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十三国(二十一)古城魅力

马上就要正午了, 我们站在天文钟地下, 一边听着导游滔滔不绝地讲述它的工作原理, 一边仰着脖子等待天文钟整点时刻的机械操作。 随着导游将他最后一滴咖啡倒入口中, 他的讲解任务也告以段落。我看着这个中世纪时代的高科技成果, 依旧云里雾里地不知其所以然, 所幸耐着性子看西洋景了。

不一会儿, 天文钟上方的左边小窗里依次现出耶稣十二门徒的雕像,沿着轨道在前方绕到了右侧, 随即消失在右侧的小窗里。

正午的钟声响了起来, 在一片叫好声中,游客们收起相机, 慢慢散去,已经有些饥肠辘辘的我们就近在天文钟脚下的一个餐馆坐了下来。 这个餐馆并无特别之处, 食物更说不上可圈可点, 不过,一个女子拿着大相机在店里四处穿梭地为每个餐桌的客人合影倒是让人我有些意外。

这个餐馆并非什么名胜古迹, 莫不是为餐馆广告取材? 我暗自猜测着。

待我付账时, 女子又出现在我们饭桌前,拿着照片问:“你们照得太棒了, 要不要买一份?”

照片里我们三人被PS上了布拉格市景, 不丑陋, 却也中规中矩。 姐姐一边拼命地摇头反对, 一边和吵吵地要我把照片买下的妹妹理论。 想来, 这个餐馆的照相副业对带有小朋友的家庭还是蛮有效的, 若不是我对孩子的“无礼”要求向来比较铁石心肠, 这张照片应该会漂洋过海地来到美国, 即使最终会消失在家里的杂乱中。

看着女子离去的背影, 姐姐和我做着鬼脸说:“餐馆搞摄影,真够奇怪的”

广场中心, 一个精瘦的小伙子搭起了摊。

虽然小家伙儿依旧抱怨着姐姐和妈妈的不善良,但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这个街头艺人的吆喝声吸引了过去。 在一众看客的起哄声中, 小伙子一边开着不入流的笑话, 一边将自己的胳膊从脑后弯曲到了身体的另一侧, 随后, 这胳膊便像折断了似的,耷拉着,晃来晃去。几个年青女孩儿一边厌恶地抱怨, 一边扭头离去。 在众人的惊叹声中, 艺人继续扭动着他瘦骨嶙峋的躯干做着各种匪夷所思的动作,最后,又将一柄长剑从口中慢慢送入腹内。 无论是否有玄机, 这样的场景让人不由得不寒而栗。

姐姐催促着我们赶紧离开, 妹妹虽有些害怕, 但还是一步一回头地想继续看个究竟。

古城大街到处是艺人,除了这练柔术吞剑的, 拍打锅形打击乐器的, 就地绘画的更是不乏。 闲逛中, 两个孩子在一个用油漆喷画的艺人摊前停了下来。 这样的作画, 我们在美国也见过, 只不过这个街头画家似乎要技高一筹, 画出的场景更是惟妙惟肖。 姐妹俩一边叽叽喳喳地决定着买走哪一副,一边将自己口袋里的零钱搜罗出来,零零总总地凑了几块欧元出来。虽然钱数有些不足, 但那人还是挥挥手, 示意俩人拿走便是。 姐姐一边道谢, 一边开心地撂下零钱, 和妹妹欢天喜地地捧着画作离开。

俩人儿说:“今天的布拉格尤其有趣”。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