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小记(下)

过两天就能收到在阿根师傅那做的小玩意了, 看着宏发过来的照片, 我惊叹不经意地玩捏儿竟可以烧出这样剔透的物件, 孩子们则恍然大悟随意揉捏的瓷泥竟是上等上的好东西。回想那日的玩玩笑笑,倒似可惜了材料…

午休后, 宏带着我们来到了李超工作室, 这里,已然少了阿根师傅那的古朴多了海纳百川的包容。虽然地上和墙上依旧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 但其中多出了海内外年轻学生们的创意作品, 给工作室增添了许多活力。

工作室里,几个大学生在长条桌上对着还未完工的雕塑凝思,李超则坐在房间一角和我们畅谈起中外陶瓷的历史和差异。 他从海外留学白宫造访的光鲜经历聊到了在国内推广陶瓷艺术的艰辛不易,言语间不免感伤中国在现代陶瓷创意上的欠缺。侃侃而谈时, 他特意指点着一些海外访问学生的作品,赞叹起这些年轻人毫无局限的创造力。

想来,同是资深陶艺人,阿根和李超却有着很不一样的追求,前者誓要在传统中更上一层,后者则放眼海外誓求卓越。

我不禁问道:“中国陶瓷现在还有什么优势吗?”

李超得意地指着手边自己设计的中式茶壶,说道:“当然有了,你看这壶的密封性,外国的工艺可是做不出来的…” 他边说边给壶里加上了水, 随即又拿起壶来,弧形的水柱从壶嘴延申到了茶杯。 这时, 他按住了壶盖上的小孔儿, 水柱立刻跌落到茶杯里, 没了后续。

“没有非常好的密封性, 这是做不到的。” 李超补充道。

我忍不住地啧啧称赞。

说话间, 我们从工作室走到了后院, 一个柴烧炉子在院子里豁然而现。讲到柴烧炉子, 李超来了劲,说道起在烧制过程中艺人可以发挥想象力的空间, 他不禁眉飞色舞, 观点更和阿根师傅颇为相似,柴烧俨然是传统和现代艺人的共同宠儿。

江西的饭菜虽然没有川系那么火辣,但也是无辣不成方圆的阵势。再三叮嘱后, 我们大大小小方才有了一顿口味清淡些的晚饭。 饭罢,宏定又要执意买单了, 我们故作生气地一再抗议, 一旁的孩子们也再一次对中华民族抢单付账的表示真心不解。

我冲着老大笑道:”中国人热情豪爽吧…”

“就是, 但也别看着像打架啊…” 老大揶揄道。

刚才还面红耳赤的宏笑着作罢, 随由我们买了单。

时隔数月, 当我再问起孩子中国哪里好玩时,老大的榜上已有了景德镇的名字。

景德镇就是这样, 像一杯淡淡的清茶, 没有浓烈的感官刺激,却让你在悠悠的清香中,忍不住想再呷一口, 再一次回味…

新读者?

关注
叶子舟微信订阅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