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熬浆糊(一)以身作则

过几天就是小家伙儿学校的国际文化日了, 我怂恿姐姐带着妹妹表演又弹又唱的古筝曲目《沧海一声笑》。 姐姐查问了一番这次表演的时间, 地点, 人物和背景主题后, 倒也欣然答应。

不过, 到了妹妹这儿, 难题来了。 别看小家伙儿跟朋友们可以玩得无法无天, 但人家早就声称自己是怯场的主儿, 并美其名曰:我有舞台恐惧症。这次, 小家伙不出意料地又出了这招, 我也是应对地非常爽快:这个理由不算…

一旁的姐姐忙搭腔:你要问她为什么害怕上舞台啊…

我大手一挥,示意姐姐上阵。尚且还充满理想主义的姐姐和妹妹攀谈起来。当然, 理想向来很丰满,现实往往很骨干, 几个回合下来, 小家伙儿除了招认自己怕出错的心结外, 完全不理会姐姐的循循善诱, 死硬道:不要不要就不要, 你不能强迫我。

姐姐没折儿, 直接采用老妈的简单粗暴法,将球又踢回给了我:”反正, 你得听妈妈的,因为她是你的家长..”

我肚子里笑得心肺乱颤:”就是,你得听家长的“ 听罢, 小家伙跑得远远地继续哀嚎。

我运起气, 千里传音到:谁不犯错啊, 出错就出错了呗, 又能怎么样?你现在犯个错,人家还夸你可爱呢….

小家伙儿被我说的理屈词穷, 无可奈何。

我决定干脆和孩子们同台演出, 用实际行动证明上台演出那就不是个儿事儿

老实说, 和孩子们同台演出展示太极, 我心里也打小鼓。 上过台的人都知道,其实在舞台灯光下,台下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见,直接把观众当桌椅板凳看就成了。 这次学校演出是在体育馆, 观众们近距离围观,那一双双眼睛可不就是放在脑门上的探照灯吗,特别是带眼镜的, 无论是隐形的还是黑框学士型的, 完全是要把人放在显微镜下研究的架势。

如果说我完全不紧张,那是吹牛,当然, 我的对策就是将增厚脸皮功进行到底。

我忽然突发奇想, 要么专门犯个错,给小家伙儿上一堂孰能无错的课? 这奇想的匣子一打开, 就合不住了, 现在我满脑子都是自己后跌屁股堆儿, 前扑狗啃泥的糗相, 想想实在是太有画面感, 只怕以后但凡有人想起我, 就会联想到那惊世一跌的笑场。想想人为出错的代价实在太大, 我还是老老实实紧紧张张中规中矩地亮几个架式为好。 若是不走运, 脚斜身歪来个趔趄儿, 再放上“啥也没发生“的厚脸皮也来得及。

想来定有朋友对于我不来个惊世一跌充满了遗憾,不过, 你足可放心,就这段胡思乱想已让我坐卧不宁, 惶惶不可终日了,相必那天出洋相的概率极高。 只求各位大侠自己肚子里笑笑就好了, 表面上还是要好好控制住自己的表情肌, 把所有的笑意用掌声代替就好了。

写到这儿,我被自己以身作则的牺牲精神竟感动得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