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

欧洲的两个月中,我们一大两小三个旅行者收获各异,感触也自有不同。在游记《欧洲十三国》里, 我讲述了在欧洲旅行期间每日的所见所闻和与孩子同行的特别经历。

第一节 拽着女儿去欧洲

马上就要开始两个月的欧洲旅行了。老大和我都兴奋起来,而小家伙儿的情绪却在不情愿与恼怒中徘徊着, 更在临行的前一天伤心落泪起来。 同是一个爹妈生的女娃,性格就可以有天地之别。大女儿生性好奇,从小跟着我走南闯北,乐此不疲;小的呢,真真的宅女,万千世界不如家里。为此,爸爸也不禁唏嘘不已, 深为我们两个月的旅行纠结外分…

就要飞巴黎了, 过安检时,小家伙儿瘪瘪嘴,和爸爸告别后,眼泪涟涟地跟着姐姐和我进了侯机室。姐姐哄着伤心难过的妺妺去机场店里看玩具,我则抽空买吃的东西。俩姐妺回来时,小家伙儿俨然开心了些,更愉悦地吃了起来。我刚刚还纠结的心稍稍放了下来:老实说,带六岁老二在他乡旅行两个月确实是个大胆的计划, 所幸欧洲远比我和大女儿去过的地方要发达许多,交通食宿的可预见性又比较强,按理说, 可以算是轻松舒适的一次旅行。而且,正好在旅行中速成她的独立性,也是好事。

我们乘坐的从波士顿直飞巴黎的飞机非常老旧, 前面椅背上并没有娱乐视频系统。不过, 飞机到达巴黎的时间正好是早晨, 一路睡过去顺便调时差也是好安排。当然, 计划总是比现实美好的。 一向喜欢看电视的小家伙而没了分散注意力的东西, 刚刚还开心的笑脸立刻又委屈地梨花带水了, 更不停地叫着要爸爸。 坐在旁边的姐姐急忙安慰着妹妹, 我也赶忙找出平板电脑递给小家伙儿。 往常, 这绝对是百试不爽的救急神器,可这次, 单单没了功效。小家伙儿,一边看着电脑上存下的儿童剧, 一边继续抽泣着, 眼泪更噼噼啪啪地跌落到屏幕上 , 直把我看的心里酸酸的。我一边做着到了巴黎便和爸爸通话的许诺, 一边急切地盼着行程的正式开始, 老实说, 坐飞机确实是非常无聊和辛苦的。

飞机终于要到达巴黎了,老大惺惺松松睁开眼睛, 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机。 我推醒伤心了一晚终于熟睡的小家伙儿, 心里猜测着小人儿又会如何反应, 是继续伤心还是转怒为喜。 结果, 两者皆非。 还在半梦半醒之间的小家伙儿很木然, “Ok, Ok”地答应着, 然后拎着自己的小箱子跟我们下了机。 过了好一会儿, 跟我们等候在入境口的小人儿终于醒透了来了精神。 她开始问东问西,好奇着周围的一切。 我不禁有了一丝丝得意: 宅女,也是可以出来走的。

在机场买了电话卡发了平安消息, 我们走出机场在出租等候点停下来。 一个小伙儿迎上来, 听了我们的目的地, 便不停地招手让我们跟着他到出租等候区的外面上车。我不禁有些迟疑。看到他车上并没有出租标志, 而询问计价器时他竟拿出手机应用给我们看时,一向谨慎的大女儿更是起了疑心。 正准备走回出租等候处,不甘心的小伙儿又大声冲我们比划:你们的目的地是郊区, 出租车不去的…. 一旁的机场人员也不做声, 只是嗤笑地看着我们直摇头。 巴黎, 果然像发小菲所说, 竟有了些发展中国家的味道。

我和孩子们又返回到出租车等候点。

出租司机是个很能聊天的家伙, 从巴黎的交规到他自己的出身, 讲得事无巨细, 让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少了些无趣。 后座的孩子们也抽空补了一个回笼觉。

