金湖的具体方位到用炸药打开取金豁口,也是费尽了心思和气力。好在圣湖取金并非易事,兼之真金与愚人金的鱼龙混杂,西班牙人的黄金盗用也非一帆风顺,如今,这个圣湖依旧黄金压底,成为了被重点保护的历史遗迹。

如果说黄金湖代表着过去的神灵之地,盐矿教堂无疑是现代哥仑比亚人创造的人工神迹了。偌大的地下盐矿在采矿人的努力下,成就了教堂的广阔。当颂歌在主殿由盐洞和巨壁形成的自然音响中响起时,祥和肃然的气氛瞬间充满了整个大殿。或许是现代天主教的演变,又或是南美特色的揉合,欧洲古教堂常有的宏伟威严在这里则衍生为柔和的平静。

在黄金湖偶遇的两队中国游客,在教堂里再次碰见。导游几句简单的景点介绍后,一行人又匆匆从我们身边急行而过,走马观花的短暂停留后,留下一片身影。

晚上的购物区灯红酒绿,酒吧里更是热闹非凡。几个吹拉弹唱的艺人在我们桌上洒落一片花瓣雨后,便奏起了乐, 跳起了舞。 临行时, 更附送给小朋友们小皇冠和勋带,让俩儿人开心地合不拢嘴。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