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GE

GE(通用电气)是我毕业后参加工作的第一家公司,在商界明星Jack Welch的带领下,那时已是百年老店的通用电气成了新时代成功转型的标兵典范,各大商务报刊上, Jack Welch 和 GE的联合身影无处不再。

那时,尚还年轻的我自是骄傲,常会将公司主推的质量控制管理流程6Sigma奉为神明,这也乐坏了迟迟未能拿到6Sigma 认证的老师傅John。他索性将诸多数字游戏交给了我,美其名曰:坚决贯彻6Sigma精神,将产品质量和风险控制到最好。

尽管资深一些的工程师们经常会心照不宣地担忧这个质量保障系统的可靠性,但取得6 Sigma 黑带便可在公司大展宏图的伟略还是让许多年轻工程师们动心不已。 我的老板儿, 便是一个黑带。

我的老板嗓门很大, 而且有很重的南方口音, 每当他慷慨陈词后, 一个头大肚圆,走个路也要喘三喘的同事便会紧皱眉头满脸通红地低声冲我抱怨:“他都说的什么呀…”

那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那时英文还极烂的我在识音辩声上比小地方的美国人竟然还可略胜一筹。

美国公司的女工程师不多,除了秘书, 我是小组里唯一一个女性,我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总之,老板很有深意地让我和另外几个小组的年青女工程师组成了降低成本工作小组。 现在想来, 若不是派上了我们几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儿, 组里那几个老油条们,定是要惹得天下大乱了。

虽然,老油条们不会买我们小丫头儿的帐,但,毕竟不会当面给钉子,摆脸子,因为若是惹出个梨花带泪,那岂不太糗?当然,遇到心情好又闲极无聊时,这些老油条们也会配合一下,这个零件减一减, 那个材料换一换,我们工作组的任务便也轻轻松松告捷了。年终时,老板为此还给我颁了一个部门奖,真是皆大欢喜。

记的那时,Jack Welch是公司的核心,隔三岔五,便会发个文件, 给个讲话,并叫大家在会议室里远程聆听。 于是, 总有一些同事们会一脸坏笑地揶揄:讲话果真慷慨激昂,振奋人心…. 对于Jack Welch推出的“我们只要A员工”的裁员政策,老油条们也是信手拈来的互相调侃: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现在是A,以后是D…

无论如何, Jack Welch不但把GE整活了, 而且还整得朝气蓬勃, 精神焕发, 尤其是管理层们, 各个斗志高昂。 待我离开GE时, GE又再次被评选为全美最被羡慕的公司,而我对它的印象便也定格在那个时代的辉煌中。今天, 突闻GE被踢出道琼斯, 我不禁感慨万千,但平心而论,作为道琼斯初选公司中最后一个出局的, GE已是不易, 不知以后,是否还能有一个Jack Welch再创奇迹。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