终于到菲家了, 菲的丈夫迎出们来,带着我们进了屋。

第二节 这个法国人 有点不国粹

除了年轻时帅得不像话,还有对妻子容貌的高追求外, 菲的丈夫菲利普和我想像中的法国男人完全是南辕北辙。 我原以为法国人之国粹的饮食文化和高尚着装在他身上完全找不到踪迹。 对于菲利普, 无论是美食还是华服,他统统不感兴趣。

说起法国人的饮食文化,你是否像我一样满脑浮现着考究的食材, 精细的法式厨艺, 还有与美食相伴的美酒?但,如果让你想象一个法国人爱死麦当劳的画面, 你是否会惊掉下巴。 没错,菲利普就是这样一个美国快餐的忠实粉丝。 出身也算是上流社会的菲利普,从小家里保镖跟随,衣食无忧。 可他在法国这片美食乐土上,硬是没有陪养出相应的味蕾来。 除了惊讶, 我更羡慕嫉妒几乎不用做饭的朋友。用菲的话说,周末市场上买些新鲜牛肉煎个牛排,又或是菲利普的有钱老爸请大家外面吃个饭,俩人偶发的馋虫也就搞定了。回思一下, 好像很久以前, 我们的日子也是这般简单。不得不说, 孩子才真是我们做饭的原动力。

菲利普不爱美食也罢,这位法国同学对穿着的敬业程度也是直逼美国人民,相当的随性。这让本来在着装上还有些心里压力的我, 一下轻松了许多。 不过菲利普着装虽然不严谨, 家里确是一尘不染的, 布置更是别有情调。虽然这些跟朋友的用心更相关些, 但,菲利普作为IOT的狂热实施者, 将家里能动能响的器件通通联网智能,更是购买了各种测动测光测温的感应器。一个温馨小楼俨然在他的武装下变成了未来家居的模板。我像刘姥姥一进大观园似的,听他一一讲解各个部件的用途用法。若不是好歹有些技术背景,我定是分不清倒底是我制于机器,还是机器制于我了。

俨然对现代化没什么兴趣的大女儿,一旁抱着枕头窝在转椅里。 一会儿弹弹尤克里里, 一会儿看看书, 很是舒适, 更不时感慨着菲家的惬意。 我酸酸地暗想要不是你们俩姐妹到处乱扔乱放, 我们家里也可以如斯的啊。

早上还在飞机上困得叫不起的小家伙儿, 这会儿也精神百倍起来, 东看看西躺躺, 一会儿也停不下来。 等下午菲利普询问我们要不要到近处的凡尔赛宫走走时, 她却睡得像小猪儿似的,如何也叫不起来了。 还在时差中腾云驾雾的我决定索性在家里休养生息, 等着朋友下班回家。

菲终于带着外面的热浪急匆匆地赶回了家。因为高温, 地铁中暑休克, 她和满车的乘客在没有空调的车厢里桑拿了半个多小时。看着她快要热化了似的睫毛膏,我庆幸着没有顶着热浪出门。 菲边打着招呼, 边抱怨着巴黎地铁的管理混乱。总算把自己凉快下来后, 菲接着聊起了巴黎地铁。 听起来, 巴黎地铁休克是常态,而且, 如果运气再差些的话, 地铁职员罢工也是时有发生的。菲的一番话, 让我不禁为剩下几天的交通泛起了嘀咕。

希望别那么倒霉吧。 看看天气预报, 接下来的几天要开始降温了, 至少这个运气还不错。

吃完饭, 我们在附近的街区散起了步。这里将近十点的夜晚依然透着淡淡的亮光,将这巴黎近郊的街区衬托得分外宁静。

第三节 巴黎的味道

虽说巴黎这几天一直高温,晚间却还是凉爽的。即便没有空调,我们小阁楼里天窗吹进来的夜风,很快也就将屋里的热气吹散了。除了有些耽心外面的小飞虫又或是什么奇形怪状的爬虫钻进阁楼,我忽然觉得没有空调的炎日还是可以忍受的。早已耳闻欧洲的绿色环保意识无处不在,趁此旅行正好减少些排放量。

临睡时,菲利普给小阁楼插上了熏蚊剂,并指着天窗外远远的一个红色塔尖告诉我们:那就是埃菲尔铁塔了。小家伙儿听罢急忙翘着脚尖,极目远眺,兴奋地叫起来。对了许久,下午已睡过一觉的她才又慢慢犯了困意。

听着两个孩子的鼾声,我也终于有了睡意,昏昏沉沉地一觉睡到了快中午。天窗外明媚的阳光照到脸上很舒服,也很刺眼,屋子里悄然无声。我收拾好衣装下了楼,朋友不禁笑道:还以为你会起个大早到城里玩呢……我笑着自嘲道:我们这是随性而行….

两个孩子先后下了楼。菲一边和我唠着嗑,一边做起了法国卷饼。别看菲不经常做饭,家里的餐具确是应有尽有,不但种类繁多,花色也颇典雅。看着我简单粗暴的将各种食物放在一起,她瞅着我憋不住地乐,更起身又拿给我一副新餐具。 我大笑:对对对,餐具一定要到位……

吃完早中餐,我们坐上火车进了巴黎市区。在我的想象中,巴黎应该是个充满浪漫情怀的地方,无论是埃菲尔铁、巴黎圣母院、还是塞纳河,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都该当散发着千丝万缕的文艺气息。只可惜这样的期望对当今的国际化都市来说本已不公,看着嘈杂的人流和并不是很婉约的市区,我竟联想起同样是文化古都但却已被各种现代化开发搞得有些奇形怪状的北京来。若不是偶尔有些精美而不张扬的小街区印入眼帘,我真是要怀疑是否身在法国这个浪漫之乡了。

两个孩子倒是很兴奋,跟着我穿过热闹的市政广场,遥看远处艺人在临时搭建的舞台上又唱又跳。大女儿对于我的稍许失落有些不解,我只好自嘲:小时候的梦想,总是太完美… 说完后,我倒轻松了许多。说到底,若是放下过高的期望,又何谈失望。

在广场凑完热闹,我们径直走到巴黎圣母院。老实说,若不是从小耳熟能巴黎圣母院的文艺作品,这个哥特式教堂的外观可能并不会引起我太多的注意力。如果单是光从规模和设计来说,巴黎圣母院在欧洲并不是最出众的。不过教堂里陈列的历史讲解倒是让我对巴黎近几百年来的过去多了些了解。小家伙儿在里面和我们晃了一圈便表示饿了,对法国饮食向往已久的老大急忙附和,并要求吃一款法式蜗牛。对美食毫无抵抗力的我听罢,立刻带着孩子觅起了食。这也难怪菲常取笑我们每到一地必以吃开道的吃货行迹。

巴黎街边不乏有些情调的小餐馆, 已有些人困马乏的我们就近挑了地儿坐下休整。老大点到法式蜗牛, 吃得赞不绝口, 老二却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不感兴趣, 只管要来平日里常见的意大利面。 看着小家伙儿狼吞虎咽的样子, 我不由得想起大女儿像妹妹这么大的时候, 好像也是如此, 稀奇的东西从不感兴趣。 而如今, 小小年纪便已走过亚非拉美欧的她已成了吃文化的忠实信仰者,尝试当地饮食,已是她旅行的重要项目之一了。我开始思忖着把旅行中觅食的任务转交给她。 有这个小吃货领路, 此行何忧。

第四节 塞纳河
第五节 老百姓的法餐
第六节 凑热闹去
第七节 生日快乐
第八节 巴黎的最后一天

第九节 牙齿仙女

待续…

赞赏作者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